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太乙道宮 第105章 入微之境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只見遠處有五人正行色匆匆。

    來人正是公孫家的年輕男子以及長袍少年。

    不過在二人身旁還有一個東方墨認識之人,正是在太乙道宮,內門大比之時,有過一些小小過節的公孫徒。

    而在三人身側,還有兩個年輕人站在一旁,看樣子,應該都是公孫家的人。

    并且四人以公孫徒為首的模樣。

    五人顯然也注意到了東方墨等人,其中年輕男子還有長袍少年,在看到東方墨的一瞬間,更是神色大變。

    “是你!”

    這時,年輕男子神色一凌,想也不想的拿出了一只金色的海螺。

    東方墨一聲冷哼,手掌一翻,取出了一把三尺長劍。

    “沒想到還能在這兒撞見你,小子,這次看你還有什么能耐!”

    年輕男子臉上浮現一抹獰笑,之前公孫羽死在他手中的樣子雖然歷歷在目,不過此時他們可是有五人,他可不信這小子還能翻出浪花。

    一旁南宮雨柔等人,疑惑不解的看向東方墨,顯然幾人之間定然是發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

    公孫徒神色微微一變,轉身看著年輕男子。

    見此,年輕男子低聲說道:

    “公孫羽就是死在這小子手里的。”

    “什么?是他”

    聞言,公孫徒大驚失色。

    之前就聽說公孫羽死在了一個太乙道宮弟子的手中,可此次太乙道宮進入洞天福地之人足有數十,他還從未往東方墨身上想去。

    此刻當知道是東方墨下的殺手,心中可實在驚的不輕。

    要知道東方墨幾年前,不過是個實力四階的小修士,而今居然有實力能夠殺了公孫羽,這如何不讓他意外。

    而在其身側幾人,聽到此人正是殺害公孫羽的兇手時,氣勢一鼓,身形往前一步,手中各自拿出了法器,幾股凌厲的法力波動蕩開。

    “慢著!”

    見此,公孫徒反而對著身后幾人一抬手,示意不可輕舉妄動。

    只見他眼睛微瞇,片刻后,手中折扇“啪!”的一聲撐開,輕輕搖晃著就向著東方墨等人走來。

    “呵呵,幾位還真是巧啊!沒想到還能在此處碰見。“

    轉而一臉溫文爾雅的笑意。

    聞言,南宮雨柔并未說話,只是看向東方墨道:

    “這是怎么回事?“

    東方墨正要開口說話,沒想到公孫徒卻搶先說道:

    “沒什么,之前不過是和東方師弟有些誤會而已。”

    “誤會?”南宮雨柔不解。

    “不錯,之前族弟不知東方師弟乃是我的同門,所以產生了一些小小的摩擦,不過如今一見,誤會自然解除了,對吧,東方師弟!”

    公孫徒將東方兩個字咬的略重,語罷,更是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東方墨眼珠子一轉,看著風度翩翩的公孫徒,下一刻便哈哈一笑:

    “不錯,我和那三…不對,是兩位道友之前有些誤會,既然事情已經過了,不提也罷。”

    雖然不知道公孫徒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可既然他不愿意撕破臉皮,東方墨也樂得裝個糊涂。

    若是如今和這五人鬧翻,即便身側兩個小娘皮愿意出手相助自己,對方有五人,也不一定能夠討得到好。

    因此,便順水推舟的說道。

    “師弟果然是個大氣之人,對了,不知為何幾位會在此處。”

    公孫徒眼皮一抽,轉而看向南宮雨柔,岔開了話題。

    “公孫徒,我們為何在此,應該不需要向你說明吧。”

    南宮雨柔神色微微一冷,對公孫徒實在有些不耐,尤其是他那副自以為是的樣子,著實讓她不喜。

    “呵呵,這是自然,我不過隨口問問而已,既然南宮仙子不愿意說,那在下自然不會多問。”

    公孫徒倒也不覺得尷尬。

    “如此最好。”

    南宮雨柔道。

    “對了,如今火燒云已經出現,此次洞天福地之行怕是即將結束了,不如我等幾人一起趕往中部區域如何。”

    “這……”

    南宮雨柔眉頭一皺,顯然她并不愿意和幾人一起。

    “南宮仙子,我等同行的話,若是遇到什么意外或者危險,一路也可有個照應,是吧風仙子。”

    說著,公孫徒看向了風落葉。

    “你隨意!”

