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68章 好久不見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在東方墨看來,若是帶上穆紫雨的話,骨山六萬丈以上的高度,恐怕迷障更濃,說不定還有什么其他的危險,對她來說,并不是好事。

    雖說岳老三曾告訴過他,只要不超過七萬丈,對人族來說就沒有任何危險,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不打算帶上她。

    “東方師弟,你要去多久?”

    穆紫雨眼中有些懼意。倘若留她一個弱女子在此,萬一有什么意外的情況發生,那她定然無力自保。

    “師姐放心吧,用不了多久,不會超過兩個時辰的。”

    東方墨想了想后就說道。

    “要不……要不我還是跟師弟一起吧,師弟放心,我不會拖你后腿的,若是有危險,你大可不必管我,反正師姐這條命都是你救的。”

    穆紫雨道。

    “這……”

    看著穆紫雨楚楚可憐的樣子,東方墨不禁皺眉沉思。

    他并非是因為怕穆紫雨拖他后腿的緣故才不帶上她,而是怕要是有意外發生,會一并連累了她。

    可轉念又想到,若是自己發生意外的話,就算將她留在此地恐怕也是死路一條,便道:

    “好吧,那一會兒我殺人的時候,師姐可不要離我太遠,萬一有什么危險,也好有個照應。”

    “殺人?”

    穆紫雨一驚。

    “不錯!”

    東方墨嘴角一揚,卻并沒有再解釋什么。

    一摟她的纖腰,憑著耳中尚未消失的蟲鳴聲,腳踩遁天梭,就向著骨山上急速而去。

    遁天梭速度奇快,眨眼就消失在迷障深處。

    就在二人剛剛沖破六萬丈的高度,此時,東方墨豁然感覺到一股狂風呼嘯而來,將他的身形在半空吹得一個趔趄,差點難以自持。

    在狂風中,還夾雜著一股陰冷的氣息,那種冷,不僅僅是冷入骨髓,更是讓人心中都生出一股寒意,似乎是在寒風中,有什么讓人心顫的東西。

    于是將化藤甲催發到了極致,周身一層凝固般的綠色罡氣緊緊包裹,將狂風阻擋在外。

    回頭看向穆紫雨,發現她臉上黑氣更重,卻一直咬牙堅持,并未叫苦。

    東方墨法力鼓動,將速度催發到了極致,繼續往前。

    此刻的陰殤,身裹蟲云直接到了六萬五千丈的高度,當看到身后那筑基期血族修士并沒有跟來,這才松了口氣。于是選擇了一個較為隱秘的山凹處,隱藏了起來。

    口中木哨一吹,發出一聲平穩的哨音。

    至此,身上的噬骨蠶紛紛飛起,化作一團黑云,懸浮在他頭頂。

    不過噬骨蠶似乎極為暴躁,在其頭頂發出震天的聲響,似乎還想向著午觥的方向追去。若不是他用了精血激發哨音,恐怕它們立馬就會飛走。

    陰殤心中異常奇怪,不知道為什么這噬骨蠶今日會有這種難以控制的表現。

    “難道是要進階的前兆?”

    但觀察了一陣,又不太像啊。

    就在他疑惑不解時,只見他臉色一白。

    “噗!”

    張嘴一口熱血就噴了出來。

    感覺到體內一股亂竄的黑色液體,陰殤臉色陰沉至極。

    盡管剛才他借助噬骨蠶從黑河當中逃出,可一小股河水還是鉆進了蟲云,浸入了他的皮膚當中。

    方才還并沒覺得有什么,可如今卻感覺到了河水當中一股強烈的腐蝕之力傳來,好像還有著傳染的作用,不僅將自己的血液給同化,更有將血肉融化的趨勢。

    見此,其臉色驀然一變。

    左右看了看,并未發現異常。

    此地處在六萬丈以上,血族筑基期修士是不會到此的,從剛才午觥并沒有追來就能夠看出,至于凝丹境修士,恐怕更加不會到此地了。

    于是木哨再次一吹,操控噬骨蠶在其頭頂旋轉著飄飛起來,若是有什么人來此的話,這些蟲子定然會飛撲而至,將其血肉吞噬的。

    有這些蟲子給他護法,他才能安心修煉。

    至此,陰殤盤膝而坐,雙手不斷打出法決,蘭花指一翹后,手背放在了膝蓋上,不多時便吐納均勻的樣子。

    可在他體內的那股黑色液體,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他用數種辦法,都難以將其全部驅出體外。

    不僅如此,不多時,其自身更是受到了那股液體的強烈反噬。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陰殤陡然睜開了雙眼,嘴角鮮血不斷溢出。

    “看來,唯有用那種辦法了。”

