61-68

文 / 古幸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061 商量聯姻

    上官家。《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cxs.org》

    餐桌上,上官煉若有所思地看著對面空空的位子,那是貝若雪平時坐的。

    今天,貝若雪又不來吃早餐,他忍不住擔心著,她是自己做,還是到外面去吃?

    “煉小子,不用再看了,雪兒不會來的了,她已經上班去了。”貝老爺子看到上官煉頻頻地看向貝若雪的位置,忍不住提醒著。

    最近這兩天,兩家的老人都發現了這對看似冤家的年輕人不對勁,貝若雪這兩天都不到上官家吃飯,上官煉有時候把飯菜送過去,有時候跑到貝家,親自做飯給貝若雪吃。

    難道兩個人吵架了?

    “煉小子,你是不是得罪了我家丫頭?”貝老爺子把大家的懷疑問了出來。

    上官煉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溫笑著:“貝爺爺,如果我得罪了雪兒,雪兒早就找我單挑了。”

    “那你們是怎么回事?還有昨天晚上又怎么回事?杜大少和高大小姐同時出現,你后來和杜大少出去說了些什么?”

    貝老爺子緊接著追問。

    他知道杜狂風也喜歡孫女,不過他眼里,心里的最佳孫女婿一直都是上官煉,其他人,再好,也不過是個蛋。

    “沒事。我吃飽了,先去上班了。”上官煉說完就站了起來,離開了餐桌走進了廚房,把貝若雪的那一份早餐打包好,拎著就離開了上官家。

    幾個長輩們看著上官煉離開之后,忍不住交換了一下眼神。

    “老貝,我敢保證煉小子和雪兒之間出問題了,情敵纏得太厲害了。”上官老爺子深思著。

    “那怎么辦?”老貝緊張地問著,“煉小子是我老貝的準孫女婿,可別便宜了小高那家伙。”他口中的小高是,現任的市委書記。

    上官時和杜素素相視一眼,都很有默契地不出聲,任兩位老爺子在探討著。

    “老貝,我想我們這些老家伙要發威了。我們做主,讓他們兩個結婚如何?”上官老爺子快人快語,隱隱的專制也散發出來。

    “好呀,我只有寒濤一個兒子,沒有女兒,不能把女兒嫁給小時,錯過了當親家,現在你有孫子,我有孫女,正好一對,我們就當親家了。”兩家相鄰幾十年,總算要兩家合一了。

    杜素素瞪向了上官時,上官時連忙低首整了整自己肩上的警章,心里發毛,忍不住替自己辯解著:老婆大人,我不是娶了你嗎?貝叔叔家不是沒有女兒嗎?你瞪我干嘛?

    “老貝,你通知寒濤和林燕,讓他們中午都回家來一趟,我們兩家人坐到一起去,商量著兩個小鬼的婚姻大事,如果寒濤和林燕沒有意見的話……”上官老爺子說著說著,又看向了自己的兒子媳婦,嚴厲地問著:“時,素素,你們沒有意見吧?”

    杜素素搖搖頭。

    “爸,煉愛雪兒,我知道,但煉畢竟三十歲了,是個成熟的大人了,婚姻大事還是由他自己作主吧。”杜素素沒有意見,倒是上官時想替上官煉爭取一點主導權。

    “等他?等到牛年馬月?他不急,我們都急死了。你沒看到嗎?小珍老纏著煉,狂風老纏著雪兒,纏著纏著,他們就不能走到一塊去了,時,我告訴你哈,你爸我只認雪兒這個孫媳婦,其他的,我不要。”上官老爺子還是相當的專制。

    貝若雪是他看著長大的,那份感情是其他人無法取代的。

    “可是……”上官時還想說什么,被老爺子打斷了。

    “你不同意?”

    “爸,我沒意見。”上官時只好放棄替兒子說話了,他也相信兒子是迫不及待地想把貝若雪娶進門的。

    “那就這么說定了,中午我們兩家長輩就坐在一起,談談聯姻之事。煮熟的鴨子要是飛了,會被氣死的。”上官老爺子一臉的霸道,為了孫兒的幸福,他是不介意當個野蠻霸道的老頭。

    “這樣會不會太倉促了?應該問問雪兒的意思吧?”上官老夫人溫和地開口,雪兒一心想爬到孫子的頭頂上,她會愿意嫁嗎?還是未經自己同意,由兩家長輩決定的聯姻。

    “不用問了,我家丫頭對煉小子也是有感情的,就這么說定了,我們出面要求聯姻,把他們趕進結婚禮堂,明年說不定我們都升級了,當曾爺爺了。”貝老爺子的思想更前衛,還沒有結婚,就想到了抱曾孫子。