    聞言,風落葉神色冰冷,依然看不出喜怒哀樂。

    “好,那便這么決定了。”

    公孫徒手中折扇一拍,尤其是看向南宮雨柔,略顯得興奮。

    見此,南宮雨柔柳眉一蹙,便不再理會他,轉身向著前方掠去。

    而東方墨等人自然沒有留下的意思,身形一晃,同樣消失在前方。

    “就這樣放過這小子嗎?”

    看著幾人身形遠去,年輕男子走上前來,沉聲問道。

    公孫徒眼睛一瞇,一絲冰冷的殺機閃過,道:

    “當然不可能,敢殺我公孫家的人,別說只是一個太乙道宮的弟子,就是五大勢力的人,也照殺不誤。”

    “不過是先暫時留他一命,若是直接下殺手的話,南宮雨柔還有風落葉名義上也算是太乙道宮的弟子,兩人說不定會出手阻攔,到時候又是一番麻煩,倒不如暗中下殺手來的省事。”

    “只要這兩人沒有看到我們動手,即使知道這小子是我們殺的,又能如何。我可不信她們會為了一個死人跟我翻臉。敢殺我公孫家的人,絕對不能讓他活著走出洞天福地。”

    “至于太乙道宮,我公孫家不找他們麻煩就已經是恩賜了,難道還敢為了一個小小弟子跟我公孫家為難不成,量他也沒那個膽。”

    公孫徒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傲氣。

    之前在內門大比當中,就因為南宮雨柔的原因,已經對東方墨生出了一絲殺機,

    加上如今他敢對公孫家的人下殺手,新仇舊恨之下,殺他已經是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又怎么會放過他呢。

    “對了,剛才那身著皂袍的童子,就是我之前給你提起過,身上至少有兩件法寶的人。”

    “哦?竟是他?”

    公孫徒微微一驚。

    “不錯。”

    “這人倒是面生的很,應該不是五大勢力的人,若是有機會的話,也一起殺了吧。兩件法寶,若沒有莫大功勞,即使家族也不會輕易賜下的。”

    “這是當然。”

    “好了,一路見機行事,跟上去吧。”

    語罷,只見公孫徒身形一晃,便消失在數十丈之外,其余幾人自然緊跟而上。

    ……

    入夜。

    洞天福地當中的夜晚,同樣有著顆顆耀眼的星辰。

    聽著四周的連綿起伏的蟲鳴,東方墨非但沒有吵鬧的感覺,反而覺得有些久違的寧靜,這一幕和他幾年前靠著說書為生,每日風餐露宿的日子何其相似。以往,大多數時候,就是伴著蟲鳴聲入睡的。

    搖了搖頭,轉身看著身旁入定打坐的風落葉三人,又看了看數十丈之外,只見公孫徒等人同樣閉目盤膝。

    霎時,東方墨閉上了雙眼,心神沉浸在腦海里一篇秘術當中。

    “三石術!”

    此術正是他從枯樹不死根當中得到之物。若是所料不錯的話,應該就是那道鉆入其眉心讓他死去活來的白光了。

    而此片秘法,講述的是一門祭煉本命法器的秘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世間以九為極,殊不知三可為盡………”

    一顆顆蝌蚪大小的文字,不斷在其腦海當中閃爍。

    足足一個時辰,東方墨終于睜開了眼睛,對于這術法也算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不過他眼中卻盡是古怪的神情。

