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雀山 第一千九路百三十四章 仙路至尊(終續)

文 / 睡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不知什么時候,原本參與圍攻楊君山的存在都已經消失不見,甚至連孟婆婆與血冥天尊兩位都不知道位于何處,眼前卻只剩下了楊君山與燭龍天尊兩位在交流對話。

    然而無論是楊君山還是燭龍天尊,對于周圍情形的變化似乎都沒有感到絲毫的意外。

    哦,或許說現在對于燭龍天尊而言,最大的意外便是楊君山居然知道混沌入口即將合攏,混沌之地即將渾為一體。

    這讓燭龍天尊感到自己在楊君山面前的優勢正在不斷的消失。

    “真的難以置信,一個剛剛踏足混沌境的新人,對于混沌本質的認知便已經達到了這等境地,難道說豐天世界的造化本源當真如此厲害?”

    燭龍看似自言自語一般嘀咕了幾句,這才看向楊君山,神色間居然也流露出幾許落寂,道:“如果老夫所料不差,道友恐怕早已明了自身的道途,曉得混沌境之后的修行方向了吧?”

    楊君山微笑道:“祖龍道友不也已經有所領悟了嗎?”

    燭龍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正因為如此,便是老夫也替本尊感到不值!本尊踏入混沌之地不啻十萬年,如今卻也不過與道友站在同一起跑線,換做道友又該作何感想?”

    楊君山笑道:“既以永恒,又何必在意聞道先后?”

    燭龍聞言嘆道:“是啊,本尊十萬年以降,好歹守住了道心意志,等到了破局的希望所在,可惜其他道友,雖然軀殼仍在,本心意志卻正在漸漸被混沌本源所同化……”

    楊君山似笑非笑的看著感嘆頗深的燭龍,忽然開口道:“祖龍前輩還要繼續嗎?”

    燭龍微微一愕,隨即面露苦笑之色,道:“的確是無此必要了,雖然有些僭越,但在下還是請道友能夠高抬貴手,不要與其他道友計較。”

    伴隨著燭龍之言,周圍原本靜寂的虛空再次發生變化,原本布滿了群星的天幕正在緩緩隱去,洶涌的混沌暗流如同一尊尊魔神在外圍張牙舞爪,呈現出一副擇人而噬的猙獰面孔,卻又始終徘徊在距離楊君山等人一定距離之外步的存進。

    此時早已完成了三尸化身“融身合一”的楊君山恢復了原本的身形,而在他身周三百六十丈的范圍內,形成了一片完全將混沌本源隔絕在外的空間。

    在這片空間之內,非但燭龍正站在他的下首垂手而立,一副聽憑發落的模樣。

    而在他身后不遠的地方,孟婆婆與血冥天尊同樣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唯有神色在不斷變幻,時而猙獰,時而驚詫,時而面露驚恐之色,像是被困在了噩夢當無法醒來。

    眼見得兩位同伴如此,燭龍越發的感覺到慶幸,若非自己身具燭龍天目,恐怕現在困在神魂幻境當的還要加自己一個。

    同時燭龍對于楊君山的陣道造詣也越發的感到敬畏有加,毫無疑問,楊君山的陣道已然不僅僅只是針對對手的個體,而是深入到了修士的神魂本源意志的層面。

    如果這個時候楊君山愿意或許因為混沌至尊“永恒”的特性,他無法將三尸化身徹底毀滅但卻決然能夠令三尸化身的神魂本源永久沉淪,淪為“活死人”一般的存在;又或者他還能夠令三尸化身體內的那得自本尊的一縷本源意志徹底陷入瘋狂。

    很顯然,在楊君山祭出自己的陣道法寶之后,源自于神魂本源意志層面的交鋒,令血冥與孟婆婆二人完全深陷其。

    燭龍雖然因為身具天目的緣故,沒有被陣法所惑,卻也再交鋒當完敗于楊君山。

    至于三尸化身,早在陣道法寶祭出之后,楊君山便已經完成了與三尸化身的“融身合一”。

    此時,楊君山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孟婆婆與血冥二人身,燭龍見狀心暗嘆一聲,嘴卻不得不再次開口請求道:“還請道友能夠高抬貴手。”

    楊君山目光一閃,道:“也罷,楊某便不與這二人計較,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說罷,不等燭龍再次開口,楊君山忽然伸手向著二人身隔空一抓,兩團靈光分別從二人身剝離出來,原本還想要掙扎一二,卻見楊君山猛地將手臂一收,那兩團靈光再難堅持,先后落在了他的手。

    燭龍見狀張了張口還待說些什么,卻忽然見到楊君山戲謔的目光正盯在他的身,無奈之下,口卻是一個字也沒能說出來。

    “這兩套法寶楊某便收下了!”