    062 三份早餐,三份情

    上官家這邊密謀著聯姻,公安局那邊卻開始上演奪愛。

    上午八點的陽光,依舊軟綿綿的,如同情人的手撫摸著大地,金黃色的光澤,帶給人們一種舒適愜意的好心情,宛如昨天的雨是黑色的回憶似的。

    一輛皇冠豐田轎車,一輛黑色的奔馳,一輛銀白色的蘭博基尼,如同賽車一般,同時殺進了公安局的停車場上,三聲緊急的剎車聲響徹云霄,三個高大俊秀的男人,一溫一冷一輕狂,同時從各自的車內走下來。

    三個男人的手里都提著一樣東西,一個是保溫的愛心飯盒,兩個是外面酒店常用來打包的飯盒。

    不用說,也知道他們手里提著的是食物。

    上班時間,警員們各就各位,有些上班腳步遲了一些的正在匆匆忙忙地往臺階上跑,聽到三聲不協調的剎車聲時,他們扭頭,然后瞠目結舌,眼里有著疑惑,今天選帥哥嗎?

    上官煉瞪著龍煜,心里敲響了警鐘,這個難以摸清底細的男人居然真的和他搶雪兒?門都沒有!

    瞄到龍煜手里的袋子,上官煉在心里冷哼著:雪兒最喜歡吃我媽的手藝,就算你的早餐是五星級酒店打包來的,也沒用。

    杜狂風瞪著上官煉,心里暗暗發誓,煉,我絕不放手,記住我昨天晚上說過的話,先情敵后兄弟!

    龍煜抬頭挺胸,一臉的傲氣,一身的冰冷,右手緊緊地提著裝著飯盒的袋子,里面的早點全是他到五星級酒店買的。

    他心里暗暗罵著:該死的貝若雪,他不是讓她等他的嗎?她跑什么跑?他龍煜何曾關心過人?關心她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該死的她,卻把他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還有,她下次再吃饅頭,他把全市的包子店全砸了!

    三個男人,誰也不理誰,卻動作一致地跨上了臺階,越過了呆傻的其他警察,向里面走去。

    貝若雪坐在110值班警察的辦公桌前,正在問值班的警察,昨天晚上假城管的事,冷不防三份早餐,同時擺到了她的面前。

    她錯愕地抬眸,看到三個高大的男人,一個比一個帥,一個比一個高大,一字排開,站在她的面前。

    其他人什么時候看到過這么精彩的好戲,全都選擇了沉默,雙眼卻盯著貝若雪等人,耳朵豎得比兔子耳還要尖,害怕漏聽任何一句話。

    “你們這是?”貝若雪先是看向了龍煜,有點疑惑地問著:“龔先生,你的車,汽修公司的人來拉走了嗎?”

    “吃早餐。”龍煜答非所問,冰冷的眼眸沒有半點柔情,但出口的話語卻夾著隱隱的關心。

    “我吃過了。”貝若雪本能地答著。

    “雪兒,這是我吩咐我家廚師為你做的十全大補營養早餐,你快趁熱吃了吧。”杜狂風一臉的笑容,把他提來的那份早餐越過了另外兩份,推到了貝若雪的面前。

    “雪兒。”上官煉只是低低地叫了一聲,拿眼看了貝若雪一眼,又看一眼自己從家里打包來的早餐,淡淡地說著:“吃完了,工作。”說完,他轉身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他相信貝若雪要是選擇,肯定會選擇他那一份的。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貝若雪的口味了。

    “組長。”貝若雪立即抄拿起上官煉送來的那份早餐,追上了上官煉的腳步,小聲的質問著:“你們今天唱的是哪一出?”

    怎么三個男人會同時做著相同的事?

    約好的?

    可能嗎?

    “三國演義。”上官煉語氣依舊淡淡的。

    呃?

    貝若雪失笑。

    “雪兒。”杜狂風不甘示弱地追上前來。

    貝若雪已經隨著上官煉走進了重案組辦公室,上官煉反手把門關上,溫笑著:“狂風,非重案組人員,不得入內,對不起,外面候著。”

    說完,把辦公室大門關上了。

    眾人失笑。

    龍煜臉色不變,看了一眼重案組的辦公室,轉身離去。

    063 寧丟勿醒

    貝若雪用三分鐘的神速動作把上官煉送來的早餐吞進了肚子里。

    她剛吃完,兩張面巾紙遞到她的面前,上官煉站在貝若雪的面前,溫和地瞅著她,在貝若雪接過他遞過來的面巾紙時,他溫淡地吩咐著:“龔煜離開公安局五分鐘了,向西環路方向而去,你立即跟隨著他,掌握他一天的行蹤,跟蹤的時候,記住四個字:寧丟勿醒。”

    “Yessir!”

    上官煉再深深地看她一眼,轉身去安排其他警員的工作。

    貝若雪站起來,扭身就離開了重案組辦公室。

    兩個人都不再說剛才送早餐的事,相對于另外兩個男人來說,貝若雪和上官煉的默契還是十足的。

    出了重案組辦公室,杜狂風還在外面等著,看到貝若雪出來了,他立即就迎上前來,叫著:“雪兒,后天晚上的宴會?”

