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564章提醒的不止一個人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駐扎在城外的墾田軍士氣高昂有些出乎曹鑠的意料。

    他還以為安穩的生活會消磨將士們的斗志。

    在城外走了一圈,曹鑠才現他的想法錯了。

    數月安穩不僅沒有消磨將士們的斗志,反倒令他們對即將來到的戰爭充滿了期待。

    司馬懿和龐統等人還留在城外。

    曹鑠帶著幾名衛士返回許都。

    還沒到家門口,迎面就過來一個人。

    跟在曹鑠身后的衛士見此人直奔曹鑠走來,紛紛上前打算把他攔住。

    衛士們剛上前,那人居然停下腳步,向曹鑠行禮說道:“我家主公請二公子到家中一敘。”

    “好大膽子!”一個衛士喝道:“你家主公是誰?敢請公子到家中敘話?”

    曹鑠制止了衛士,向那人問道:“你家主公是誰?”

    “我是軍師祭酒家中仆從。”來人回道。

    “我當是誰,原來是郭公。”曹鑠笑道:“你去告訴他,我一會就到。”

    來人退下,曹鑠向衛士們吩咐:“我們去郭公家。”

    在一群衛士的陪同下,沒過多會,曹鑠來到郭嘉住處。

    仆從已經向郭嘉稟報。

    得知曹鑠來了,郭嘉迎出門。

    “公子,你總算來了!”拱了拱手,郭嘉說道:“我們還是入內說話。”

    跳下馬背,曹鑠向郭嘉問道:“郭公這么急著找我,是不是有要緊事?”

    “要緊,太要緊了!”郭嘉說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還是進家再說。”

    跟著郭嘉進了門,到了后院,曹鑠又問道:“郭公這么急著叫我來,究竟為了什么?”

    “公子這次出征,有沒有打算返回許都?”郭嘉問道。

    “郭公怎么這么問?”曹鑠反問。

    “昨天廷議,公子就沒現什么?”郭嘉問道。

    “郭公是說在我表明態度之后,眾人都不再反駁?”曹鑠問道。

    “正是。”郭嘉說道:“看似公子威望極高,然而卻并不是好事。公子還是及早離開許都,不要在這里逗留太久為是。”

    “我已經考慮到了。”曹鑠說道:“這次出征徐州,我打算順勢把淮南拿下,從此坐鎮淮南!”

    “公子還真是會選地方。”郭嘉說道:“淮南是個好地方,水6航運達,可南可北。一旦占據淮南,只要不像袁術那樣胡搞瞎搞,不出數十年,公子必定鼎盛一時。”

    “我要的可不是鼎盛一時。”曹鑠笑道:“我要的是鼎盛一世!以后能為父親南征北戰,要錢有錢要糧有糧。”

    “公子必定能夠做到。”郭嘉說道:“我請公子來,也就是為了提醒,許都確實不能留。”

    “提醒我的人不止郭公。”曹鑠微微一笑:“看來我真的是不能再留在許都了。”

    “樹大招風,總會被小人陷害。”郭嘉說道:“公子雖有才干,眼前掌控曹家的畢竟是曹公。雖為父子,如果小人中傷太多,也是麻煩。”

    “多謝郭公提醒。”曹鑠話鋒一轉:“其實郭公不找我,我也是要來找你。”

    “公子有話只管說。”郭嘉應道。

    “我已迎娶袁家小姐,郭欣是不是也能……”曹鑠問了一半,就沒再問下去。

    “我當是什么事。”郭嘉說道:“等公子拿下淮南,我自會把妹子送過去。”

    “現在我在許都,難道不能迎娶郭小姐?”曹鑠問道。

    “當然不能。”郭嘉說道:“所謂安身立命,公子如今連個安身之處都沒有,我怎么能放心把郭欣送上門去?”

    曹鑠頓時滿頭黑線,對郭嘉說道:“我在許都也有宅子……”

    “可那座宅子住的太久,公子卻過不安穩。”郭嘉面露微笑說道:“公子前些日子返回許都,在曹公沒有允準的情況下殺了吳子蘭。雖然曹公什么話都沒說,可你真的覺得那樣合適?”

    “我殺吳子蘭,父親心里雖然不太高興,卻也知道十分必要。”曹鑠說道:“我是在替他立威!”

    “公子說的沒錯,是在替曹公立威,然而根本上還是為公子立威。”郭嘉說道:“公子威望太盛,曹公要考慮的可不就是只有這些。”

    看著郭嘉,曹鑠沒再言語。

    “如果公子真得了淮南,打算怎么辦?”郭嘉問道。

    “除了興盛淮南,我還能怎么辦?”曹鑠反問。

    “公子知道我說的是什么意思。”郭嘉說道:“在許都不成,離開許都太久也不成,身邊必定要有個讓許都牽掛的人或物……”

    “郭公的意思是……”曹鑠愣了一下。

    “唐姬!”郭嘉說道:“她留在許都,曹公不可能隨時眷顧,早晚會被人害死。如果公子把她帶到淮南,那就是另外一種情狀。”

    “我說把她帶走,恐怕父親不會答應。”曹鑠說道:“先帝祭典之后,唐皇后也將成為各路豪雄爭奪的重要人物,把她留在許都,父親會更放心些。”

    “公子說的沒錯,當然你不能提出此事。”郭嘉說道:“我倒是可以為你提出。”

    “郭公為什么這么幫我?”曹鑠說道:“如果讓父親知道,恐怕不好。”

    “曹公看重我,公子也不把我當外人,我早就和曹家牽連到了一起。”郭嘉笑著說道:“我最不希望看見的就是曹家內耗。公子眼下的所作所為,以及權勢增長,已經出了在許都所應有的范疇。任由公子這樣下去,只怕將來曹家會有動蕩。與其等到那時再做謀劃斡旋,倒不如現在就把該解決的都解決了。”

    “郭公對曹家的情義,我不會忘記!”曹鑠拱了拱手說道:“既然郭公不肯現在把小姐嫁給我,我能不能去見見她?”

    “你倆又不是沒有見過。”郭嘉說道:“公子想見只管去,還需要和我招呼?”

    “多謝郭公成全。”曹鑠拱手行禮,向郭嘉告了個退,找郭欣去了。

    看著曹鑠離去的背影,郭嘉嘴角勾起一抹淺笑,搖了搖頭。

    辭別郭嘉,曹鑠直奔郭欣的住處。

    郭嘉住處他并不陌生,郭欣的房間在哪,他當然也是了然于胸。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