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636章 詭異的人影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送孫尚香上了大船,曹鑠隨后就帶著祝奧、鄧展離開。

    大船趁夜起錨,孫尚香站在船頭望著離去的曹鑠,俏麗的臉龐流露出了不舍和憂傷。

    龐統和高順都沒有靠近她。

    曹鑠的夫人雖然能在城里自由往來,他們這些臣下僚屬還是不敢輕易多看一眼。

    望著被夜色吞噬的曹鑠背影,孫尚香心底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

    她深切的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悲涼。

    這種悲涼并不是源自于她離開了江東,而是源自于曹鑠的離開。

    明知江東危險,曹鑠還是義無反顧的返回吳郡。

    原因居然只有一個,那就是趙云和陳到還在城里。

    為了屬下能夠以身犯險,除了有情有義的真男人,一般人也是做不出來……

    “夫人。”大船向江心走去,龐統終于來到了孫尚香的身邊:“外面風冷,還請先到艙房避避風,等到靠岸我會安排人送夫人先回壽春。”

    “夫君是不是從來都這樣?”孫尚香沒有看他,而是突然問出這么一句。

    “夫人問的是……”龐統不是很明白的問道。

    “他是不是為了屬下,每次都寧愿自己以身犯險?”孫尚香問道:“是不是為了她的夫人們,每次都會留下直面兇險?”

    “公子就是這么個人。”龐統回道:“看他平日里說話辦事好似很不正經,實際上他是我見過最正派的人,也是最有擔當的人,否則我們這些人怎么可能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我不去壽春。”孫尚香突然說道:“我就留在夫君身邊。”

    龐統錯愕的說道:“可是公子吩咐過……”

    “夫君要討伐劉玄德,我也學過一些武藝。”孫尚香說道:“雖然不一定能陪著他上陣殺敵,我卻可以自保,也不用他分心照顧。”

    “可是公子已經做了安排,如果不依著他的意思去辦,我怕他會……”龐統很是遲疑的說道。

    “龐公不必再勸。”孫尚香說道:“你只了解夫君,卻還不了解我。我決定要做的事情,也是任何人都勸不動。”

    龐統曾去拜見過吳老太,所以孫尚香認得他,也能一口叫出他。

    孫尚香話說的決絕,龐統只得抱拳躬身說道:“既然夫人這么決斷,我也只好依著。只是夫人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才成。”

    “請龐公明言。”孫尚香說道。

    “到了荊州我會把夫人安頓在軍營,還請夫人不要隨意走動。”龐統抱拳躬身說道。

    “夫君回來之前,我當然不會隨意走動。”孫尚香說道:“龐公只管放心,我不會惹事就是了。”

    送孫尚香上了大船,曹鑠帶著鄧展和祝奧等人往吳郡方向走去。

    他們走的并不是很快。

    鄧展問道:“公子,夫人不在,守城兵士會不會給我們開城門?”

    “我們不回吳郡。”曹鑠說道:“今晚就在城外找個村子借宿,等到天亮再回去。”

    “公子真的打算去赴周瑜的宴?”祝奧突然問道。

    “怎么?怕了?”曹鑠笑著反問了一句。

    “有什么好怕。”祝奧說道:“我倒是沒什么可怕的,只是不明白公子明知周瑜心懷不軌,為什么還非去不可。”

    “借口,只是為了一個借口。”曹鑠說道:“打江東的借口。”

    “為了一個借口,公子居然以身犯險。”鄧展說道:“這樣也太不值當。”

    “這個世上很多事情都不能用值當和不值當來衡量。”曹鑠說道:“其實要我說,凡是需要用命去換的,都不值當。只要活著,一切皆有可能。然而世上有多少事情是非得用命去換的?很多時候我們不想害人,不想殺人,可別人卻要來害我們,卻想方設法要弄死我們。遇見這樣的事情,難道我們只能退縮?”

    鄧展和祝奧都沒吭聲。

    曹鑠的很多想法在沒聽他詳細解釋之前,倆人都是難以弄明白的。

    “沒有退路就只能向前。”曹鑠說道:“走路的時候別人說前面有鬼,難道我們就不繼續往前?只有走到跟前才會知道,究竟是真的有鬼,還是有人裝神弄鬼。”

    鄧展和祝奧都沒再吭聲。

    他們雖然還是覺得曹鑠以身犯險不值當,卻又想不到什么更合適的話來勸他。

    往前又走了一段,曹鑠隱約看見前方有個村子。

    他對身后眾人說道:“前方有個村子,今晚我們就在那里借宿。村民要是問起我們的來歷,就說是外來客商,錯過了宿頭借宿一晚。”

    眾人紛紛應了一聲,往那個村子奔去。

    來到村口,曹鑠聽見村里傳來一陣犬吠聲。

    犬吠聲越來越近,幾條狗從村子里跑了出來。

    這個時代村子里養的狗并沒有外來品種,都是鄉野間長見的兇猛土狗。

    土狗與很多后世受歡迎的猛犬不同,它們雖然兇猛,卻從來不攻擊熟人,而且警覺性特別強,只要有生人靠近主人的領地,就會立刻沖上前一陣狂吠,養來看門護院其實是非常不錯。

    幾條土狗沖著曹鑠等人狂吠了幾聲,突然間毫無征兆的夾起尾巴,掉頭跑進村子。

    看到這一幕,不僅鄧展和祝奧等人十分詫異,就連曹鑠也覺著有些奇怪。

    “進村看看。”曹鑠向眾人吩咐了一句,帶著他們走進村子。

    才到村口,他們就看到一個人影站在路當間。

    看見曹鑠進村,那人影突然跪伏了下去。

    就在曹鑠打算上前盤問的時候,人影又站了起來,向他拜了幾拜,一轉身消失在兩間草房后面。

    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奇怪,曹鑠向鄧展等人吩咐道:“找一找,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鄧展和祝奧沒有離開,只是吩咐身后的衛士們上前尋找。

    衛士們找了一會,其中一人捧著一塊寫著字的白色絲絹來到曹鑠面前:“公子,沒有見到人,只在井口找到這件東西。”

    接過絲絹,曹鑠吩咐衛士掌上火把。

    湊著火光看過去,只見絲絹上寫著兩行字:“草日曲,天外音。金生樂,社稷平!”

    不是很明白這兩行字的意思,曹鑠把絲絹往懷里一揣:“找戶人家問問,我們今晚能不能在這里借宿。”

    (本章完)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