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090章 難道是要羞辱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陳到把袁紹托付給了蔡稷,他自己則進入官府后宅前去求見曹鑠。

    來到袁紹面前,蔡稷行了個大禮說道:“袁公,請隨我先去休息。”

    “你不就是曹子熔身邊的親兵?”還騎在馬背上,袁紹低頭看著蔡稷問道。

    “袁公好眼力。”蔡稷陪著笑說道:“我當初曾兩次跟隨公子去過鄴城,沒想到袁公居然還能記得住我這樣的小人物。”

    “難怪我覺得眼熟,兩次去鄴城,就算只是個普通兵士,應該也有印象。”袁紹對蔡稷說道:“你過來,扶我下馬。”

    蔡稷上前,攙扶著袁紹下馬。

    跳下馬背,袁紹向蔡稷問道:“子熔打算哪天返回淮南?”

    “要不了多久。”蔡稷很老實的回答道:“等公子安排妥了這邊的事情,他就會返回壽春。”

    “好不容易拿下青州,難不成他不打算在這里守著?”袁紹又問道。

    “青州哪需要公子守著。”蔡稷十分恭順的回道:“公子打算把這里交給徐元直,他自己則返回壽春養精蓄銳。”

    袁紹沒想到蔡稷會有問必答。

    他愣了一下,隨后又向蔡稷問道:“子熔有沒有說過,打算什么時候拿下整個青州?”

    “公子好像并不急。”蔡稷說道:“至于他具體怎么打算,我不過是個衛士,就不知道了。”

    很清楚從蔡稷這里不可能再多問出什么,袁紹也就沒再多問。

    蔡稷領著袁紹去了后院,把他安頓在一處收拾好的廂房。

    陳到進了后宅,直接去了曹鑠的住處。

    房間里,曹鑠坐在鋪蓋上。

    雖然是坐在鋪蓋上,可他卻沒有睡下的意思,手里還捧著一幅青州地圖在查看著。

    “公子。”進了房間,陳到行禮招呼。

    “叔至回來了?”聽見陳到說話,曹鑠抬起頭看向他:“我家岳父也來了?”

    “來了!”陳到說道:“只是袁公身子好似不太好,我請蔡校尉先送他去休息,明天公子再去拜望也成。”

    “長輩來了,我怎么可能等到明天拜望?”曹鑠站了起來,對陳到說道:“此時前去,才能彰顯誠意。”

    “袁公雖然路上沒說什么,卻也能看出他對公子還是恨意深重。”陳到說道:“我覺得公子也不用急著去見他。”

    “他越是對我恨意深重,我越是應該去看望他。”曹鑠說道:“自從官渡以后,岳父身體一直不是很好。只可惜我沒有把張仲景帶來,看來只有回到壽春,才能為岳父好好調養了。”

    “公子孝義我是知道。”陳到說道:“可袁公與曹公畢竟……”

    “有說這些的時間,我已經去見過岳父了。”離開鋪蓋,曹鑠對陳到說道:“你和岳父走了一路,與他應該也熟了。你陪我去。”

    曹鑠執意去見袁紹,陳到也不好多說什么,只得跟著他離開了房間。

    雖然連日勞頓,被安頓在廂房的袁紹還是半點睡意也沒有。

    他有些后悔,當初怎么就沒有聽從田豐和沮授等人的建議,在該進攻的時候發起進攻,反倒在時機最不恰當的時候和曹家反目。

    帶著陳到往袁紹住處走,曹鑠問道:“你這次追擊只抓住了岳父?其他人呢?”

    “袁譚逃去了平原,袁熙、袁尚逃回了鄴城。”陳到說道:“逢紀企圖攔阻我,被我給劈了。”

    “逢紀攔阻你?”曹鑠問道:“難道他不知道你是誰?”

    “他當然知道。”陳到回道:“實話說,我倒是挺欽佩逢紀。”

    “怎么說?”曹鑠問道。

    “他身后的袁軍一個個逃走,可他卻偏偏不肯走,還說只要他多攔阻我片刻,袁公就多幾分逃走的可能。”陳到說道:“以往聽到逢紀的名字,總是有人評價說他是個唯利是圖的小人。可這次在戰場上與逢紀相遇,我卻覺得他其實也是條漢子。”

    “只要是人,必定就會有短處有長處。”曹鑠說道:“只不過有些人的短處明顯些,而有些人的長處明顯。逢紀確實是個唯利是圖的小人,為了一己私利,他不惜坑害別人。可他這個人,對袁家卻是忠心耿耿,偶爾有時也會大度一把。”

    “公子對逢紀倒是了解。”陳到說道:“其實他給我留下的印象也是這樣。”

    “你怎么處置的逢紀?”曹鑠問道。

    知道他是在問怎么處置的尸體,陳到回道:“我讓將士們把他的尸體埋了,雖然他的名聲不是太好,畢竟臨死前做的那些事,還是值得讓人這么對待。”

    “除了罪大惡極的,一般來說人都死了,沒有必要污辱尸體。”曹鑠說道:“你這么安排也是妥當,傳出去之后,別人也只會說我麾下將軍大度,居然連逢紀這樣的人都會妥善安葬。”

    倆人說著話,已經快到袁紹住處。

    看見房間里透出光亮,曹鑠說道:“岳父心事太重,這會還沒有睡下。”

    “袁公一路上也是這樣。”陳到說道:“除了昨天晚上睡的踏實些,幾乎每晚都是快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睡著。實話說,我看著也是揪心。畢竟他是公子的岳父……”

    “你去叫門,就說我來求見。”曹鑠吩咐了一句。

    陳到快步上前,到了門口抱拳問道:“袁公睡下沒有?”

    房間里傳出袁紹的聲音:“陳將軍去而復返,是給我帶來了子熔的回話?”

    “公子沒有回話,而是親自來了。”陳到說道:“還請袁公賜見。”

    “我是階下囚,命都在他手里,還需要請我賜見?”袁紹回道:“陳將軍說笑了。”

    聽見袁紹的回應,曹鑠快步上前。

    他抱拳躬身向著房門行了個大禮:“小婿懇請岳父賜見。”

    “來都來了,還在外面做什么?”房間里,袁紹嘆了一聲:“進來說話吧。”

    得到袁紹首肯,陳到輕輕把門推開。

    曹鑠進了屋,看見袁紹正背朝著他。

    “小婿見過岳父。”曹鑠再次行了個大禮。

    “深夜見我,難不成你是迫不及待要來羞辱我?”袁紹沒有轉身,只是向曹鑠這么問了一句。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