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665章 劉備得益州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周泰逃離吳郡,一路躲避著曹均的搜捕,向孫家可能逃走的方向逃竄。

    他怎樣躲避曹軍不提,只說進入益州的劉備。

    在法正等人的的暗中協助下,很快進入成都。

    劉備進入益州之前,劉璋是禮數周到。

    可當他進入益州腹地之后,劉璋發覺情勢有些不對。

    他本打算給劉備劃出一塊地方,由劉備培植勢力,可劉備卻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率領兵馬一路向成都挺進。

    等到劉璋反應過來不對頭,派出兵馬攔截的時候,沿途招募兵馬的劉備已經成了氣候,很快攻破成都。

    成都城里。

    劉備坐在前廳首座,劉璋和一群不肯投效他的益州幕僚、將軍被五花大綁捆著。

    冷眼看著劉璋,劉備說道:“季玉先前以禮待我,我本不該把你怎樣。可你后來卻發兵阻攔我,令我折損將士不少。為了死去的將士,我怎能容你?”

    劉璋原本膽子就小,被劉備這么一嚇,他連忙說道:“我把益州讓給玄德公,還請玄德公留我全家老小一條性命。”

    理都沒理劉璋,劉備向站在他身后的益州幕僚和將軍問道:“你們果真不肯投效我?”

    被五花大綁著的眾人都冷冷一哼,把臉偏向一旁。

    其中一個體格高大的益州將軍說道:“劉玄德,我家主公以禮待你,你卻謀算他的益州,普天之下恐怕再沒有一個像你一樣不要臉的人物。你這種背信棄義的小人,我們怎肯投你?”

    說話的將軍名叫張任,先前曾率領兵馬阻擋劉備,也是個有本事的。

    這些人之中,劉備最想招攬的就是張任。

    可偏偏張任根本看不上他,此時甚至還出言譏諷。

    即便劉備氣量再大,也無法容忍張任當眾羞辱。

    “張將軍,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劉備說道:“可不要怪我不通情理,不肯給將軍留下一條活路。”

    “要殺就殺,哪這么多廢話?”張任昂然說道:“即便你得了益州,早晚還是落到別人手中,我死后只是看著你如何被人攻破,又如何死于他人之手。”

    “來人,把張任拖出去,砍了!”劉備徹底被激怒了,向左右吼道。

    左右衛士上前,正要扭張任出去,張任卻甩著膀子說道:“不用你們,我自己會走!”

    張任被押出去之后,劉備又向其他人問道:“你們果真也不肯投效我?”

    五花大綁著的眾人沒一個回應,他們都把臉給偏到了一旁。

    “全都拖出去。”劉備悲天憫人的嘆了一聲說道:“我打算給你們留條活路,無奈你們不肯……”

    “劉玄德!”他話沒說完,被捆著的眾人之中有一人說道:“如果你真是個敦厚長者,根本不可能做出從季玉公手中奪取益州的事情。既然做了男盜女娼之事,又何必裝出一副悲天憫人的圣賢模樣?要殺就殺,讓我在你這種人手下做事,還不如死了干凈!”

    此人一番話,把劉備說的臉色急劇變了幾變。

    他擺了下手,語氣里帶著惱怒的說道:“都拖下去,砍了。”

    沒等衛士們上前,這群人已經紛紛轉身,向廳外走去。

    他們之中居然沒有一個人求饒,全都是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

    等到這群人被衛士押送出去,劉備對劉璋說道:“他們這些人的死,都是季玉過錯,如果你不慫恿他們與我為敵,也不至于會有今天。”

    丟了益州,劉璋已是恨透了劉備。

    可他嘴上卻不敢說,只是應道:“玄德公說的是,只要肯留下我全家老小性命,我愿告知益州上下,把這里送給玄德公。”

    “我已經得了益州,還要你送?”劉備冷笑著說道:“季玉只管上路,我每年都為你墳頭添把新土就是。”

    劉璋還在求饒,劉備已經向左右吩咐道:“給季玉留個全尸,他家中眾人一個不留,全都斬殺。”

    劉備命令下達,兩名衛士上前拖起劉璋就走。

    被衛士拖著,劉璋心知不可能再活下去,他高聲喊道:“劉玄德,你背信棄義,居然奪我益州,我做鬼也不饒了你……”

    劉璋的喊聲越來越遠,劉備臉上卻沒有絲毫表情。

    “主公!”劉備發落了劉璋等人,諸葛亮上前說道:“如今益州尚未穩固,有些忠于劉璋的人還是會和主公作亂,不如先施行仁政,穩固益州軍心、民心,以后再圖其他。”

    “依著孔明。”劉備說道:“除了要緊事,其他都交給孔明好了。”

    諸葛亮應道:“主公放心,我必定不辱使命。”

    劉備誅殺劉璋的消息傳到曹操和曹鑠耳中,曹家大軍已經開始從江東撤離。

    率軍前往江邊的路上,曹操對曹鑠說道:“劉玄德果真是當世梟雄,劉季玉如此對他,他居然還能狠下殺手,即便是我,也是難以下手。”

    “父親能有今天,憑的是真本事。”曹鑠拍著馬屁說道:“劉玄德不過是假借皇親之名招搖撞騙。這么多年,他投靠了多少人,暗中又謀害過多少曾幫助過他的人?得知劉玄德去益州的時候,我已經料到劉季玉會死在他的手中。”

    “想當初劉玄德還曾去過許都,如今想想還真是令人后怕。”曹操笑著說道:“萬一當初他連我都給謀害了……”

    “難不成父親以為他不想謀害?”曹鑠說道:“他是想過,卻沒那個本事。當初他在許都,別說父親麾下能人眾多,就連我手下幾個人都能對付得了他,他憑什么謀害父親?他那時能做的也只有假借衣帶詔,從父親手中騙走一些兵馬,作為成事的資本罷了。”

    父子倆說著話,已經望見了長江。

    望著長江,曹操說道:“當初我軍拿下荊州,我還想著江東有長江天險,如今這道天險對我們曹家來說,已是形同虛設。”

    “父親文治武功,區區長江又能算什么?”曹鑠說道:“用不幾年,我們曹家必定可以一統天下,匡復漢家江山。”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