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096章 為了招安不為打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東萊臨還的一處小鎮。

    一家酒館完全被包了下來。

    經常來酒館的客人一個都不在,大廳里坐著的都是衣服油膩膩十分污穢的漢子。

    這些漢子個個面露兇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招惹的貨色。

    無論什么人見到這些漢子,都會激靈靈打個冷戰。

    偏偏和他們坐在一起的,還有幾名曹軍軍官。

    “沮公要見我們當家的?”一個看似帶頭的臟兮兮漢子說道:“我們怎么知道他不是想對當家的不利?”

    “如果沮公想對你們不利,諸位還能活著回到海里?”回應他的是個軍官:“不瞞你們說,沮公與你們家將軍約見,正是公子的意思。”

    “曹子熔?”帶頭的漢子問道。

    “放肆!”另一個軍官眼睛一瞪:“公子名諱豈是你叫的?”

    帶頭的軍官向他使了個眼色,說話的軍官才憤憤的沒有把話說下去。

    曹鑠占領了青州,海賊以后要向活的自在些還真不能把他給徹底得罪了。

    臟兮兮的漢子也意識到了說話沒個高低。

    他對軍官們說道:“我們這些人在海上野慣了,說話沒個高低,還請恕罪。”

    “公子在軍中將士心中至高無上。”和他對話的軍官說道:“提起公子的時候還請諸位尊重一些。沮公要見你們家將軍,具體會說些什么我真不清楚。可我卻知道,公子告知沮公,務必要與你們家將軍商議招安一事。”

    “招安?”臟兮兮的漢子一愣,向軍官問道:“你的意思是公子要招安我們這些海賊?”

    “海賊怎么了?”軍官撇嘴一笑,看了一眼旁邊的幾個軍官,對漢子們說道:“不瞞你們說,以往我們這些人也曾做過賊,只不過是山賊。如今還不都是做了官,每月拿著俸祿,家中養著多少不等的婆娘。”

    “我們以前可沒少干壞事?”帶頭的海賊對軍官說道:“公子能不殺我們,反倒給我們官做?”

    “能問這些話,肯定是你太不了解公子。”軍官說道:“他可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也不管你們以前做過什么。只要投效了公子,從今往后一心一意追隨他,凡是遵循軍令,過的可別提多逍遙。”

    眾海賊面面相覷,有些人甚至舔了舔嘴唇。

    他們做海賊很多年,在海上的日子要比在陸地上還久。

    雖然每艘海賊船上都有女人,這些年也不愁吃喝,可海面上的日子畢竟沒有在陸地上快活。

    投效了曹鑠,從此往后青州大門可就為他們敞開。

    什么時候登岸,什么時候入海,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可海賊也有顧慮。

    萬一曹鑠的目的是要把他們一網打盡,而并不是真正的招安……

    “我們怎么相信你們?”帶頭的海賊疑惑的問道。

    “沒有辦法讓你們相信。”軍官撇了撇嘴,對海賊說道:“我們帶來的只有誠意,至于見與不見,就要看你們家將軍怎么尋思了。”

    東部沿海,海賊分為兩撥。

    其中一撥由郭祖統領,盤踞徐州以北和整個青州沿海。

    和軍官們坐在一起的正是郭祖的手下。

    而另一撥的統領則是管承。

    管承主要是襲擾徐州南部沿岸,實力與郭祖相當。

    沮授負責處理海賊事務,最先想到的就是先招安了郭祖,讓管承看到好處,隨后再去徐州一帶,把管承也給招安了。

    “我們轉告將軍不難,我是擔心萬一將軍真的來了,你們對他不利……”帶頭海賊說道:“到了那個時候,我們這些人跟著誰討生活去?”

    “敢問諸位,你們以前有沒有聽說過公子?”軍官微微一笑,向海賊們問道。

    “曹家長公子威名,我們當然聽說過。”帶頭的海賊說道:“別看我們在海上,陸地上發生什么,還都是很清楚的。”

    “既然清楚,那有沒有聽說過公子什么時候說話沒有兌現過?”軍官又問道。

    海賊們面面相覷都沒言語。

    關于曹鑠的事情,他們聽說過不少,卻從沒聽說曹鑠食言于人。

    軍官這么說,看似蒼白,對海賊卻很有說服力。

    “我們相信你,可將軍信不信沮公和公子,可就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了。”過了片刻,帶頭的海賊站了起來說道:“登岸已有幾天,我們也該回到海上去了……”

    “說了半天,一直都是你們在質問我們。”帶頭的軍官咧嘴一笑:“我們表示了誠意,你們難道不該表示些什么?”

    “怎么表示?”帶頭海賊一愣。

    “回去向你們家將軍稟報,其實只有幾個人就成。”軍官說道:“不如閣下挑選幾個精干手下,其他人先留在岸上……”

    “你的意思是要把我這些兄弟軟禁起來?”海賊眉頭一皺,頓時露出不快。

    “怎么能說是軟禁。”軍官笑著回道:“只是留在岸上做客,去看看我們的軍營,再到各個村鎮走走,享受一下在陸地上的日子。”

    “只怕我的兄弟們已經習慣了在海里過日子。”海賊說道:“如果強留……”

    “我們有誠意,當然不會強留。”軍官打斷了他:“可你們總要留些誠意,留下一些兄弟在岸上多走動走動,和我們的將士們也聯絡一些,如果你們家將軍肯投誠,以后也好相處。”

    “如果我不肯呢?”帶頭的海賊問道。

    “那請自便。”軍官說道:“愿意回去,我們也不會攔著,畢竟公子的意思是要招安而不是要攻打。沮公請你們家將軍相見,也是為了以后能夠共事,而不是為了開戰。”

    如果軍官非要把人留下,海賊一定不肯。

    可他居然說出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話,不由的讓帶頭海賊心里有些嘀咕。

    帶著人走固然是好,卻會讓沮授心生懷疑。

    把這些人留下……

    萬一郭祖不肯投誠,怪罪下來……

    想了一下,海賊說道:“話已經說到這份上,如果我再不答應,就是壞了閣下好意。不如這樣,我留下十多個兄弟,其他人和我一同回去,怎樣?”

    “留下幾個都成。”軍官拱了拱手說道:“明天一早,我親自送閣下起航。”

    (本章完)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