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太乙道宮 第89章 崩塌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骨牙遠遠地躲在墻角處,看著一臉煞氣的東方墨,心虛的說道。

    可迎接他的卻是一道十余丈的劍芒。

    劍芒斬在其身上,發出清脆的金屬交擊之音。

    骨牙一陣怪叫,足足好一會兒,東方墨才停手。

    轉而一把將它扣在手中,惡狠狠的說道:

    “說吧,剛才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骨牙眼中綠炎閃動,似是不敢直視東方墨的樣子。

    “那靈獸是什么東西。”

    “你不是都猜到了嗎,還問骨爺爺干什么。”

    “你是說那靈獸真的是這骸骨的殘魂?”東方墨心中一驚。

    “咳咳,應該是吧,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說是殘魂也不盡然。”

    “哦?這是為何?”

    “因為這東西應該是那異獸死后,其尸骨歷經數萬年產生的一抹靈智而已。”

    “死后產生的靈智?”

    “不錯,任何生靈經過數千年乃至上萬年的演化都能成精,即使尸身也不例外。”

    “而且骨爺爺推斷,這靈智產生的時間絕對不會太長,頂多不過百年,不然不可能這么弱。”

    聞言,東方墨心中倒是贊同,因為乾清宮應該是有萬年沒人來過,若是這殘魂萬年前就產生了的話,那其修為又怎會連筑基期都不到。

    “那為何這抹殘魂不直接進入那禁制當中,進而控制那骸骨。”

    “當然是因為有小天雷陣的原因,這種陣法對魂體有著絕對克制的作用,它進不去。”

    “既然它進不去,那它又是如何產生的。”

    “我說小子,你怎么問題這么多,老子怎么知道!”

    骨牙異常不耐,不過當看到東方墨那沉的可怕的眼神,頓時又泄了氣。

    “咳咳,可能是因為怨氣,執念之類的,那抹殘魂現在被你的異卵給吞了,想知道也無從驗證。”

    骨牙解釋道。

    說到此處,東方墨才豁然想起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以及為何異卵能夠將那殘魂吞噬。

    “你不用猜了,那殘魂雖說也是異獸,不過只是執念所生而已,比不得天生的異獸靈魂那般強大。”

    “而且,你那異卵神魂本就非比尋常,又豈是那縷殘魂能夠比的,所以被吞噬也在情理之中。”

    見到東方墨一副沉思的樣子,骨牙出聲道。

    東方墨還想說什么,就在此時,周遭突然一震,只感覺石塔微微晃動。

    “快走,這地方原本就瀕臨破碎,再加上剛才那殘魂超過筑基期的修為一番震蕩,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要坍塌了。”

    聞言,東方墨身形一晃,毫不猶豫來到那骸骨面前。

    此時一揮手,想要將其收進儲物袋中,可下一瞬他就瞪大了眼睛。

    “怎么這么重!”

    看著眼前光華流轉的骸骨,眼中盡是吃驚之色。

    “你這個白癡,快點啊。”骨牙催促道。

    見此,東方墨雙手放在那骸骨之上,隨即法力猛然鼓動,可那骸骨依然無動于衷。

    “蠢貨!”

    骨牙一陣大罵,再次身形飄動,鉆進了那骸骨的頭顱當中,下一刻那骸骨緩緩站了起來。

    趁此機會,東方墨一抓儲物袋,大手一揮,將那骸骨終于收了進去。

    便身形一晃向著石塔之外沖去。

    原路而回數十丈的距離,居然有七八道空間裂刃,而且還在不斷增多的樣子,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回到三清閣之外。

    看著周遭越來越密集的空間裂刃,再次看了看三清閣的方向,東方墨一咬牙,鉆了進去。

    可就在他剛剛踏進門檻時,忽然看到了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其身形一晃,躲在了一側,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個身軀臃腫的道士,正是岳老三。

    此時的岳老三正雙手放在石床上用力的推動,不過那石床始終無動于衷。

    岳老三推,拉,抱,抬,想盡了辦法,依然沒有奏效。

    最后拿出了那柄巨錘,對著石床周圍一陣猛砸,不過那石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端是堅固無比。

    氣的岳老三在來回踱步,不斷搓手。

    可看著周遭越來越密集的空間裂刃,以及腳底傳來的震動,岳老三一聲極其不甘的嘆息,臉色就像是死了爹一樣難看,身形瞬間向著山下而去。

    東方墨始終躲在一側屏神靜氣,岳老三從其身前走過,卻沒有如上次那般發現他的存在。

    直到其身影已經消失在視野當中,東方墨才突然現身,隨即將骨牙抓在手中:

    “說吧,怎么把這石床拿走!”