    “狂風,對不起,上班時間不談私事,你也該上班了。”貝若雪語氣冷淡,越過了杜狂風,向外面走去。

    她需要動作更快一點,否則跟不上龍煜的車。

    “雪兒……”杜狂風追著她的腳步。

    貝若雪匆匆地跑出了公安局,鉆進了自己的越野車,腳踩油門,風風火火地離開了公安局院落,留下追出來的杜狂風站在臺階上,任由溫柔的陽光安撫他受傷的那顆心。

    大街上,車如流水馬如龍,上班的高峰期,路上特別的捅擠,貝若雪離開公安局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了龍煜的車影,她順著上官煉的指示向西環路開去。

    她不知道上官煉是怎么知道龍煜離開公安局后是向西環路方向開去的,難道上官煉有千里眼,能看穿樓墻,看到外面的情況。

    龍煜的是蘭博基尼,車速遠遠要比她的越野車快,兩個人前后相隔了數分鐘時間離開公安局,她還怎么追得上?

    “鈴鈴。”她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一邊開著車,一邊摸出手機按下接聽鍵,應著:“重案組,貝若雪。”

    “雪兒,龍煜從西環路轉向了麗苑花園,你立即改變方向,去麗苑花園,小心些,別被發現。”上官煉溫淡的聲音通過手機傳來。

    “知道。”

    貝若雪掛了電話,立即掉轉車頭,往麗苑花園而去。

    因為麗苑花園是最豪華的別墅區,那里的路段相對來說,車流量就少了很多,貝若雪一路狂飆,終于在看到了距離她的車有五百米遠的那輛蘭博基尼停在麗苑花園大門前。

    麗苑花園大門左邊的保安室走出了一名保安,那名保安正在檢查龍煜的出入證件吧,因為是高級的住宅區,為了安全起見,所有住戶出入都要出示證件的,檢查得非常嚴謹。

    一分鐘后,龍煜的蘭博基尼開進了麗苑花園。

    貝若雪已經去過了龍煜的別墅,她知道位置了,她倒不急著立即把車開近前去,直到龍煜的車完全消失在她的視線內,她才把車開到了麗苑花園的大門前。

    保安例行地要檢查登記。

    貝若雪掏出了自己的警員證件給保安看,低淡地說著:“警察查案,請配合。”

    保安檢查了貝若雪的證件,不知道她要查什么案,不過也不敢多問,就把貝若雪放進了麗苑花園。

    貝若雪把車開進了麗苑花園,立即沿著水泥路向龍煜的別墅開去。

    在一處轉彎路段時,她忽然看到龍煜的車居然停在那里,她握著方向盤的手立即一轉,把車轉向了另一條水泥路,向前面開去。

    上官煉的寧丟勿醒,意思就是讓她寧愿跟丟了,也不能讓龍煜發現。

    在她轉向另一條路開去的時候,通過車后鏡,她看到了龍煜的那輛蘭博基尼飛一般,又向麗苑花園外面開去了。

    064 tou天換日

    貝若雪立即倒車,倒到路口的時候,才掉轉車頭,距離幾百米遠不疾不馳地跟蹤著龍煜。

    龍煜似乎沒有發現貝若雪的跟蹤,他離開麗苑花園后,向市中心街道的方向開去,那是龍氏集團的位置。

    貝若雪尾隨著龍煜也向龍氏集團而去。

    街道上,依舊是車如流水馬如龍,龍煜的蘭博基尼在前面開著,貝若雪的車遠遠地跟在他后面,兩輛車之間隔著十幾輛各種各樣的車,所以貝若雪的跟蹤還是很安全的。

    “嘟——嘟——”貝若雪右手腕上戴著的那只看似腕表的高科技通訊器忽然響了起來,貝若雪立即抬起了右手腕,因為她抬高了手腕,衣袖向后退去,才露出了腕表,平時根本就沒有人發現她手腕上居然戴著這么先進的腕表。

    這是上官煉用來指揮在外的組成員用的,只有重案組成員才有,其作用自然也只有重案組成員才知道。其他人只會把它當成一般的腕表。

    龔煜前往龍氏集團,龔煜極有可能就是龍煜,小心!

    是上官煉發來的信息。

    貝若雪心里隱隱猜測著,上官煉到底是怎么掌握到龍煜的行動的?難道他在龍煜的身上安裝了衛星追蹤儀器?可能嗎?

