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50章 詭異的童子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這場傾盆大雨持續了十余日也沒有停下的意思。

    天空電閃雷鳴,豆大的雨珠滾滾落下,濺起了無盡的水花,似乎老天爺的怒火難消,需要借此來發泄一番。

    在血族地域中部的位置,一個渾身籠罩在斗篷中的身影,腳踩飛梭,速度極快的穿行在雨幕當中,正向著某個方向不斷前行,不多時就消失在遠處天邊。

    此人,正是東方墨。

    “沒想到此行因禍得福,修為居然突破到了九階中期,看來并不只是閉關修煉才能夠將修為提升。”

    早在數日前,他終于觸摸到了那層九階中期的瓶頸,或許是陽極鍛體術的功勞,這幾日連續的服用鹿茸根的精血,他的修為居然在昨日,無聲無息的就突破了,水到渠成一般,沒有任何阻礙。

    這倒是這些日子,唯一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而他這般急忙趕路已經有十余日,看其方向乃是向著西南而去。

    之前在石魔城中購買的那張地圖,遠遠沒有達到他如今處所位置的范略,因此他只能憑著大概的方位感,向著人族區域而去,只求一路上能夠找到幾座城池,或者遇到一些血族修士打聽一番。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此地或許是太過荒蕪,自從上次遇到了幾個神色匆匆的血族修士后,就再也沒有碰到過其他人。

    抬頭看著密密麻麻的雨滴,他心中深感奇怪。

    “這雨,還真是有些詭異。”

    若是以往他倒不會覺得什么,連續數月的大雨他都見過,可不知為何,他隱隱能夠從這場雷雨當中,感受到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威壓,那種感覺雖說有些飄忽,可卻真實存在。

    就在他心中極為詫異時,只見遠處雨幕當中,隱隱約約似乎有幾道模糊的身影浮現。

    見此,東方墨身形一頓,仔細眺望,不多時就看清了那是幾個血族修士。

    其神色一喜,立馬向前而去。

    臨近時,那幾個血族修士顯然也發現了有人靠近,立刻停了下來,眼中露出警惕的看向他。

    此時,東方墨才看到這是三個低階的血族修士。

    其中兩人都是血族青年,修為約莫五階的樣子,還有一個乃是臉色蒼白五六歲的血族童子,童子身上沒有任何法力波動,應該是還未踏入修行的普通血族。

    看著這三人組合,東方墨心中有一種怪怪的感覺,似乎哪里有些不對勁,可仔細一想后,又想不出問題出在哪里。

    于是便直言問道:

    “你們幾個是要到何處去。”

    三人見到東方墨擋在身前,渾身籠罩在斗篷當中,警惕的同時,并未立刻回答,而是面面相覷。

    “哼!”

    見此,東方墨一聲冷哼,將自己的修為波動釋放出來,一股淡淡的壓迫瞬間蕩漾在三人心中。

    霎時,三人眼中露出一絲驚慌,沒想到此人竟然是九階中期修士,于是其中一個血族青年道:

    “這位道友,我等是要向著血冢之地而去。”

    “血冢之地?”

    東方墨露出狐疑,片刻后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枯崖城中,曾經聽人提起過,這血冢之地是當年人族將血族地域攻陷,所有血族勢力急劇收縮,被逼到了中部區域某個位置。

    而就在那個地方,人族以及血族,進行了一場持續數年的大戰。

    那一戰,死傷無數,浮尸遍野,人族重創了血族不說,更使其萎靡至今。

    雖然不知道為何人族最后會退兵,不過據說那一戰,死去的人族以及血族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鮮血匯都聚成了一條滾滾的大河,尸骨更是堆積成了一座十萬丈高的骨山,是以那處地方就被稱為血冢之地。

    而且有不少傳聞,血冢之地有很多當年兩族遺落的寶物,骨山上血氣充沛,靈力盎然,充滿了機遇,所以很多血族修士都會去那處地方碰碰運氣,尋找機緣。

    “原來如此,你們可知道現如今血族以及人族的戰況如何了。”

    東方墨對那血冢之地沒有任何興趣,于是轉移了話題問道。

    聞言,二人雖說有些奇怪,為何眼前這人連這種消息都不知道,可只是猶豫了片刻后,另外一個之前沒有開口的血族青年還是道:

    “枯崖城,石魔城,以及浮屠城數日前相繼被人族攻破,如今全城淪陷,我族將勢力收縮,退居到了第二道防線,石鼓城,麻峪城,還有羅陀城進行防守。”

    “攻破了嗎!”