    楊君山收回了目光,語氣平淡的說道。

    燭龍眼見事不可為,索性閉嘴不在說話。

    楊君山拂去了表面浮現的靈光,露出了下面的真容,正是之前二人用來與楊君山為難的四絕劍陣以及六道神輪。

    然而這兩套威震星空的法寶卻似乎并未放在楊君山的眼,只見他隨手一甩,這兩套法寶立馬穿過了混沌本源,一路向著混沌入口之外的星空大世界飛去。

    “道友這是……”

    燭龍有些摸不準楊君山的目的,不由得想要開口詢問。

    可見得楊君山似笑非笑的表情,燭龍不得不將心的詫異按捺回去,拱了拱手道:“多謝道友手下留情!”

    燭龍話音剛落,兩聲驚恐的大叫先后從身側傳來。

    “不可能……,我的劍陣!”

    “是誰,站出來?”

    血冥與孟婆婆二人先后從神魂幻境當驚醒過來,臉仍舊殘留著驚悸之色,目光則驚疑不定的向著四周大量,最終在楊君山與燭龍二人之間徘徊。

    “燭龍道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血冥干澀的聲音響起,但實際無論是他還是孟婆,都已經意識到了一些什么。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二人在蘇醒過來之后,并未在第一時間繼續出手。

    燭龍嘆了一口氣,神情看去有著說不出的疲憊,道:“楊道友已然三尸融身,兩位,此事此打住,而楊道友也已經承諾既往不咎。”

    “老身的六道神輪……”

    “孟婆道友……”

    孟婆婆的話剛說出口,便已經被燭龍以警告的語氣沉聲打斷,道:“事已至此,不要再令在下為難,可好?”

    孟婆婆還待開口,卻被一旁的血冥伸手擋住了,嘴唇蠕動之間顯然是在勸誡著什么。

    楊君山戲謔的目光在血冥與孟婆二人的身掃過,身形驟然一動,倏忽間消失不見。

    “不好,混沌本源……”

    燭龍臉色一變,楊君山離開,原本被他排開到身周三百余丈之外的混沌本源頓時回涌,他連忙招呼二人準備抵擋。

    卻不料話剛一出口,剛剛消失不見的楊君山居然重新回到了原處,原本回涌的混沌本源居然再次被排開。

    三人的臉仍舊殘留著剛剛的慌亂之色,只不過目光在看到楊君山重新出現之后又多了一抹驚懼。

    不只是因為楊君山的驟然消失和出現根本不在三人的神識感知當,還因為此時楊君山的雙手當再次多出的兩件法寶。

    這兩件法寶正是之前參與圍攻楊君山的兩件仙器落日幡和陰陽輪!

    此時這兩件曾經先后給楊君山造成不小麻煩的品仙器,此時卻如同兩條跳岸的魚一般,在他的手掌當徒勞的掙扎著。

    也正是因為如此,包括燭龍在內的三人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才會感到無的驚懼。

    不同于四絕劍陣以及六道神輪這兩套在混沌之地當并不是特別適用的法寶,落日幡與陰陽輪可是真真正正的混沌至尊本命仙器。

    從某種程度來講,當這兩件仙器當注入持有者本源的時候,其威力已經直追持有者本身,真要論及實力還要在三尸化身之。

    然而是這樣兩件接近于混沌至尊本身的品仙器,此時卻輕易被楊君山抓在手,而這也意味著如果他愿意,同樣可以將燭龍等三人如同那兩件仙器一般抓在手,這如何不令燭龍等人驚懼?

    然而這還不算完!

    在那兩件仙器在他手掙脫不得之時,很快便先后有兩道陌生的本源氣息從升騰而起。

    “這位道友……”

    “可是周天道族楊……”

    兩道神魂波動先后從落日幡與陰陽輪傳出,試圖與楊君山進行溝通。

    然而楊君山甚至不等他們說完,便以一聲冷哼打斷二人的神魂波動作為回應。

    緊跟著,見得楊君山右手用力一捏,隨著一聲琉璃碎裂一般的脆響傳來,在燭龍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當,品仙器陰陽輪居然這樣被他徒手捏碎成了兩半兒。

    在陰陽輪碎裂的同時,隱約間還有一聲厲嘯傳來,緊跟著便在楊君山攥緊的手掌當湮滅。

    然后見楊君山隨手將陰陽輪的碎片向著混沌本源當一拋,然后兩只手分別抓住了落日幡本體的兩端用力一扯。

    “嗤啦”

    一陣源自于神魂本源的如同裂帛一般的聲響傳來,這一件曾經切實延緩了楊君山進階混沌境的品仙器,居然這樣被楊君山撕成了碎布條!