    先別說龔煜是不是龍煜,僅是龔煜的身份,就不可能輕易讓上官煉在他身上安裝什么衛星追蹤儀器,除非是在龍煜的車上裝著,那更不可能。

    甩開猜測,貝若雪全身貫注地開著車,龔煜和龍煜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她一定會查出來的。

    龍煜的車暢通無阻地開進了龍氏集團,貝若雪遠遠地停下了車,然后在車內東摸西翻的,找出了一個藏在車內的望遠鏡,遠遠地觀望著龍氏集團的動靜。

    龍氏集團很大,每天每時都有不少車輛進進出出的,這讓貝若雪的監視工作有點困難。

    大概過了十分鐘后,貝若雪看到龍煜的蘭博基尼開出了龍氏集團,向明和大商場的方向開去。

    龔煜的身份是明和大商場的負責人,他去明和商場很正常,不過貝若雪今天的任務就是掌握龍煜一整天的行蹤,在蘭博基尼開出了龍氏集團后,貝若雪再次發動引擎跟隨而去。

    ……

    龍氏集團,總裁專用電梯內,龍騰恭恭敬敬地把手里的銀色面具遞給像冰雕一般冷的龍煜,恭恭敬敬地說著:“老大,面具。”

    龍煜接過了銀色面具,把面具戴上,臉上的表情再也看不見了,只露出yīn冷的眼眸以及浮現一抹冰冷笑容的唇瓣。

    戴上面具之后,他的右手微微地松開,掌心赫然是一個全世界最小的衛星追蹤儀器。

    他唇邊的冷笑更深了。

    有人膽大包天了,居然敢在他的車上放了這個東西,難怪他和貝若雪前后相差了幾分鐘離開公安局,貝若雪也能準確無誤地跟蹤著他。

    內鬼!

    龍煜的大手倏地收緊,掌心上那個追蹤儀器被他用力地捏壞了。

    他一定會把警方安插到龍會內部的臥底揪出來的。能在他的車上安放追蹤儀器的,一定是他身邊的人。

    能近他身邊的手下寥寥可數,區區七八個人,到底哪一個才是警方的臥底?對方藏得還真深呀。

    不管對方藏得有多深,他遲早會把對方揪出來,到時候,他會讓那個人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老大,要不要把那個女警干掉?”龍騰試探地問著,眼里除了恭恭敬敬之外,飛快地掠過了寒光。

    龍煜扭頭瞪了龍騰一眼,不說話。

    龍騰得不到答案,眼里再次掠過了寒光。

    “她說她是誰?”龍煜忽然問著。

    “史湘雨,M組織的蛇蝎毒花,中國A市人,現年二十八歲,表面溫和柔美,內心狠辣如蛇蝎。和現任市委書記的千金高雅珍是同學,兩個人的關系不錯。高雅珍喜歡上官煉,苦追了十年,嫉恨貝若雪,聯合杜氏集團CEO,意欲阻礙上官煉和貝若雪走到一起。”

    龍騰把掌握到的史湘雨資料說給龍煜聽。

    “她的目的?”

    “她沒說。”

    龍煜立即一記yīn冷凌厲的眼神掃向了龍騰,森冷地說著:“下次她不說目的,別找我。”

    “是,屬下知錯。”龍騰趕緊低首認錯。

    黑道上的人想見龍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要不是知道M組織是個寵大的國際販毒組織,龍煜也不會大費周章地前來龍氏集團。

    他剛才擺了一招偷天換日,安排了一個手下假扮著他,開著蘭博基尼離開了龍氏集團,把貝若雪甩掉,等到他見過了史湘雨之后,明和大商場那邊會送來一大車昂貴的貨物,他的手下會跟著那輛貨車再次到達龍氏集團,然后他再和手下的人換回身份。

    貝若雪就算懷疑他的身份,也無法確定他就是龍煜,因為表面上看去,是明知大商場要和龍氏集團合作,龔煜是來龍氏集團談合作的,明和大商場送來貨物,是初次合作的交貨,雙方看重合作,龔煜親自隨貨而來龍氏集團。

    這樣就算貝若雪覺得不對勁,可是怎么查,怎么看,貝若雪都沒有辦法證實龔煜和龍煜是同一個人。

    065 拒絕合作

    寬敞明亮的貴賓室里,史湘雨穿著一件紅色的風衣,風衣下面是一套白色的長袖連衣短裙,右手臂上挽著一只米白色的LV包,一頭像高雅珍那般的波浪形長發披在她的腦后,溫和而絕美的臉上隱隱中泛著冰冷的氣息,漂亮的單鳳眼忽閃忽閃之間總會掠過一道精光,紅紅的唇瓣輕抿著,卻又勾出一道漂亮性感的弧度來。

    她站在貴賓室的落地窗前,落地窗的窗簾被她拉推開少許,陽光鉆出空隙投射到光鑒可照人的地面上,窗外,浮云隨著風飄移,看似是好天氣,有誰知道在那燦爛的云朵后面藏著多少暴風雨。

    龍煜帶著龍騰大步地走進了貴賓室。

    史湘雨聽到了腳步聲,本能地回轉身,看到龍煜戴著銀色的面具大步走進來,雖然看不到龍煜的面部,更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龍煜高大健壯的身軀,冰冷如電的眼眸,性感而緊抿著的冷唇,渾身上下散發著霸道無情的氣息,一下子就把史湘雨的眼神吸走了。

    史湘雨怔怔地看著龍煜大步地走到自己的對面,在貴賓室里面的那套真皮的黑色沙發上坐下,本身就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龍煜,坐進了黑色的真皮沙發,更把他身上那股yīn冷無情的氣息襯托出來。

    好酷的男人!

