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70章 清點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師弟,好了嗎!”

    穆紫雨被被東方墨摟住纖腰,緊緊貼在了他身上,此時雙手只能搭在他的肩頭,臉蛋白里透紅,眼中更是柔的出水來。

    她自然聽到了身后陰殤的慘叫,知道東方墨是不想讓她看見那血腥的一幕。

    此時緊咬著溫潤的嘴唇,開口輕聲說道。

    東方墨陶醉的吸了一口少女獨有的芬芳,然后臉不紅氣不喘的將穆紫雨從懷里松開,道:

    “走吧!”

    于是一招手,兩根藤蔓將那柄油紙傘,以及掉落在骨堆當中的珠子卷了過來,祭出了遁天梭后,一把摟住她,便向著山下激射而去。

    就在二人離去不久,誰都沒有發現,在不遠處的迷障當中,有一團霧氣不斷的蠕動,最終扭曲成一個模糊的人形身影。

    那身影雖說有著人形,可給人的感覺卻不是血族,更不像是人族。

    看著二人離去,在原地駐足觀望了許久之后,這身影才向著骨山最上方飄去。

    此時的東方墨遁出了萬丈,來到五萬多丈的位置這才停下來。

    此地唯有血族筑基期修士才能踏足,相對來說,人要少很多,不容易被發現。

    雖然穆紫雨修為低下,可畢竟人族比起血族而言,在骨山上的優勢更多,所以即使有不少的迷障浸入了她的身軀,想來再堅持個三五日是沒有問題的。

    于是將那套低階陣旗拿了出來,布置在四周,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師姐,因為你身上沒有任何掩飾,所以很容易就被血族認出,就這樣下山的話,定然會暴露身份,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明日就能夠徹底解決,今夜就在此調息一晚吧。”

    東方墨盤膝而坐,看向她說道。不過并沒有跟她說明具體原因。

    “嗯,一切聽師弟的。”

    穆紫雨水波一樣的眼睛看向他,點了點頭,同樣也沒有多問。

    看到穆紫雨這幅樣子,東方墨心道:“真是媚極了。”

    不知為何,比起風娘皮的冰冷,以及南宮雨柔的平易,穆紫雨一顰一笑間,在那顆小小的美人痣的襯托下,似乎從骨子里都透露著一種媚惑,使人浮想聯翩,心神動搖。

    東方墨搖了搖頭,將雜念拋開,于是問起了她為何會被抓到此地的原因。

    聞言,穆紫雨就將她的事情娓娓道來,自然也包括太乙道宮如今的情況。

    足足一個時辰之后,東方墨才將她一路而來,了解了個大概。

    “沒想到師姐經歷了這么多。”

    從她口中,也終于得知,此次太乙道宮由化嬰境邪長老帶頭,內外門弟子皆出,調動了大半個宮門的勢力,足足有五千人進軍血族。

    不過太乙道宮是從左側路出發,并非如婆羅門以及公孫家那般,直接從正面攻打。

    當初穆紫雨是在浮屠城的衛城,一座叫窟目城的城池被抓的。

    夜公子安插血族探子,偽裝成人族,用計將她引出來。更是不惜損失了數十個族人后,才將她生擒活捉。

    從她被擒至今已經有十余日,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窟目城應該早已被占領,至于宮門如今已經打到了哪個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接下來,東方墨也將自己的經歷簡短的說了一番,聽得穆紫雨長大了嘴巴。

    沒想到他們這些人天資之輩居然是被血族強者,從洞天福地拘來的,東方墨更是經歷九死一生,逃到了此地。

    不在意穆紫雨的驚訝,東方墨繼續道:

    “師姐放心吧,只要明日能夠順利下山,到時候我一定想辦法帶你回去。”

    “嗯,這次真的謝謝師弟了。”

    穆紫雨心中的感激可是發自內心的,東方墨自打進入宮門,只能說跟她照過幾面,沒想到卻愿意為她以身犯險,將她從血族筑基期修士手中救出來,這份恩情,不知道用什么才能夠償還了。

    想到此處,不知為何,突然間她就想起了之前和東方墨那激情的香艷畫面。

    頓時臉頰滾燙,紅的都快要滴出水來,只能故意轉過身去,裝作修煉的模樣。

    東方墨倒沒注意她在想什么,而是毫不忌諱穆紫雨的存在,拿出了陰殤以及陳鐘的儲物袋。

    他先是將陳鐘的儲物袋拿在手中,法力鼓動之下,輕而易舉的就打開了。

    血族修士和人族不同,大多都會在儲物袋上布置一層血禁。

    這種血禁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必須要自己親自動手才能夠打開。

    可也有一個缺點,若是自己身死道消,那層血禁就會自動消散,那時儲物袋就是無主之物,即使是練氣一層的修士都能夠輕易打開。

    陳鐘的儲物袋打開后,其中東西極為簡單,除了上萬的血石,以及數千顆靈石,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之外,就只有陳鐘那兩只泛著幽光的匕首了。

