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五十四九章 神秘島

文 / 雷云風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時間臨近凌晨的時候,船終于脫離了霧區。船長撐不住先休息去了,但船員們其實也好不了多少。被安排輪值的瞭望手居然在桅桿上睡著了,結果驚醒大家的就是一聲巨響。正在船艙內遠程鏈接嘲風尋找船隊的天佑沒控制住一個跟頭從床上翻到了地上,好在反應快,就勢順地一滾卸去了沖力沒有撞到什么。已經睡著的柒小妹卻是實實在在的從床上滾到了地上,差點沒把倉板撞個窟窿出來。

    “出什么事了?”搖晃過后所有人都被驚醒,船艙里一片混亂。天佑沖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有人從面前跑過就一把拉住了。

    “小的也不知道,正打算去看。”那人捂著額頭,下面還有血跡,看來也是剛才受的傷。

    天佑知道暫時可能沒人知道出了什么情況,干脆松開他自己往外跑。不過沒跑兩步就聽到有人喊船漏了,然后水手們就更是一片混亂。有的往甲板上跑,有的往甲板下面鉆。

    船長比天佑到的還要快一些,他在海上多年,經驗相對豐富,從震動中就大概知道了船出了什么狀況,所以第一時間找到了出事的位置。

    天佑趕到的時候就看到底艙的側面被開了個大洞,海水正在瘋狂的涌入船身。船長帶領著幾個水手舉著木板想要封堵住洞口,但涌入的海水像水炮一樣轟在木板上,將幾人沖的人仰馬翻,跟本就靠不上去。

    “我來。”推開爬起來想要重新上去的水手,天佑抓住木板頂著噴涌的海水努力向前。他是修士,力量不是普通人可比,但腳下的海水越來越深,他的體重根本無法維持足夠的摩擦力,盡管身體力量足夠,腳下卻抓不住船板,依然被海水給頂了回來。

    試了幾次都推不過去,天佑正打算想其他辦法,忽然感覺到一股力量頂在了木板上,幫著自己一點點的將木板推向了艙壁。

    天佑轉頭去看,發現是柒小妹頂替了旁邊的一名水手幫忙頂住了水流。

    相比之天佑,柒小妹體內的金剛骨骼重量驚人,別看她的體型瘦瘦小小的,其實體重幾近天佑的兩倍。如今這種情況天佑不行,她反而可以完全發揮自身力量。

    隨著柒小妹的加入,虎妞與胡青玄也相繼趕到。不過胡青玄沒有加入幫忙,因為虎妞上來之后他們已經成功的將木板頂在了艙壁上。

    木板雖然不能完全堵住漏洞,但可以讓進水速度大幅下降。更重要的是沒有噴涌的洪流,其他人就可以進來修補船艙,最終徹底封堵住漏洞。

    船上的水手對修船都很有經驗,有人迅速扛來了粗壯的橫木,一端頂住天佑他們扶著的木板,另外一端頂在內艙的艙壁上,然后更多的木板被送來,沿著被頂住的木板周圍加固封堵入口。前后最多也就一頓飯的時間,艙壁上就已經看不到噴涌的水柱了。當然沿著艙壁的滲漏依然很嚴重,但至少船不會很快沉下去了。

    緊急修補到這里就算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就是用軟木將細小的縫隙進行徹底的封閉。船上還另外帶了一種據說是從某種植物中提取的膠泥,水手們會把這東西刷在木板的縫隙中,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可以讓細小的縫隙徹底封閉。

    在天佑看來,他們用的很可能是某種類似橡膠的東西。只不過這種植物提取物的特性和橡膠稍微有些不同,見到空氣之后會快速凝結,甚至在水中也會凝結,而且據說只能頂幾天時間,不趕緊找地方修補替換,這種樹膠就會干裂崩碎。總之無法長期使用。

    暫時解決了沉船的危機,船長這才有空調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其實不用問,大家也大概知道出了什么事。

    船底被撞出那么大個窟窿,顯然是觸礁導致的。如果是海妖,就不會只有一個洞而已了。

    事實上當天佑他們來到甲板上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周圍的礁石。那不是一塊兩塊礁石,而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石林。