    史湘雨只找到這個字眼來形容她對龍煜的第一印象。

    “史密斯什么意思?派一個花癡來見我。”龍煜沉著眼,看也不看史湘雨,冰冷的唇瓣一啟,無情的話語逸出,甩到史湘雨的臉上,讓她本能地臉色一紅。

    “對不起,失禮了。”史湘雨開口,聲音溫和而清脆,配合著她的外表,誰也無法把她和販毒份子聯合到一起去。

    她落落大方地走到了龍煜的對面站定,伸出了素凈修長的玉手到龍煜的面前,淡笑地自我介紹著:“龍先生你好,我叫史湘雨,奉史密斯先生之命前來和龍先生見面。”

    龍煜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并沒有伸出手與史湘雨握手,只是冷冷地說著:“坐。”

    史湘雨縮回了自己的手,依舊落落大方地在龍煜的對面坐下,眼里對龍煜的癡迷已經被她隱藏起來了,換上了一副談正經事的樣子。

    “龍騰,奉茶!”龍煜冷冷地吩咐著站在他身后的龍騰。

    他不問史湘雨到底想喝什么,直接就幫史湘雨定了茶。

    如果不是M組織在國際黑幫中占著極重的位置,史密斯又是販毒的大毒梟,他才懶得來和史湘雨見面。

    龍騰轉身就去替史湘雨沏茶。

    史湘雨的視線落在龍煜的銀色面具上,笑著:“龍先生的真面目聽聞沒有幾個人見過,不知道湘雨能否有幸見見?”

    “沒資格!”龍煜甩出冰冷的三個字。

    “呵呵……”史湘雨也不會覺得尷尬,低低地笑了幾聲,眼里卻閃過了一抹不甘的寒光。“龍先生,史密斯先生一直很欣賞龍先生的能力,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不知道能否成為合作伙伴?”史湘雨開門見山,也不拐彎抹角,直接把自己今天來見龍煜的主題點出來。

    像龍煜這般冷漠的男人,是不會喜歡別人拐彎抹角的。

    “M組織一直在國外,勢力寵大,不過我龍某人自認能力淺薄,不敢拖M組織的后腿。”龍煜眼眸低垂,眼中眨著冷光,不著痕跡又明確地回絕了對方。

    “龍先生……”

    一杯熱茶擺到了史湘雨的面前,龍騰恭敬低冷地說著:“史小姐,請喝茶。”

    “謝謝。”史湘雨溫笑地道了謝,輕輕地端起了那杯熱茶,淺淺地呷了一口,然后把茶杯擺回了原位,看向了龍煜,說著:“龍先生,我聽說本市公安局的重案組時時刻刻都盯著你們龍會,而你們龍會最近和云南那邊也有一批的毒品交易,你不擔心被公安局人贓具獲嗎?只要龍會和我M組織合作,我們會安排人員替你們掩護的。憑M組織的勢力,區區的重案組算得了什么。”

    中國的云南邊境一向是販毒份子的重地,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的販毒份子都喜歡從那里進行毒品交易。在云南,M組織自然也有他們的勢力。

    “沒有M組織,我龍會不也生存至今,重案組耐我龍某人何了?”龍煜冷冽的聲音狂傲不已。“史小姐,茶好喝嗎?”

    “還行。”史湘雨不知道龍煜怎么又轉到茶上面去了。

    “如果好喝,就多喝幾口,然后回去告訴史密斯先生,我龍煜多謝他的看重了。”想他和M組織合作,不就等于加入了,他不喜歡處處受制,現在就算他是龍會的老大,其實在他背后依舊有一個人能壓制著他的。

    龍煜自沙發上站了起來,轉身就朝貴賓室外面走去,冷冷的話拋回來:“龍騰,送客。”

    066 交換條件

    “龍先生。”史湘雨站起來,淡笑著叫住了走到了貴賓室門口的龍煜,“龍先生,先別急著趕我走,我想我們還是需要極其認真地再談談,在再談談之前,我有一樣東西想讓龍先生看看。”說完,史湘雨拉開了她那只LV包的拉鏈,從包里面取出了幾張A4紙。

    龍煜扭頭看著她,看到她從包里取出了幾張紙來,他一個眼神,示意龍騰上前從史湘雨的手里取過那幾張紙。

    龍騰立即從史湘雨手里接過了那幾張紙,然后走到龍煜的面前,把那幾張紙遞給了龍煜,由此至終,龍騰都不敢看一眼紙上的內容。

    龍煜接給紙張,冷眸一掃,眼神一沉,把幾張紙都翻看了一遍,眼神如墜冰窖一般冷了,他轉身走回到了史湘雨的面前,把那幾張紙用力地甩到了史湘雨的面前,宛如來自地獄的森冷聲音響起,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你們什么意思?”