    雖然不知道這術法傳承何處,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將石頭祭煉成本命法器的。

    他也自認見識過不少天才之輩,在筑基期之下,就已經開始祭煉自己的本命法器了。

    其中姜子虛的飛劍,祖念琪的小鐘,莫千離的飛針,還有南宮雨柔的絲巾。雖說法器形形色色,千奇百怪,不過大多略有耳聞,還算在他的認知范圍之內。

    可是用石頭,還必須是三顆成套的石頭作為法器的,還真是聞所未聞。

    沉思片刻后,便不再去想,不管如何,現如今的狀態,也不是考慮此術的時候,等出了洞天福地,倒是可以試試。以他如今的法力渾厚程度,祭煉本命法器,應該綽綽有余了。

    于是拋開雜念,再次看了看身側三人,以及遠處的公孫徒,略一思量后,便暗自起身,身形一晃,融入身旁一顆大樹當中,轉眼不見了蹤影。

    而在東方墨前腳剛剛離開,遠處,公孫徒陡然睜開了雙眼。

    “正愁找不到機會,哼,自己就來送死了。”

    只見他神色一冷,對著身后淡淡開口道。

    “動作快一點,不要弄出太大動靜。”

    聞言,身后四人并未答話,只是起身后,就逐漸消失在夜色當中。

    東方墨借著木遁之術,一路向著遠處而去。

    可下一刻,他便駭然了。

    之前一路疾馳,由于一直跟著眾人,倒也沒有使出全力。

    如今木遁之術方一施展開,以往能夠一息二三十丈的距離,如今身形一晃,出現時,已經在四十丈之外。

    這還是他并未使出全力的結果,若是拼盡全力的話,一息怕是不下五十丈。

    “難道那夢境當中,不但修為提升是真實的,術法的威力同樣大大提升了不成!”

    想到此處,東方墨難以掩飾內心的狂喜,身形閃動間,不多時便在二十余里之外,一個幽靜的山坳當中停了下來。

    隨即盤膝而坐,迫不及待的就施展出了木刺術!

    只見他雙手一劃,嘴唇微動,身前便浮現了一抹濃郁的青光,下一瞬,成千上萬的木刺豁然凝聚而出。

    東方墨心中狂喜,其心念一動,木刺頓時幻化成了青光爍爍的木劍。

    手指再指點而出,成千上萬的木劍激射,速度何止提升了一半。

    心念轉動間,密集的木劍圍繞其轉了一圈,隨即盡數莫入一顆數十丈大小的巖石當中。

    只聽一陣噗噗的聲響,數十丈的巖石在木劍的穿透下,被從中鏤空,而木劍更是威勢不減的繼續向前而去。

    下一刻東方墨五指一張,再一捏,密集的木劍便盡數化作了一陣陣青光消散開來。

    難掩激動之色,只見他并沒有停下的意思,腳底一跺。

    隨著幾道輕響,地面無中生有,頓時鉆出了幾根漆黑如墨的藤蔓,向著天空瘋狂生長,瞬間蔓延出數十丈,不過幾息的功夫,就已經到了百丈之外。

    藤蔓之上一道道蒼勁的紋路,其上凸出的木紋更加透露出一股強悍的勁道。

    東方墨手指飛快輪動,藤蔓在半空狂舞不定,猶如一條條掙扎的蛟龍,將空氣抽的一陣爆鳴聲。

    隨即其心念一動,只見藤蔓對著一根數人合抱的大樹纏繞而去。猶如靈蛇,順著樹干游走而上。

    見此,東方墨手中猛然一捏。

    “砰!”

    下一瞬,藤蔓化作腰粗,就像是一根根猙獰的鋼繩,數人合抱的大樹被從中生生絞斷,木屑撒了一地。

    “嘩啦啦!”

    大樹傾倒下來,發出不小的聲響。

    而此時的東方墨卻全然沒有心思理會,心中早已被一陣狂喜充斥。

    夢境當中不僅修為提升,其術法的威力更是漲了一大截,如今試驗一番,果然都是真的。

    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術法的威力早已超出了大成的范圍,極有可能已經步入入微之境。

    一想到當初鐘長老施展出低階術法火球術,一顆小小的火球居然能夠化作一條栩栩如生的火龍。

    如今自己的木刺術,同樣能夠幻化成木劍,而且心念轉動間,還能如臂使揮,極有可能就是入微之境。

    可要最終確認的話,卻需要回到宗門才行了。

    就在他還想試試其余術法威力時,心中陡然生出一抹強烈的危機感,抬頭一看。

    一面四四方方的大網當頭罩下。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