    東方墨將那匕首拿起來,發現這匕首上沒有任何禁陣存在,所以不帶有任何神通,應該是陳鐘的本命法器。

    見此,放下匕首又翻找了一陣,他就失去了興趣,便將這些東西大概整理一番,全部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中。

    而后拿起了陰殤的那只黑色儲物袋。

    值得一提的是,陰殤的儲物袋上,加了一層玄妙的禁制,那禁制就像是陣法一般,若是沒有相應的破陣方式,就打不開。

    可東方墨在看到這禁制時,便笑了。

    當初和皂袍童子在一起的時候,他時刻都在從那小子嘴里套話,雖然始終不能套出他的身份,不過二人談論間,皂袍童子倒是給他說了很多其他事情。

    這其中就包括各種禁制,以及陣法之類的,甚至還親自教過他如何不需要用神識,就能夠將儲物袋封死,使得筑基期修士破開都極為費力。

    當他看到陰殤儲物袋上那層禁制時,正好就是皂袍童子教給他的一種,而且似乎還被簡化過,根本無法和那小子教給他的相提并論。

    于是東方墨將法力從指尖釋放,化作一條游絲,鉆進了儲物袋上的圓環當中,過了小片刻,只聽一聲輕響,那圓環顫了顫,便恢復了平靜。

    見此,東方墨嘴角一揚,于是法力鼓動,盡數探入其中。

    霎時,儲物袋里的東西可謂琳瑯滿目。

    各種靈藥,玉瓶,法器,還有符箓。

    看樣子,不少都是從洞天福地當中得到的。

    其中最先引起他注意力的,是一塊黑色的,足有拳頭大小形似石頭之物。

    東方墨將此物拿起來,發現此物溫涼中,軟軟綿綿的,可以任意揉捏成任何形狀,并非如看上去那般堅硬,反而就像是一坨軟泥。

    “這是什么東西?”

    他心中極為奇怪,此物可還從來沒有見過。

    研究了一陣后,也不明所以,就將其放在了一旁。

    轉而拿出了一根短棍,還有一顆黑色珠子。

    這兩件正是陰殤使用的法器。

    那短棍是一把油紙傘,經過他的判斷,乃是一柄高階法器。

    油紙傘的詭異程度他算是領教過的,使他極為心動,不過法器如今已經破損了,尤其是傘面上,有數十個小孔,他并不懂得煉器,所以想要修復自然不可能。

    至于那珠子,陰殤能夠將它收入體內,應該是他的本命法器。可如今珠子上同樣裂開了一條縫隙,顯然也被破損了。

    如此的話,這兩樣他都無法使用,便搖了搖頭。

    又繼續翻找了一陣,讓他失望的是,法器雖多,可卻沒有一件高階的,就連他能夠使用的木屬性中階法器都沒有。

    “看來只要修為精深,大多數人都會祭煉自己的本命法器,而并非是繼續依賴高階法器。”

    從當初南宮雨柔等人,尚在練氣六階,七階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培育自己的本命法器,就看得出來,這些人早已有長遠的目光。

    本命法器跟自己的血脈以及靈根屬性完全契合,而且還能隨著修為的提升不斷進階,最終超過高階法器,甚至達到法寶的層次都不在話下,所以只要是達到了能夠祭煉本命法器的條件,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如此。

    “看來,我也必須考慮一下自己的本命法器了。”

    想到此處,東方墨不禁摸了摸下巴。

    心中陡然浮現出不死根,以及在洞天福地當中得到的那《三石術》,似乎這二者都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目前的情況他自然沒有時間和精力,于是將念頭暫時壓下。再次在一些雜物當中翻找起來。

    直到小半刻后,他終于找出了一只一尺長,三寸寬的夾子。

    見此,東方墨神色有些凝重的將其拿起來。

    發現入手沉甸甸的,這木頭應該是千年鐵木。

    于是扣動環扣,想要將其打開。

    “卡塔!”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沒有耗費什么力氣,蓋子就彈了起來。

    只見夾子當中靜靜地躺著兩件東西。

    一本獸皮書,還有一塊玉簡。

    東方墨眼睛一瞇,首先拿起了那顆玉簡,緩緩貼在了額頭。

    頓時,四個字浮現在其腦海當中。

    “育蟲之道!”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