    幾張紙上面全是記錄著他對貝若雪的關注,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只要是他對貝若雪的關注,都沒有漏掉一次。

    他是龍會的老大,本身就是一個不易讓人靠近的人,更何況他行事小心,而M組織卻能掌握到他這些看似隨意,實則深情的關注,可見M組織的情報網強大到嚇死人。

    “這是我來見龍先生之前,史密斯先生發給我的,史密斯先生說了,如果龍先生愿意和我們合作,那么我們會把她送給龍先生。”史湘雨重新坐了下來,淡笑地看著龍煜,眼里有著一抹篤定。

    “只要我想,她也會是我的。”龍煜yīn冷地說著。

    聽到他和史湘雨的對話,站在龍煜身后的龍騰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他的眼里再次掠過了憤怒以及一閃而逝的寒光。

    史湘雨笑著,漂亮的眼眸定定地鎖著龍煜臉上的銀色面具,說著:“龍先生最多只能用強的得到她的身體而已,至于她的心,龍先生,你有把握得到嗎?你們一正一邪,誓不兩立,她絕對不會愛上你的。”

    龍煜冷哼著,在史湘雨分析他和貝若雪之間的時候,他心里還是不可抑制地劃過了痛意。

    “就算你們把她送給我,我得到的還不是她的軀體。”難不成他們有本事讓貝若雪愛上他,心甘情愿地嫁給他?

    “不,龍先生,我們組織里有一個神醫,他懂得催眠術,只要他對貝若雪進行催眠,把你對她的感情植入她的腦海里,她就會迷失原本的記憶,只會記得她愛你,你是她的丈夫。龍先生,你想想,你愛的女人全心全意地愛著你,與你站在同一條陣線上,為你生兒育女,你不覺得很幸福嗎?”史湘雨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地就是想把龍煜拉進M組織。

    “我們還可以讓她把上官煉當成了仇人,讓她替你除掉上官煉。”這樣重案組的主要骨干沒有了,對龍會的威脅也能小一些。

    “不!”龍煜低冷地阻止,他想得到貝若雪,但他不想借貝若雪之手除掉上官煉,他非常清楚上官煉和貝若雪之間的關系,就算有催眠術,萬一哪一天催眠術失靈了,貝若雪醒轉,她知道她殺了上官煉的話,她一定會痛不欲生的。

    哪怕他對貝若雪愛恨交織,可他也不想看到貝若雪痛不欲生的樣子。

    “龍先生,你覺得這個條件如何?”史湘雨非常滿意龍煜的反應。

    龍煜冷冷地看著她,語氣深不可測:“那個神醫是誰?”

    “歐陽天逸。”

    龍煜眼里微露詫異,他知道這個人,的確是個醫中高手,也聽說過歐陽天逸會催眠術,但他想不到這個仁心神醫竟然也是披著羊皮的狼,居然是M組織里的人物。

    “如果龍先生愿意和我們組織合作,我們會立即開始行動,把龍太太送到龍先生身邊的。”史湘雨對貝若雪的稱呼都改變了。

    人,有時候很古怪,無論再鐵石心腸的人,只要心中有了情,那么他就會心軟。

    龍煜抄起了那幾張紙站了起來,轉身向貴賓室外面走去,再一次拋回冰冷的話:“龍騰,送客。”

    他不給史湘雨答案,不過倒也沒有再直接拒絕。

    龍騰立即恭冷地朝史湘雨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恭冷地說著:“史小姐,請。”

    史湘雨站了起來,向外面走去,在經過龍騰的身邊時,她沖龍騰笑了笑,說著:“龍騰先生,你的能力不錯,有沒有興趣成為我們當中的一員,以龍騰先生的能力,湘雨保證你能平步青云。”

    龍騰只是淡冷地應著:“龍騰生是龍會的人,死是龍會的鬼。史小姐,請吧。”

    “查理先生訓練出來的人就是不一樣。”史湘雨低笑兩聲,然后越過了龍騰,向外面走去。

    而她口中的查理先生則是龍會的上一代老大,挑選龍煜為現任龍會老大的人,放眼龍會,也只有查理能壓制龍煜。

    067 聘禮?