    聞言,骨牙也沒有拐彎抹角,道:

    “這叫溫神玉,這么大一塊還真是有些罕見,其實你剛才血祭之法沒錯,不過還必須加上神煉之術相扶持才行。”

    “神煉之術?”

    東方墨大吃一驚,這神煉之術也是當初骨牙交給他的。

    為了將那異卵祭煉,他不僅逼出了血祭之法,日后嚴詞逼問之下,骨牙才告訴他還有一種神煉之術可以試試。

    而且這這神煉之術極為簡單,說到底就是將自身的神識直接分化出一部分,融入需要祭煉之物當中,通過神識祭煉。

    可眾所周知,修為沒有達到筑基期,神識脆弱,只能深藏在識海當中,若是強行分離的話,指不定會有什么危險,而且骨牙這老不死的話又有幾分可信。

    不過當初東方墨還是冒險試了試,可只是一試,他就后悔了,那種鉆心的疼痛與方才那殘魂的攻擊,相差無幾。

    最為郁悶的是,即使使出神煉之術后,那黑色的異卵依然毫無動靜。

    吃了難以承受的苦頭,卻依然沒有成效,他便將失敗的原因歸結于骨牙身上,大肆發泄了一通才將這件事拋在腦后。

    剛才之所以沒有想到這神煉之術,就是以為施展此術太過痛苦。

    “小子,你猶豫個屁啊,這點疼痛都受不了,怎能成大器。”

    見此,東方墨一咬牙,便做出了決定。

    只見他盤膝而坐,口中叨念出短短數十字的法決,隨著法決的落下,其腦海當中一片刺痛,到了最后關頭,更是牙關緊咬,額頭青筋鼓起,一種頭痛欲裂的感覺再次傳來。

    東方墨一聲爆喝,強忍著痛苦,將一縷乳白色的細絲從眉心抽了出來,正是他的一縷神識。

    下一刻,控制著那縷細絲引導向石床當中。

    “噗!”

    細絲輕易的鉆了進去。

    東方墨神色一喜,借此機會,立馬割破了手指,鮮血滴滴落下,發出噠噠的聲音,以指代筆,開始在石床上畫出一副奇怪的圖案。

    隨著他手中動作,這一次,石床終于將那血液緩緩吸收,同時東方墨就感覺石床似乎和自己有一絲微弱的聯系。

    “小兔崽子命可真大!”

    見到東方墨只是臉色蒼白,卻毫發無損的樣子,一旁的骨牙心里暗罵不應該啊。

    這神煉之術筑基期修士都不會輕易嘗試,因為弄不好,就會將自己神識分裂,變成白癡。更不要說筑基期以下的修為了,這也是骨牙有意將此術交給他的原因。

    可東方墨這蠢貨無知者無畏,一次沒事,第二次也沒事,運氣也實在太逆天了吧。

    而此時的東方墨可沒心思猜它在想什么。

    因為他的心神早已處于震撼當中。

    原來,在他心神和這溫神玉建立起一絲聯系的同時。

    在他腦海當中突然傳來幾幅畫面。

    第一幅是一個模糊的身影。

    從那身影的外形來看,應該是個須發飄飄的老者。

    老者盤坐在一塊橢圓形的石床之上,看那石床的樣子,與其身下的溫神玉一般無二。

    此時雙手不斷掐訣,在其面前頓時浮現出了三個青色的光點,光點圍繞著老者頭頂不斷旋轉。看似輕盈,可東方墨分明感覺到其上散發出極其厚重的威壓。

    當他集中精力想要看看那三個光點是何物時,畫面陡然消失。

    同時,第二幅畫面出現。

    同樣是這老者,不過此時老者身處一片漆黑的大地,身形立在半空,在其腳下還有無數長著肉翅的怪物。

    老者一聲冷哼,其手臂一揮,三顆巨型的青色光球從天而降,發出隆隆的震響,隨即將其腳下的大地盡數擊潰,只見江河斷流,山崩地裂,足下一片殘跡。那無數長著肉翅的怪物一片慘嚎,盡數泯滅。

    畫面再次消失。

    第三幅畫面,還是這個老者。

    老者手中捏著三顆青色光團,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不多時只見他將這三顆光團裝進了面前一只長長的夾子當中,隨后在這夾子上開始洋洋灑灑,似是刻畫出某種禁制,半響后,就見這長長的夾子突然從中斷成了三節,分成了三個略小一些的夾子。

