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747章 以后要講法度

文 / 諱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沒人回應,曹鑠接著說道:“我給城里百姓放假,是因為公孫淵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并不是讓你們均分產業,連同老實營生的商賈也給滅了。”

    “他們和你們一樣,都是被人欺凌的百姓。”曹鑠接著說道:“遼東公孫家強搶豪奪的時候,他們比你們被搶掠的更多。本是同源,又何必苦苦相逼?”

    曹鑠擺明了態度,不支持百姓搶掠商鋪。

    擁堵在這里的人們紛紛退去。

    有些想要趁火打劫卻沒能得逞的人,雖然心有不甘,卻不得不怏怏的離開。

    目睹百姓離去,郭嘉對曹鑠說道:“公子按得住一時,就怕此后的兩天還會有人試圖制造更大的混亂。”

    “你擔心的我都明白。”曹鑠說道:“可我已經答應了讓他們放假三天,總不能才半天就給叫停?那樣會失信于民,以后我要做什么,他們也是不會相信。”

    “后面的三天會很難熬,就看我們能不能壓得住了。”曹鑠對郭嘉說道:“找個被洗劫過的士族家看一看。”

    郭嘉陪著曹鑠,就近尋找被洗劫過的士族宅院。

    沿著街道走沒多遠,他們就看到一座大門敞開卻一個人也沒有的宅子。

    從宅子外面經過的人都是匆匆而過,根本沒人逗留。

    和郭嘉相互看了一眼,他就快步走向那座宅院。

    才進大門,曹鑠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氣。

    “這里死了不少人。”郭嘉對他說道:“不用進去也能想得到情狀必定十分凄慘,公子還是不要進去的好。”

    雖有郭嘉勸阻,曹鑠還是走進了那座宅院。

    里里外外走了一圈,當他出來的時候,臉上早沒了招牌似的笑容。

    “來過這里我才相信,人是最殘忍的。”曹鑠對郭嘉說道:“我沒想到曾經被欺凌的百姓,居然能把事情做到這種境地。”

    “公子不是沒想到,只是不愿多想。”郭嘉說道:“百姓良善是因為有了法度,如今法度全無,但凡有人挑頭,哪還有什么事情是他們做不出來的?”

    “這就是國不可內亂的原因。”曹鑠說道:“一旦亂了,很多曾經良善的人為了活下去,也會做些超出人倫的事情。就像剛才那座宅子,在里面殺人的難道都是惡人?”

    “既然公子已經下令放假三天,我覺得此后的兩天還是不要出門的好。”郭嘉說道:“這里不同戰場,戰場殺戮,死多少人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我們不殺敵軍,敵軍就要來殺我們。可這里被殺的,都是無力反抗的人,看了確實讓人揪心。”

    “我們看著揪心,可他們從百姓家中把人拖出來送進飯碗的時候,不知誰為那些百姓揪心。”曹鑠說道:“城里動亂,我總不能不聞不問,畢竟還是要把這件事壓制在可控制的范圍內才行。”

    沒再沿著街道走下去,曹鑠和郭嘉在祝奧帶領的衛士護送下,返回了官府。

    沿途到處都能看見四處劫掠的人群。

    曹鑠并沒有加以制止,也沒有向人群說什么鼓動的話。

    他需要一場動亂,卻不想讓動亂發展到連他都控制不住的境地,只有可收可放的動蕩,才能讓他獲取更多的利益。

    城里的平民本打算沖擊官府,到了官府門外,他們發現有曹軍將士在這里守著。

    打聽之下,得知曹鑠住在這里,平民才紛紛散去。

    短短的三天,對于瘋狂中的平民來說過的確實是快了,然而對于那些被清洗的士族來說,卻像是去地獄游歷了一場。

    曹鑠承諾的時間過去,當第四天來臨的時候,還有一些意猶未盡的人走上街頭,打算繼續鬧騰下去。

    可他們很快發現,原本滿大街的人陡然變得少了。

    沿街巡邏的曹軍取代了那些四處禍亂的人群。

    有幾個膽大的試圖闖進他們還沒有鬧完的士族家中,卻被巡邏的曹軍按倒在地,送去了監牢。

    襄平官府,曹鑠坐在書房,鄧展面朝他站著。

    “監牢里人都滿了?”聽完鄧展的稟報,曹鑠向他問道。

    “正是。”鄧展回道:“今天一早,有些人覺著鬧的不盡興又都跑了出來,將士們對他們可是一點都沒客氣,全都給扭住送進了牢房。我來向公子請示,這些人該怎么處置才是。”

    “犯了過錯,總得讓他們知道究竟哪里不對。”曹鑠說道:“你去一趟監牢,凡是因為這件事被關押進去的,一律重打十板子,放他們回去的時候說明白些,三天期限已過,頭一回犯錯還能輕罰。如果明天再有人跑到街上惹是生非,我一定不會饒了他們。”

    “僅僅只是告誡那些被抓起來的人?”鄧展問道。

    “當然不是。”曹鑠說道:“還要在城里張貼告示,讓所有百姓都知道,過了那三天,從今往后他們就得消停一些。襄平城里無法無天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以后這里會成為法度之地,任何人不遵循法度,都會得到應有的懲戒。”

    “我這就去傳令。”鄧展應了。

    可他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露出一副欲語還休的神情。

    “還有什么話要說?”曹鑠問道。

    “回稟公子。”鄧展說道:“先松后緊,襄平的百姓會不會受不了?”

    “受不了也得受!”曹鑠說道:“不依法治理,難不成還讓他們一直這么鬧騰下去?動蕩無富貴,想要日子過的富足,首先得要地方安穩。”

    “我明白了!”鄧展再次應了,躬身退了出去。

    他臨出門的時候,恰好遇見趕過來的郭嘉。

    向郭嘉行了一禮,鄧展正打算離開,郭嘉問道:“鄧將軍匆匆忙忙,這是要去什么地方?”

    “公子要我去監牢懲戒今天抓的囚犯,再去張貼告示,告知襄平百姓,從今往后,這里將有法度約束。”鄧展回道。

    郭嘉點了點頭,隨后對鄧展說道:“公子安排的事情要緊,將軍不可耽擱,快快去辦!”

    鄧展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而郭嘉則來到書房門外,向屋里問道:“敢問公子可有閑暇?” (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www.udecxr.tw/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