    太陽往天空正中一站,中午下班時間到了。

    距離明和大商場一百米遠的公路邊上,貝若雪坐在車內已經整整等了一個上午了,看到龍煜的身影走進了明和大商場之后,到現在,她都沒有看到龍煜出來。

    掏出手機,她想打電話給上官煉,她感到有點不尋常,現在已經到了下班時間,龍煜身為商場負責人,不可能不下班的。

    她才掏出手機,手機忽然間就響了起來,上官煉先一步打電話給她。

    “雪兒,不用再監視了,對方已經發現了,你先回家去,等會兒我私下再和你解說。”上官煉吩咐完畢,沒有再多說其他話語,就掛斷了電話。

    貝若雪放下手機,再看了一眼明和大商場,然后驅車離開。

    心里的疑問漸重,想著等會兒一定要揪著上官煉問個清楚。

    上官煉能掌握到龍煜的動向,肯定是裝了衛星追蹤儀器,杜素素的公司是專門生產高科技產品的,上官煉身上隨時都能摸出一些看似普通實則是高科技的東西來。她不明白的是,上官煉如何能在龍煜的身上安裝追蹤儀器。

    那家伙越來越神秘了。

    車,開進了小巷,安靜的小巷立即帶給她一種歸家的安寧感覺。

    當她的車開向了自己家中的那條小胡同時,忽然發現了父母的車都停在了家門前,上官時和杜素素的車也在。

    不過最讓貝若雪驚訝的是,在自家門前還停了一輛嶄新的紅色車身的奧迪R8。

    哇噻,名車呢,她老媽都舍不得開這種車,是誰大手筆買了新車?

    貝若雪跳下了車,沒有立即進家門,而是圍著那輛嶄新的名車轉了幾圈,素凈的玉手輕柔地撫摸著車身,想象著開這種名車的感覺。

    “喜歡嗎?”冷不防,耳邊傳來了上官煉溫和低沉的聲音。

    貝若雪從向往中回過神來,扭頭看了一眼上官煉,問著:“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再看向上官煉那輛豐田,安安穩穩地停在了上官家的大門前,她在神往開名車的感覺,都沒有留意到上官煉回來了。

    “在你開著名車神游太虛的時候回來的。”上官煉低笑地應著,把貝若雪對眼前這輛車的喜愛盡收眼底,而他深邃的眼眸里掠過了一抹深情。

    “想象一下而已,真讓我開著這種車上街,我還舍不得呢。要是追捕罪犯的時候,說不定會節外生枝,被人搶劫呢。”貝若雪說是這樣說,眼里還是無法掩飾對眼前這輛車的喜愛。紅色耶,夠醒目,她超愛。

    兩百多萬的奧迪R8開起來的感覺肯定比她現在這輛十萬元的越野車更好。

    “你還沒有回答,你到底喜不喜歡呢。”上官煉伸手替她整了整襯衫的衣領,兩個人今天都沒有穿著警服,貝若雪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袖襯衫,一條黑色的西褲,她那頭想剪但到現在還沒有剪掉的長發被她盤成了髻。

    上官煉的動作溫柔夾著深深的寵溺。

    “喜歡呀,可惜又不是我的。”貝若雪揮手格開上官煉的大手,扭過頭去,手不由自主地再次撫上了車身,嘴里嘖嘖有聲:“嘖,名車的手感就是不一樣。”

    “你喜歡就好。”上官煉笑著,那笑容顯得深不可測。

    屋里的人聽到外面的對話聲,都走了出來,瞬時間貝家大門前一字排開,站滿了人。兩家所有人外加保姆全都站在那里,帶著笑看著上官煉以及貝若雪。

    感覺到不對勁,貝若雪轉身看著站在自家門前的一排人,每個人都沖著她笑,笑得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大家都撿到了黃金嗎?這么開心,現在的黃金市價很貴,大家笑得這般開心,肯定撿到了不少。不知道她可有份,分一筆?

    “雪兒,這車,你真的喜歡嗎?”林燕笑著瞅著自己的寶貝女兒,笑問著。

    “媽。”貝若雪小心地看了看車,又看了看眾人,小心地問著:“這車該不會是送給我的吧?”誰這么大方,一出手就送她一輛兩百多萬的名車?

    林燕看一眼上官煉,笑著答:“是送給你的,是你伯母替煉小子送給你的,作為聘禮之一。”

    啥?

    貝若雪差點就把自己的舌頭咬到了,聘禮?

    上官煉給她的聘禮?

    等等,她和上官煉只是同事關系,什么時候成了男女關系?什么時候談婚論嫁了?

    068 單挑,輸了不用嫁!

    貝若雪看向了正用深沉,想勾她魂的眼神看著她的上官煉,眼里有著狂燃的怒火,用眼神質問著上官煉:你是知道的?

    上官煉眨了眨眼,回她一記無辜的眼神:冤枉,我也是剛才接到爺爺的電話通知才知道的。

    貝若雪再質問:那你怎么不反抗?還要問我喜不喜歡?