    漆黑的礁石如海面上長出的竹筍一般根根聳立,有大如海船的,也有真如竹筍一般剛剛露出個尖尖角的。放眼望去,周圍星羅棋布的盡是這樣大大小小的礁石。

    如果只是一兩塊礁石,瞭望手沒發現倒也還算情有可原。可這么多的礁石,居然能讓船一頭撞上去,這擺明了就是瞭望手的失職。而直到這個時候大家居然都沒發現瞭望手人在哪里,還是有人爬上桅桿才發現瞭望手居然在桅桿頂端的桶艙中暈了過去。

    船撞上礁石的時候這家伙應該是已經在瞭望手專用的桶艙中睡著了,所以才會在撞擊發生后撞到頭直接昏迷。

    把他弄下來之后船長也沒興趣再去找他麻煩,現在要緊的是解決眼下的麻煩。

    正常航線上顯然是不會有這樣的礁群的,就算有,航道也不會設立在這種危險海域,而是應該繞過去才是。現在這種情況多半是因為他們之前偏航,導致現在的航路與平時的航路有所偏差,這才會誤入這片危險海域。

    本來要脫離這種礁群也不算太復雜,這里礁石雖多,海況卻還算平穩,降低航速之后多派些人手站在四周警戒水下礁石,要開出去并不困難。真正讓船長糾結的是現在到底要不要離開這片礁群。

    若是正常情況下,離開這片危險海域絕對是當仁不讓的第一選擇,然而就在剛才,新換上的瞭望手剛剛發現了礁石區的深處有片巨大的陰影。經過確認,那應該是一座海島。

    如今他們的海船受損嚴重,雖然經過了緊急封堵,卻還是存在巨大隱患。要是在航線上也就算了,可現在他們本身就是在摸索著航行,航路都不確定,若再帶著傷繼續前進,很有可能撐不到夷洲島。所以,船長在猶豫,要不要先靠近那座島嶼,找個地方把船修好再說。

    這種時候正是需要做決定的時候,但此時船上還有個“大人物”,于是船長很自然的便開始征求天佑的意見。

    沒用望遠鏡,天佑站在船頭就能直接看到遠處的海島。

    島嶼很大,遠遠望去還以為是一片大陸,只在目力所及的邊緣位置才能看到一絲海岸線的邊界。

    此時天色已經基本亮開,能清楚的看到海島上茂密的植被。

    有樹就有水,這么大的島,自然資源應該不少。再不濟,島上的木頭起碼可以用于臨時加固船只。雖然海船需要專門的木料,不是什么木頭都能用,但如果只是臨時修補用,其實大多數木料都能勝任。

    看周圍海面還算平靜,靠過去應該不難,相比之茫茫大海,這處島嶼的威脅性顯然更小。

    幾乎沒怎么猶豫,天佑便有了想法,但他還是先問了下船的情況。

    “我也不太確定。”船長似乎沒有太大把握。“雖然緊急封堵了漏水的位置,但滲漏一直沒停。我們日夜輪班向船外排水倒也問題不大。只是這種情況下若是遇上風浪,恐臨時修補的地方會支撐不住。若是倒是再度裂開……”

    船長說到這里便沒有繼續往下了。天佑也明白了船長的意思,顯然他是傾向于先修船的。

    “我們靠岸。”從不喜歡優柔寡斷的天佑明確了狀況后直接做出了決斷,船長也立刻執行了下去。

    巨大的戰艦兩側舷窗紛紛打開,一排排的長槳插入水中。船帆被完全收起,避免因為風向的突然轉變導致船身橫移。這種需要精密操作的區域還是用槳安全些。

    瞭望手在桅桿頂觀察情況選擇足夠開闊的水道,船舷四周安排了大量人手時刻注意周邊情況。船長親自掌舵,大副和二副則站在了船艙口指揮長槳調整方向。

    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之下,巨大的戰船以體型不相稱的靈巧避開了一根根潛藏的礁石,終于成功接近到了島嶼四周。

    之前離得遠就感覺這島不小,靠近了才發現比想象中還要巨大。不過,這島,卻不像是荒島。

    正對天佑他們的這處海岸邊并非懸崖峭壁,也不是沙灘,更不是雜亂的礁石,而是一處斜插進水中的宮殿。

    石制的龐大建筑一多半都淹沒在水下,屋頂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斷裂的墻壁與十幾根十人都未必能合抱過來的參天巨柱。當然,參天是以前,如今剩下的只有半截而已,最長的一根也就和他們的桅桿差不多高。

