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代價

文 / 日月星辰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第2368章

    如果背叛一個人的得到的報酬是自己這輩子都賺取不到的話,那么,你會背叛嗎?

    鐵頭跟富叔就背叛了。

    他們拿到了朱家給的一比巨款,這筆錢是他們這輩子加上下輩子都賺取不到的。

    所以,他們選擇了背叛。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至理名言已經寫好了鐵頭與富叔的命運。

    此刻的倆人正在云北市最好的夜總會消遣著,身邊各自有兩個衣著暴露的小妞。

    “富叔,你說那小子要是知道是咱倆出賣的他,不知道會作何感想。”鐵頭笑咪咪地說道。

    “他肯定崩潰,這倆天我也沒有跟朱家的人聯系,你有沒有跟朱家的人聯系?”

    “沒有,也不知道那家伙現在是生還是死。”鐵頭說道。

    “生?想什么呢,落入了朱家人的手中還能有生還的?我看現在早就被丟進滇池中了。”富叔冷冷的說道。

    鐵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他在聽了富叔的這句話之后,就徹底的將心放進肚子里邊了。

    鐵頭笑的很是燦爛,笑著笑著,他便開始摟著身邊的倆妞瘋狂的親了親來。

    那倆妞也沒有拒絕。

    她們也不敢拒絕。

    一番肆虐的親吻之后,鐵頭大口喘氣,宛若野獸一般說道:“媽的,平日里被管的死死的,老子早就膩歪了,現在多好,而且,從今往后有朱家的人罩著,那我們的日子豈不是要上天了?”

    富叔點頭說道:“誰說不是。”

    “來,富叔,我敬你一杯,祝咱倆脫離苦海!”

    一想到往后余生就要跟美酒美食美女一起度過了,富叔冷峻的面孔總算是有了笑意。

    倆人碰杯之后,然后一飲而盡。

    包廂的門就在這個時候被推了開,一個身著服務生制服的男子走了進來。

    “那位是鐵頭先生?”服務生問道。

    “我是,怎么了?”

    “有人讓我給您送一張紙條。”

    說著,服務生將托盤上的紙條遞給了鐵頭。

    鐵頭無比狐疑的接了過去,然后打開了紙條。

    “來隔壁包廂!”

    沒有落款。

    鐵頭看完了字條上的字之后,那叫一個狐疑的看著服務生問道:“誰讓你給我的?”

    “哦,一個老頭。”

    “老頭?長什么樣兒?”

    那服務生撓撓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描述,就是很普通的一個老頭,然后他自稱是姓楊。”

    這話一出,鐵頭與富叔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眼神中俱都看到了驚駭的色彩。

    “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服務生點頭,迅速退了出去。

    “難道是楊昭那個老東西?”

    “恐怕是他,想必楊凡死了,這楊昭來是尋仇的,不過,他一個廢物竟然敢來找我們尋仇?豈不是不自量力?”富叔冷冷說道。

    鐵頭笑道:“不錯,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去會會他,看看他是怎么作死的。”

    說著,鐵頭起身出了包廂。

    隔壁包廂很近,鐵頭站在了隔壁包廂的門口然后迅速的打開了包廂的門。

    出現在眼前的果然是楊昭。

    此刻的他正在喝酒。

    見著了鐵頭的時候,楊昭一聲冷哼,說道:“你還真敢過來,就不怕我弄死你?”

    鐵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弄死我,就憑你這個廢物?”

    “那我呢?”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鐵頭的耳畔響起。

    說話間,從包廂的衛生間內走出了一個老頭來。

    鐵頭一驚,他沒見過眼前這老頭,但是,鐵頭從這老頭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駭人的殺氣,這是一個高手,鐵頭的心中迅速的暗道了句。

    鐵頭意識到,自己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的。

    他想逃。

    只是他唯一能夠活命的機會。

    好在剛才進來的時候,自己只是站在了包廂的門口,現在還有逃走的機會。

    鐵頭對自己的實力還是頗有信心的。

    念及如此,他便迅速轉身,伸手去拉包廂的門。

    但,有人比他的速度更快。

    那個讓鐵頭感到心悸不已的老頭搶先一步,擋在了門口,然后揮拳狠狠的擊中了鐵頭的胸口。

    鐵頭的身子飛出去的時候,他感覺到了窒息的痛。

    但這似乎只是剛剛開始。

    剛剛出手的那老頭趁著鐵頭的身子飛出去的瞬間他便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一把抓住了鐵頭的腳踝,用力一扯,鐵頭的身子就被猛地扯了回來,隨后又出手了。

    三秒鐘之后,鐵頭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鐵頭走了五分鐘之后,富叔喝罷了杯子的最后一口酒,然后起身出了包廂。

    是的,富叔感受到了危險,他意識到,事情可能要比他想的復雜。

    富叔知道,自己必須得走。

    所以,他朝著夜總會外面走去。

    一路上很順利,富叔順利的出了夜總會的大門,順利地上了自己的車,然后車子迅速的駛出了夜總會。

    但,奇怪的是,車子并沒有朝著富叔自己家的方向奔去,而是朝著云北市的郊區奔去。

    奔行了個把小時之后,車子停在了一條不知名的河邊,除了車燈照射出來的光芒之外,四周漆黑一片。

    富叔死了!

    死在了自己最愛的車內,身上沒有一滴血,也沒有一點傷痕,但他就是死了。

    車門在這個時候被打開,一個年輕男子下了車。

    是楊凡!

    原來他早就潛伏在了富叔的車內。

    就在富叔上了車的那一瞬間,便徹底的挾持了富叔,讓他朝著這郊區奔來。

    下了車之后,楊凡打開了汽車的油箱蓋,然后點燃了一支煙。

    煙是富叔給的。

    楊凡一邊吸煙一邊后退。

    十多米之后,楊凡迅速的將手中的煙頭一彈,那煙頭便宛若離弦的箭似得,朝著汽車的油箱口飛射而去。

    幾秒鐘之后,煙頭直直的飛進了郵箱內。

    楊凡轉身便走。

    只是剛剛邁出了腳步,便聽的嘭的一聲巨響。

    火光四濺的瞬間,一個濃煙滾滾的火球騰空而起。

    這火球照亮了夜色,也照亮了楊凡的面孔。

    楊凡的面孔沒有一丁點兒的表情,冷靜的可怕。

    走了十多分鐘之后,楊凡看到了一輛車安安靜靜的停在路邊。

    楊凡打開車門上了車。

    “汽車爆炸了?”開車的司機問道。

    楊凡點頭。

    “鐵頭呢?”

    “在后備箱。”司機回應道。

    楊凡笑了笑說道:“行,找個地方吧,我想跟他聊一聊,我想,他也應該有很多的話想跟我說。”

    司機點頭。

    奔行了半個小時之后,汽車停了下來。

    楊凡下了車,司機也下了車,坐在司機一旁的老頭也下了車。

    后備箱打開。

    司機將一個年輕人拖了出來,那年輕人還處于昏死的狀態。

    楊凡掃了一眼,不是鐵頭還能是誰。

    “弄死他吧!”楊凡說道。

    司機點頭,迅速是上前幾步將不知道什么時候準備好的水澆灌在鐵頭的腦袋上之后,鐵頭瞬間清醒了。

    汽車的強光刺激的鐵頭的眼睛有些睜不開,但是,強大的求生欲告訴鐵頭,他的末日即將要到來了。 ( 女總裁的特種神醫 http://www.udecxr.tw/7/707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