    片刻后,他就做出了決定,只見他雙眼再次緊閉,雙手食指中指并攏,不斷對著身上多個穴位指點而下。

    “砰砰砰……”

    在其身體上,發出一陣爆鳴。

    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片刻后雙手就已經化作了兩道殘影,讓人難以看清。

    直到十余息的功夫,他的動作才陡然停下。

    此時,其臉色一片漲紅,不過心中卻微微松了口氣。因為他已經將周身所有的穴位都封印,將那黑色的液體逼在了一處位置,如今只需要用盡全力將其全部煉化就可以了。

    于是凝神靜氣,將法力全部向著那股黑色的液體涌去,不消片刻,就陷入了平穩的修煉當中。

    東方墨本來快要失去了陰殤的蹤跡,因為此地風向隨時都在改變,他雖然修煉了耳力神通,可狂風呼嘯間,聲音極容易消失,到了此刻他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就在他有些焦急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連續兩聲哨音。

    哨音隔間開來,傳入耳朵,好像都在同一個地方,因此他判斷陰殤應該停了下來。

    至此,他露出喜色。尋著哨聲,身形悄無聲無息來到一處有些隱蔽的山凹處。

    東方墨收起法力波動,緩緩靠近,當前進了數十丈,他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個消瘦的身影盤膝而坐。

    一看此人臉龐,正是陰殤。

    當看到陰殤頭頂不斷飛舞的一股黑風時,其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那股黑風,正是噬骨蠶。

    東方墨并未輕舉妄動,而是站在遠處觀察了一陣。

    最后他發現陰殤似乎受了不輕的傷勢,正在盤坐調息,而且好像陷入了深層次,不可讓人打擾的地步。

    見此,其眼珠子一轉,片刻后就計上心來。

    只見他拿出了一只黃色的葫蘆。

    此物正是當初裝噬骨蠶用的,自從噬骨蠶被奪走之后,這葫蘆他卻一直留著,不想今日果然派上了用場。

    他之前曾研究過這葫蘆,發現葫蘆中有著幾層禁制的存在,似乎是為專門飼養靈蟲而煉制的。

    本想直接對陰殤偷襲下手,可想到若是不成功的話,那些噬骨蠶恐怕會立馬暴起。

    這些蟲子就連筑基期修士都能夠吞噬,又豈是他能夠對付的。

    所以用這葫蘆,說不定還能有奇效。

    于是將葫蘆塞子扒開,隨即對準那飄飛的蟲云,下一刻,其法力猛然鼓動。

    霎時,葫蘆顫了顫,而在遠處的蟲云發出一陣嗡鳴,瞬間化作一股黑風就向東方墨涌來。

    東方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卻不為所動。

    蟲云眨眼即至,本欲向著他吞噬而來,可因為其手中葫蘆的原因,下一刻就定在了半空不為所動,猶如陷入兩難。

    “誰!”

    此時,陰殤豁然醒轉過來。

    當看到遠處東方墨手持一只葫蘆,而噬骨蠶正在他面前懸浮不動時,其臉色大變。

    于是立馬拿出了木哨,就要放在嘴里一吹。

    見此,東方墨一聲暴喝,法力洪水一般宣泄,盡數沒入了手中。

    霎時,葫蘆猛然震動。

    “嗡!”

    蟲云起初狂躁不止,最終還是極為不愿的化作一股龍卷,鉆進了葫蘆當中。

    “啾!”

    恰在此時,陰殤的哨音響起。

    “哈哈哈……”

    可東方墨已經將葫蘆塞子緊緊擰上,隨即將其掛在了腰間,轉而看向陰殤,大笑連連。

    “是你!”

    陰殤一聲驚呼,雖然沒有見過東方墨的樣子,可他腰間那黃色葫蘆化成灰他都認得,此物正是飼養噬骨蠶的法器。

    再加上東方墨的聲音,他瞬間判斷出此人正是當初偷襲自己的人之一。

    只是沒想到如今會出現在血族骨山。

    “陰殤,好久不見!”

    東方墨看向他,話語中極為自信。

    當初以他的實力對上此人,恐怕勝負參半,只是他大意之下,陰殤將噬骨蠶奪走,他才不敵。

    如今他不僅修為有所突破,而且陰殤更是受了不輕的傷,還失去了噬骨蠶,所以他有絕對的把握,今日將此人留下!

    “你到底是誰!”

    陰殤看向東方墨沉聲問道。

    他敢肯定東方墨不是血族修士,因為當初他師弟是在洞天福地將噬骨蠶弄丟的,所以東方莫一定是人族。

    如今看到他身后,還站著一個宛如仙子的人族少女時,他雖說詫異,可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我是誰,去問問閻王!”

    東方墨一聲輕笑。

    話語落下,陰殤看向身前腳邊,突然臉色巨變。

    兩章完畢,求票!!!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