    船里的人看不見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情況,但甲板上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多虧近岸的地方反而沒了外圍的暗礁,不然如今這些人發呆的樣子非把船撞沉了不可。

    “減速。”船長適應力還算好,很快意識到應該指揮船只靠岸。

    天佑卻出言道:“別,先別急著靠岸。保持速度,我們沿著海岸線走一截看看情況再說。”

    船長也意識到了眼前這座島嶼有些古怪,不應該貿貿然的靠上去。天佑提醒,他便立刻下令讓船轉向,將完好的右舷對著島嶼方向,沿著海岸線緩緩移動。

    天佑站在船舷邊看著不遠處沒入水中的殿宇,總感覺著建筑風格很是眼熟。

    “這好像是……天庭?”

    如今的天佑已經不是對當年那場戰事一知半解的小白了。從月影的訴說,和紫霄宮了解到的各種情況一一印證,他已經基本還原出了當年浩劫之戰的一些軌跡。

    像是之前見到滄冥的那片紫霄宮禁地,那跟本就是浩劫之戰中墜落的天庭。紫霄宮這些年來一方面在恢復仙門實力,另一方面就是在企圖修復天庭。

    那么,既然當年的天庭會因為損毀嚴重而墜落地面,那半路上崩解出一些殘片掉在海里也就不足為奇了。或者應該說,這才是理所當然的情況。至于為什么神洲大陸目前沒有見到多少天庭碎片……天佑覺的應該是仙門的殘余力量,也就是現在的紫霄宮,專門收集過。所以目前在紫霄宮禁地才會有那么多浮山。想來應該都是從散落在整片神洲大陸的天庭殘片中收羅回來的才對。

    船繼續前行,很快繞過了這半座宮殿所在的突出部,而后便能看到一片規模不小的平整廣場。不過此時大半廣場都在水中泡著,且傾斜的非常厲害。有大半都插入了海床之中。

    繼續往后看,廣場后面的地方就沒有人工建筑的痕跡了。茂盛的植被爬滿了整片區域,能隱約看的出來這里應該是山壁,但因為整個島都是斜著插進水里的,所以山體可能發生了崩塌斷裂,把上面的建筑全都砸進了海底,露出來的斷裂面則長滿了植物。

    看到這些之后天佑便沒再讓船繼續前進,而是轉向往廣場所在的區域靠了過去。此處廣場傾角很大。水下相對平整且深度足夠,正好可以當做臨時港口使用。

    “停船,我們靠上去。”

    所有長槳同時反向劃水,船身微微抖動了一下后便逐漸停了下來,最后剩下一點微微的速度滑進廣場所在的水域這才徹底停住。

    幾根鐵錨別拋下船身,甲板側面的拍桿被掛上繩鉤搖身一變成了簡易起重機。幾條小船被放了下去,然后大群的水手跳上小船開始靠岸。

    其實對這種地方應該更謹慎一些才是,但天佑他們沒時間了。之前夷洲王著急讓天佑和他返回夷洲島就是因為快要進入風暴活動劇烈的時間了,所以船隊才走的有些著急。如今他們因為大霧迷失了方向,本就耽擱了時間。修船肯定還要更多時間。如果他們再不抓緊,等風浪起來了,他們便真的要被困在這里了。

    當然,天佑他們也不是貿貿然的就往不知深淺的島嶼上跑。實際上在靠岸之前嘲風就已經過來進行了偵查,加上虎妞她們都沒有感覺到什么危險的氣息,所以天佑也就沒有太過小心。如果島上真有什么危險的妖物之類,以虎妞的修為就算敵不過也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當然,若真是能避過虎妞感官的大能、巨妖在島上,天佑他們再小心也沒用。那種存在只有不想殺的人,沒有殺不掉的。

    天佑正自安慰著自己不必過于緊張,沒想到虎妞卻是忽然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確定道:“似乎……有妖氣。” ( 征途 http://www.udecxr.tw/6/67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