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663章 戒備也太松懈了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荀攸很快給曹鑠帶回了婚事被允準的回音。

    曹鑠算是松了口氣。

    曹憲、曹節和曹華三位妹子將來是不用嫁給劉協。

    傀儡皇帝,不過是任人擺布的玩偶,早晚也要被人取而代之,曹操居然還把三個女兒嫁給他,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身為曹家長公子,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親妹妹被推進火坑?

    把她們嫁給趙云等人,別的不說,至少將來可以落個生活安穩。

    尤其是司馬懿,曹家女兒嫁給他,更能近距離監視。

    司馬懿沒有反叛曹家的念頭倒也罷了,假如他有反叛曹家的打算,曹家小姐絕不會鼎力相助,反倒還會多少漏出一些風聲給曹鑠。

    自從跟了曹鑠,司馬懿這些年南征北戰,家中雖然有幾位侍妾,也為他添了幾個兒子,卻沒有一個兒子的名字是司馬師或司馬昭。

    當初娶了張春華,改了司馬懿婚約,看來還真是有些效用。

    過些日子再把妹子往司馬家一嫁,對司馬家,曹鑠也就能徹底的放心了。

    曹家攻破江東,占領了整個揚州。

    孫權先退到交趾,和周瑜等人匯合之后,又一路往交州退去,最終進入蒼梧。

    生活在交州的多半都是蠻人,也有少數漢人。

    來到蒼梧,進城之后,孫權向周瑜問道:“公瑾,江東已經丟了,曹子熔大軍一路推進,至今快要拿下整個揚州,我們該怎么辦才好。”

    “交州與揚州不同。”周瑜說道:“這里叢林密布路途難行,曹子熔想要奪去交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可以趁著這些日子在交州招募兵馬,等待合適的時機,再向曹家用兵。”

    “公瑾當初就不該設計謀算曹子熔。”孫權嘆了一聲,對周瑜說道。

    “難不成吳侯還在后悔這件事情?”周瑜問道。

    “我怎么能不后悔?”孫權說道:“當初公瑾應該直接把曹子熔殺了,反正曹家也是要進攻江東,殺了他,或許結局就不是這樣。”

    “此事已經過去,吳侯不用懊惱。”周瑜說道:“等到將來吳侯招募足夠兵馬,我們再從曹家手中把失去的揚州奪回來就是。”

    “此事交給公瑾。”孫權說道:“據說這次撤至蒼梧的路上,陸遜立下不少功勛。我覺著他做個屯田校尉實在是委屈了,不如讓他給公瑾做個副手,怎樣?”

    “陸伯言倒是個人才。”周瑜說道:“即便吳侯不提,我也打算重用他。”

    “只是可惜了周泰。”周瑜隨后說道:“如果不是為了護著我離開,他也不至于陷入敵軍之中。”

    孫權輕輕拍了一下周瑜手臂,嘆了一聲說道:“好在甘興霸和凌公績倆人已經化干戈為玉帛,他倆勠力同心,以后必定能獨當一面。”

    周瑜嘴上應著,心里卻很不是滋味。

    周泰跟了他多年,用也是用的順手了,如今突然不在,他總覺得好似少了什么。

    吳郡,曹鑠軍營。

    一個兵士匆匆跑出轅門,往原先孫家的大宅飛奔而去。

    到了宅門外,他向守在門口的衛士說道:“我有要緊事稟報公子,還請盡快通稟。”

    曹操也住在這里,守大門的兵士并不是曹鑠麾下。

    攻破江東,又駐扎了一些日子,冬季雖然已經過去,可初春的天氣卻是還有些寒冷。

    前來報訊的兵士額頭上滿是汗珠,說話的時候還喘著粗氣。

    守門曹軍知道必定出了大事,卻又不敢貿然放他進去,向他問道:“究竟發生了什么?我們也好向公子通稟。”

    “周泰……”報訊的兵士咽了口唾沫,對守門兵士說道:“周泰跑了!”

    向他問話的守門兵士一愣,隨后吩咐另幾個衛兵:“你們在這里守著,我去向公子稟報。”

    曹鑠此時正陪著曹操在后園漫步。

    父子倆說的無非是趙云等人的婚事和什么時候撤軍更加合適。

    正沿著青石小路漫步,一個衛士匆匆跑了過來。

    聽見后面傳來腳步聲,跟在父子倆身后的許褚轉過身。

    衛士跑了過來,許褚迎上去問道:“怎么回事?慌慌張張成什么體統?”

    連忙停下腳步,衛士抱拳躬身說道:“回稟許將軍,看押在長公子軍中的周泰跑了。”

    “此話當真?”許褚愣了一下,連忙向衛士追問道:“可不敢亂說!”

    “沒有亂說。”衛士說道:“是長公子軍中兵士前來報訊,被我們攔阻在正門外。人還在門外等著。”

    “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向長公子通稟。”許褚吩咐了衛士一聲。

    衛士抱拳躬身等在那里。

    追上曹操和曹鑠,許褚還沒開口,曹操就問道:“發生了什么?”

    “回稟曹公,是長公子軍中出了事。”許褚回道。

    “我軍中出了事?”曹鑠問道:“什么事?”

    曹鑠軍中將士向來軍紀嚴明,如果不是他同意,即便將士們攻破城池,也不會對城內百姓做些什么。

    他軍中出了事,曹鑠還真不太相信。

    “公子先前俘獲的江東將軍周泰跑了。”許褚回道。

    曹鑠有些不相信,他先前曾吩咐過,不許給周泰松綁,更不許讓周泰靠近任何可以磨斷繩索的地方。

    周泰能夠逃走,曹鑠根本不信。

    “父親,我去看看。”曹鑠向曹操告了個退。

    本打算問他為什么不殺周泰,曹鑠急著要走,曹操也就沒有多問,只是向他吩咐了一句:“查明原委以后前來報我。”

    曹鑠應了,在那名前來報訊的衛士引領下往正門走去。

    他走出正門,等候在門外的兵士連忙上前:“長公子……”

    “我都知道了。”打斷了兵士,曹鑠說道:“頭前引路,帶我去看看。”

    兵士撤步站到一旁,領著曹鑠往軍營方向走去。

    來到軍營,還沒到關押周泰的地方,曹鑠就看見幾位將軍和幕僚早就等在那里。

    “公子來了?”龐統等人迎了上來。

    “怎么回事?”曹鑠問道:“周泰什么時候跑的?”

    “我們已經勘察過了,應該是昨天晚上。”龐統回道。

    “昨天晚上。”曹鑠眉頭皺起:“到現在才發現,軍營戒備也太松懈了些。”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