    東方墨眼睛一瞇,沒想到這么快就將第一道防線給攻破了,看來人族六大勢力還真是有些底蘊。

    “雙方死傷多少可曾知道。”

    于是繼續問道。

    “這個……據說人族傷亡不大,我族卻是死傷慘重,三大主城加起來,怕是不下十萬人,不少筑基期甚至凝丹境修士都戰死了。”

    那血族青年繼續道。

    “化嬰期修士可有傷亡?”

    東方墨再次開口。

    “這我等就不清楚了。”

    聞言,東方墨并不意外,能夠知道這些消息已經很不錯了,便繼續道:

    “對了,你們可知道人族太乙道宮勢力,在哪座城池?”

    “太乙道宮?不大清楚!”

    兩人搖了搖頭。

    東方墨略顯得失望,于是道:

    “罷了,你們走吧。”

    話語落下,他就繞過三人,繼續往前而去。無論如何,還是盡快想辦法和宮門的人匯合才好。

    而就在他身形剛剛錯開三人身形時,不經意間瞥到了那血族童子一眼。

    下一刻,其眼中突然爆發出了兩股懾人的光芒。

    “不對!”

    此時,他終于明白了哪里有些不對勁了。

    血族人人皆修士,即使是剛出生的嬰孩兒也能夠吞吐血氣修煉,怎么可能會有人身上沒有任何法力波動。

    想到此處,那血族童子怎么看,怎么透露著一股子邪門。

    于是豁然轉身。

    可就在他轉身的同時,只見那童子居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身前,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伸手就對著他胸口一把拍來。

    東方墨大驚失色,身形瞬間爆退,同時法力猛然鼓動,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層化藤甲所幻化的罡氣。

    “波!”

    只聽一聲輕響,一只蒼白小巧的手掌瞬間將罡氣打穿,毫無花哨的印在了他的胸口。

    “噗!”

    東方墨感覺胸膛一麻,身形倒飛了出去,張口就吐出了一口熱血。

    此時不僅是他,就連他身旁的兩個血族青年,在看向童子時,眼中也露出驚駭。

    這童子來的詭異,一路上緊跟二人,原本兩人想要將他殺了,可當童子展露出遠遠高過二人的修為后,惶恐之余,二人根本不敢妄動。

    但還好這童子只是一路上跟著,并沒有什么其他的過分動作。

    只是沒想到這兩人剛一見面,為何會突然大打出手。

    可下一刻,在兩人驚駭的目光當中,只見童子屈指一彈,兩股血風吹拂而過。

    兩人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就被血風籠罩,在風中,身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最終化作了兩具干尸掉在地上。

    而后兩股血風帶著二人的精血飄了出來,融進了皂袍童子的身軀。

    “筑基后期!”

    東方墨心中駭然,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這童子身上傳來的修為波動,比起當初那石魔城的申屠,強了數倍不止。

    “將密鑰拿出來。”

    童子踱步向著東方墨走來,此時張嘴露出了猩紅的牙齦,以及兩排細密猶如銼刀一般的牙齒,聲音略顯得尖銳的說道。

    “什么密鑰!”

    東方墨將胸口的衣襟撈起來,發現一只小小的血色掌印,清晰地浮現在胸膛上,其上甚至還有血光流轉。

    而在這散發著血光的掌印下,其渾身氣血渙散,極為難受,似乎血液的流動都變得遲緩。

    若非是修為提升,以及這些日子苦練陽極鍛體術,肉體的力量提升了太多,恐怕此時的他早已重傷。

    “不交,則死!”

    童子磨了磨牙齒,發出“咯咯”的聲音,血色的瞳孔爆發出了驚人的殺機。

    語罷,只見他身形一動,瞬間從雨幕當中消失。

    出現時,已經在東方墨頭頂,其雙手輕撫而過,兩股血色的輕風左右吹拂,對著他夾擊而來。

    東方墨眼睛一瞇,雙手猛然對著大地一拍。

    倒在地上的身形,“嘭!”的一聲,借力陡然站起。

    同時法力鼓動,化作一道模糊的青影,從兩股血風當中堪堪穿過。

    “呲呲!”

    盡管他動作不慢,可腳下道袍依然被血風沾染到了一絲,頓時被腐蝕成渣。

    見此,一股嗜殺的心緒陡然蔓延,似乎任何人的殺機,都能勾起他心中的嗜殺情緒。

    可他使勁搖了搖腦袋,將這股心緒強行壓下來,以他如今的實力,對上這筑基后期的血族童子,毫無勝算。

    于是腳踩飛梭,將法力全部注入其中,化作了一道殘影向著相反的方向逃去。

    “咯咯咯!”

    血族童子下巴左右晃動,不斷的發出磨牙的聲音,看向東方墨時,血色的瞳孔冰冷至極,隨即身形一晃,就追了過去。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