    上官煉再眨眼,深情地應著:我愛你,巴不得今晚就洞房。

    貝若雪一記火球飛出,狂燒著上官煉,瞪著他:你妹的,你色狼!

    上官煉無辜至極:全天下的男人,在新婚當晚都允許當一整晚的色狼。

    “媽,到底怎么回事?”貝若雪懶得再和上官煉眉來眼去,轉身看向了林燕,又看了一眼杜素素,她應該想到的,她媽媽都舍不得買的名車,除了杜素素舍得之外,還有誰?

    杜素素的資產,買十輛這種車都行,何況是一輛。

    該死的上官煉,為毛就有一個出身豪門的老媽?

    有時候,有錢人,做出的事情嚇死她這種出身半高不低的人。

    現場氣氛有些許的尷尬,大家似乎理直氣壯,又似乎心懷不安。

    正午的太陽不知道貝若雪此時內心怒火狂燒,不怕死的刺眼陽光從高空中直射而下,讓貝若雪全身都起了火苗,騰騰地燒著。

    “屋里說吧。”上官老爺子立即笑瞇瞇地說著,非常滿意剛才兩個小輩的眉來眼去。在他轉身往貝家屋里走的時候,他的眼尾揚起一抹得意:皇帝不急,太監急,太監一急,直接幫皇帝翻綠頭牌。

    貝家的大廳里,大家都坐了下來,除了兩家的保姆還站著。

    貝若雪坐在林燕的身邊,上官煉坐在她的對面,眼神灼灼地注視著她,讓她憤怒之下很想用膠布把上官煉那雙勾魂奪魄的深眸封住。

    上官老爺子簡單地把兩家決定聯姻的事情告訴了貝若雪。

    貝若雪越聽,臉色越黑。

    兩家聯姻?

    什么意思?

    沒有過問她的意愿,居然直接就下了聘禮,兩百多萬的名車只是其一,難道還有其二,其三?

    還有,她不要被上官煉踩在腳下。

    爺爺屈于上官爺爺之下,那是他自愿。

    爸爸屈于局長之下,那是爸爸喜文厭武,否則準能爬在局長之上。

    她在職位上屈于上官煉之下,那是她是女人,力不從心。不過她一定會反敗為勝的。她發誓,要扭轉這種屈于上官家之下的局面。現在兩家聯姻,不是打破了她的美夢嗎?她要是嫁了上官煉不被他壓死才怪,永無翻身之日了。

    “雪兒,煉,如果你們都沒有意見的話,我想你們也不會有意見的,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二十六年,能有什么意見,我們兩家又是世交了,比鄰而座,現在成為親家,代代交好下去。嗯,如果沒有意見,我們就動手準備婚禮了。”上官老爺子聲音是很溫和,卻極具威嚴,隱隱之中夾著在部隊里的要求部下絕對服從的專制。

    “上官爺爺,我反對。我不答應聯姻。”貝若雪立即反駁,也把求救的眼神看向了一直不出聲的公安局長上官時,執法如山的局長大人呀,你該不會也同流合污吧?

    還有,大家哪只眼看到她和上官煉青梅竹馬了?

    好,就算是青梅竹馬,卻是兩小有猜,她不要自己的婚姻任人搓圓掐扁。

    “反對無效!”貝老爺子立即沉下了臉。

    “爺爺!”貝若雪低叫著,又狠狠地瞪向了上官煉,怒道:“該死的,你不會哼一聲嗎?”

    “哼!”

    “你!”貝若雪被上官煉氣得臉都綠了,她脾氣本來就火爆,此時莫名其妙地被逼嫁給上官煉,她早就想跳進火焰山里烤烤了。

    “雪兒。”林燕拉起貝若雪的手,堆笑著:“煉對你的感情,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你們都老大不小了,工作又忙,沒有時間戀愛,你對煉也不是完全沒有好感,就將就一下,把婚結了,以后再慢慢補償戀愛過程吧。”

    “媽!”

    “是呀,雪兒,我們都會對你很好的。”上官老夫人慈笑著說,想到能把自己看著長大的女娃兒娶進門當孫媳婦,上官老夫人原本有點同情貝若雪被逼婚的愧疚感也蕩然無存了。

    “奶奶!”

    貝若雪只覺得一個頭三個大,她堂堂公安局的警花,居然會被人逼婚!

    猛地,貝若雪站了起來,兩大步跨站到上官煉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瞪著上官煉,說著:“走,我們外面單挑去。”

    上官煉慢吞吞地站了起來,他高大的身軀立即就把貝若雪罩住了,他溫沉的眼眸鎖著貝若雪氣得變成了綠色的俏臉,溫吞吞地問著:“輸贏如何算?”

    “我輸了,不用嫁,你贏了,不用娶。” ( 逃婚警花 http://www.udecxr.tw/2/2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