    這時,三個人影走了過來,東方墨依然看不清這三人的樣貌,不過從其服侍上來看,一個應該是和尚,還有一個是道士,最后一個是一身黑衣,就連腦袋都被一頂斗帽遮住的人影。

    老者分別將這三個夾子交給三人,于是三人就退下了。

    這時畫面閃動,出現了第四幅。

    依然是這個老者,此時老者抬頭看著天空,只見天空之上轟鳴不斷,閃電交加,一股壓迫的氣息讓人喘不過氣來。

    老者捋了捋胡須,卻是昂首抬頭,三五步就站在半空。

    只見他突然伸手,指著天空,說了幾句什么。

    這時,天空突然一聲巨雷,震得大地顫抖不止,老者的話似是冒犯了天威。

    可老者渾然不懼,大步迎了上去。下一刻,其身形就被一陣毀天滅地的雷光包圍。

    東方墨只能看見電閃雷鳴,卻始終不能看到這老者的身形,以及雷電當中的情景。

    就在他心中略顯焦急的時候,只見雷電當中突然激射出了一道淡淡的青光,這青光沖破天際,直直射向了大地,最終融入了一顆巨大的足有數十人才能合抱的大樹當中。

    此時,所有畫面陡然消失,東方墨心神一震,突然睜開了雙眼。

    “你個天殺的,還不快點,發什么楞啊!”

    只聽骨牙一陣辱罵,原來在其周遭又多了數十道空間裂刃,最近的就在其身前兩尺的距離。

    東方墨大驚失色,此時連忙跳下石床。

    心神一動,同時對手臂一揮,感覺到石床微微顫抖了一下,見此其神色大喜,體內法力潮水一般宣泄。

    可沒想到這石床和那骸骨一般,異常沉重,不過還好心神與其有一絲淡淡的聯系,足足數個呼吸,才極其吃力的將其收進了儲物袋中。

    而在這石床被他收走的一瞬間。

    “轟隆!“

    腳下一震劇烈的晃動,方才那放置石床的地方,突然裂開了一道黑漆漆的縫隙,縫隙猶如破竹一般裂開。

    東方墨腳底一跺,險而又險的避開那條向著身后繼續蔓延的裂縫,低頭一看,其道袍上的一階袖口消失無蹤,切口平滑整齊的樣子。

    頓時感覺到背脊一陣發涼,額頭也流下了一絲冷汗,還好反應及時,若不然就會掉進那空間裂刃當中。

    一把將骨牙拘來,隨后身形左右閃動,避開了數條空間裂刃,向著山下而去。

    看著石徑兩旁不少石像都已經破碎,有的還被削掉一大半,東方墨更加不敢停留,不多時,就來到乾清宮,奪門而出。

    這時候,腳下的大地已經開始連連晃動,開始崩塌。

    青影一閃,東方墨到了來時那處洞口,身形瞬間鉆入其中,將木遁之術發揮到了極致,向著洞口的另一頭而去。

    “快把老子藏起來,那老不死的很有可能注意到此地已經開始坍塌了。”

    骨牙一聲怪叫。

    說完這句話后,就見它眼中綠炎瞬間熄滅,變成了一顆死氣沉沉的骷髏頭。

    見此,東方墨瞥了它一眼,隨即將它裝進了靈獸袋中。

    此時在他身后的石階已經開始坍塌,而他前進的速度似乎還快不過身后石階坍塌的速度。

    只見他剛剛現身,腳下的石階就已經崩潰,若是他慢了一絲的話,就會掉進身后的空間夾縫當中。

    東方墨后背被汗水完全浸濕,就在他體內法力所剩無幾的時候,終于看到了前方有一絲亮光傳來。

    見此,不禁大喜過望。

    體內法力洪水一般宣泄,一息近乎數十丈的速度,向著那洞口沖去。

    在臨近洞口之時,其手中拂塵一甩。

    “噗噗噗!”

    千萬拂絲激射而出,刺入洞口的石壁,隨后用力一拉。

    “呼!”

    速度陡然加快了三成,瞬間沖了出去。

    “轟隆!”

    與此同時,洞口突然崩潰,隨之而來的是兩旁山崖也開始劇烈搖晃,滾滾巨石砸落下來,發出隆隆的聲響。

    東方墨哪里敢停留,身形連連閃動,就向著谷口而去。

    不到一個時辰,終于沖出了山谷,回頭一看,兩旁山崖上落下的巨石漸漸將山谷淹沒。

    東方墨氣喘吁吁,眼中露出了一抹慶幸。

    可當他轉身之時,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