    “你……”

    落日幡潛藏的一位混沌至尊的一縷神魂本源,同樣沒來得及出言,便已經被楊君山徹底泯滅。

    “楊道友可知道這兩件法寶的持有者乃是何人?”

    燭龍說話的時候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這兩件品仙器的持有者,燭龍自忖算是他的本尊祖龍至尊,雖不懼他們的任何一個,但若是二人聯手也不敢輕易得罪。

    當然,燭龍也不大相信本尊有本事能夠如同楊俊山那般,徒手將兩件品仙器毀掉。

    楊君山只是將平靜帶著一絲冷漠的目光瞥了他一眼,內流露出來的不屑一顧的意味兒卻被燭龍感覺到了,不僅是針對他,更是針對那兩件仙器的主人。

    “可惜,那柄飛劍倒是見機得快!”

    楊君山輕飄飄的一句話證實了燭龍剛剛的感覺。

    而且這種感覺還讓燭龍從楊君山的身感知到了一種強大的自信,那是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并非虛言,他真的沒有將持有這三件品仙器的混沌至尊放在眼。

    燭龍并沒有回頭去看兩旁的血冥與孟婆婆,但他相信這兩人定然有著與他相同的感覺,甚至他還要深刻。

    “三位還不準備離開嗎?”

    楊君山一句話傳來,血冥與孟婆婆的身軀便是一顫。

    二人匆忙向著楊君山拱手一禮,而后便頭也不回的扎進了混沌本源當,看樣子應當是與各自的本尊在混沌之地當取得了聯系,趕去匯合了。

    而這也說明此時的混沌之地恐怕已經完成了融合,二十八座混沌之地已經完全練成了一片。

    那么接下來應當是……

    楊君山的目光落在了燭龍的身,道:“道友還不離開么?”

    燭龍此時感覺楊君山的目光有如千鈞一般,壓得他幾乎都要窒息。

    燭龍定了定神,垂下了目光,澀聲道:“在下,在下還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

    或許連燭龍自己也沒有察覺,在與楊君山的對話過程當,他對于楊君山稱呼的語氣已經變得越發的敬畏。

    楊君山的目光落在燭龍的身沉默了片刻,直到燭龍的額頭之滲出了津津汗液,這才開口道:“想來是祖龍道友的意思吧?”

    燭龍頓時感到全身下的壓力陡然一松,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一般,連忙收攝了心神,道:“至尊明鑒,本尊傳來意念,言及混沌境之后的道途,已知必然與永恒不滅、造化本源相關,但混沌境之后的道途仍舊無從開啟,不知至尊如今可有頭緒?”

    楊君山對于燭龍的詢問并不意外,微微一笑道:“造化本源源于何處?”

    “自然是星空所誕生的位面大世界!”

    燭龍若有所思道:“果然是與開辟新天地相關嗎?”

    楊君山暗忖這些混沌至尊果然已經推測到了這一步。

    與那些不知存在了多少萬年的古老存在相,楊君山雖不至于妄自菲薄,卻也不至于覺得唯有自己才是最清醒,也最天才的那一個。

    他能夠想到的,其他的混沌至尊困守混沌之地無數的歲月,自然更加能夠想到,因此,這些混沌至尊彼此之間的差距或許并不明顯。

    甚至于若非楊君山以最后一座位面世界的精華納于一身,從而踏入混沌至尊境界,真要論及底蘊,他還要差了混沌境的其他存在一籌。

    那么相于其他混沌境的存在,楊君山所具有的獨特優勢又在哪里?

    不死不滅的強橫肉身?

    從這一點來講,楊君山的確勝過了混沌之地當大部分的混沌境存在。

    但楊君山也還沒有自大到覺得混沌之地當有且僅有他一個“不死不滅”存在的地步。

    且不說如同祖龍、丘圣這般的存在,便如平心娘娘、羅睺魔尊、慈悲、七嗔這般混沌至尊,恐怕也已經擁有了“不死不滅”的肉身,否則又怎么可能會在萬年以降的混沌本源侵蝕之下,還能夠保持神魂意志的純凈?

    那么,是凝聚了大半個豐天世界精華的造化本源?

    從這一點來說,楊君山的確具有明顯的優勢!

    單從豐天解體之際,幾乎牽動了星空之下所有勢力的關注這一點,可以看出 ( 仙路至尊 http://www.udecxr.tw/2/294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