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93章 鬼畫符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咔嚓!”

    泥壇的泥封之上,那七竅流血的頭顱圖案,似乎并不是多么高深的禁制。東方墨一把就將其拍的粉碎,霎時……

    靜。

    絕對的靜。

    就連四周的狂風都靜止了下來,和當初發生在地底,遇到老和尚那一幕,可謂一模一樣。

    東方墨身軀一僵,唯有思緒能夠轉動。

    而這般安靜,只是持續了一個呼吸,就被打破。

    “咕嚕咕嚕!”

    一股濃稠的黑煙,從泥壇中滾滾而出,仿佛無窮無盡。

    再看四周,無數的殘魂以及陰靈,近乎瘋狂一般,發出讓人顫栗的尖叫,鋪天蓋地的卷了過來。似乎泥壇中有什么東西,對于它們而言,有著致命的誘惑。

    漫天黑氣,魔煙四起,一股陰冷的風暴掃蕩而開。

    東方墨手持解封的泥壇,站在原地,巍然不動。

    并不是他不想動,而是想動也動不了,身軀近乎麻木一般。

    四周的殘魂以及陰靈,漫天狂舞,從其身旁不斷掠過。卻圍而不攻,對泥壇顯然極為忌憚。

    “嗡!”

    就在此刻,在其手中的泥壇突然顫了顫,似有什么東西在其中蘇醒。

    “這是……”

    此時的骨牙,眼窩中火焰跳動,能夠看出他的驚疑不定。似乎就連他也不敢肯定,泥壇中到底是什么。

    泥壇顫抖不斷,下一刻陡然一頓。

    “咻!”

    只見其中一道淡黃色的光芒,突然沖天而起。

    直直射向了半空,在東方墨頭頂數丈的高度停了下來。

    “咔嚓!”

    與此同時,其手中的泥壇四分五裂,散落成碎瓦片掉在地上。

    “吱吱!”

    就在東方墨心中驚駭時,周圍的陰靈以及殘魂發出有史以來最為凄厲的尖叫。

    隨即不受控制的,紛紛被一股巨力扯向了半空中那道黃光。

    一股龐大的龍卷在山頂上形成,陰靈還有殘魂被拉扯成一縷縷絲線。

    那黃光就像是一口無底洞,將所有絲線吞噬。

    這般景象,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至此,龐大的龍卷風消散,周遭迷障,以及粘稠的黑煙四散而開,再次恢復了狂風四起的樣子。

    不過四周的陰靈以及殘魂,卻全部不見了蹤影。

    “嘶!”

    東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氣,發現自己終于能動了。此時極為駭然的抬起頭來,向上望去。

    只見一道如若鴻毛的黃光,輕飄飄的落了下來。

    他下意識的伸手,就將那黃光接在手中。

    仔細一看,這黃光竟然是一張巴掌大小的符箓。

    此符箓極為奇特,材質就像普通的宣紙。其上仿佛由鮮血,勾畫出了一些彎彎扭扭的紋路。

    亦或者說,像是由鮮血,直接淋上去那般隨意。

    紋路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玄機暗藏,只是以他如今的實力,難以窺見罷了。

    “鬼畫符!”

    看到此物的一瞬間,骨牙喃喃自語,眼中火焰平靜,陷入了回憶當中。

    “什么鬼畫符?”

    此時東方墨血液流動緩慢了下來,那股暴戾的心緒消散,已然恢復了平靜。

    于是看向骨牙,開口問道。

    “這東西你不知道為好,知道了對你現在沒什么用處。”

    骨牙不屑。

    東方墨有心想要再問幾句,甚至想將自己之前腦海中出現的畫面,也告訴他。可想了想后,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骷髏頭來歷神秘,若是告訴他的話,指不定會生出什么事端。

    “那此物,有什么用處!”

    轉而再次問道。

    “此物的用處我也不會告訴你,不過你放心吧,此物害不了你,但也幫不了你。至少目前來說是這樣。”

    骨牙道。

    東方墨暗自揣測骨牙話中的意思,片刻后,又道:

    “那對你呢,恐怕應該有些什么不為人知的意義吧。”

    要知道這老賤骨千方百計的將自己引上來,就是為了此物,他可不信,此物對他沒有一點作用。

    “對我?”

    骨牙語氣有些古怪的看著他。

    “不錯,你將我引來,別告訴我這東西對你沒用。”

    東方墨道。

    “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骨爺爺噬陰鬼炎克盡天下符箓,你恐怕在想,此物如此不凡,能否將我徹底封印對吧。”

    “我勸你就別費心思了,此符對我,同樣沒用。”

    骨牙譏笑道。

    聞言,東方墨嘴角一揚。

    “是嗎?”

    “當然。”

    “那我就只有試試了。”

    語罷,只見他伸手一探將骨牙抓來,而后將黃色的符箓,一把拍在其眉心上。

    可片刻后,骨牙眼中火焰依然在不斷燃燒。

    “怎么樣,骨爺爺可有騙你。”

    骨牙不屑更濃,心道這鬼畫符的作用,又豈是你能夠猜測的。

    “看來,還真沒有效果。”

    見此,東方墨眉頭一皺,連忙將符箓取了下來。

    可隨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見他法力鼓動,緩緩注入手中。

    要知道,他曾經也算是研究過一段時間的畫符,盡管最后以失敗告終,可他對于此道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般的符箓無非就是攻擊,防御,還有就是飛行,辟火涉水等輔助的作用。

    神通更加玄妙的,就像皂袍童子手中那張遁甲符,能夠隔空傳送。

    但這些符箓的催發,無一不是將法力注入其中。

    于是他心中萌生了同樣的猜測。

    可當他嘗試了一番之后,發現此符對他的法力,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見此,其眼珠子一轉,就咬破指尖,想要試試將其煉化。

    當他的鮮血滴在符箓上,符箓看似粗糙的表面,卻猶如鏡面一般光滑。

    “滴答!”

    鮮血順著符箓就流淌了下來,表面更是沒有沾染絲毫。

    東方墨不信邪,就要試試血煉之法,亦或者用神煉之法。

    “你不用嘗試了,骨爺爺剛才說過,此物對你沒有任何作用,你也沒有辦法將其煉化。不就是看到此符剛才大發神威,心中覬覦嗎。”

    骨牙飄到了他身旁,語氣中滿是嘲諷。他實在是太了解東方墨的性格了。

    聞言,東方墨也不顯得尷尬,繼續道:

    “我可不信此物就沒有任何作用。”

    “有,當然有作用,但是我不會告訴你,嘿嘿嘿嘿。”

    骨牙一陣奸笑。

    東方墨神色一抽,一把將它拘了過來,裝進靈獸袋中,不再聽他廢話。

    轉而再次仔細的打量,手中這張骨牙稱之為鬼畫符的符箓,開始自己研究起來。

    能夠將骨山上所有的陰靈以及殘魂吞噬,這般威力,不引起他的窺視之心才怪。

    ……

    而此時在血族地域中部某個位置。

    此地荒蕪貧瘠,放眼望去,全是血色山丘,以及光禿禿的巖石。

    在此地的半空當中,一個手持鳳頭拐杖,面目慈祥,滿頭銀發的老嫗,正凌空站立。

    而在老嫗前方,則有一個衣著暴露的年輕女子,遙遙相對。

    此女烈焰紅唇,眉心還有一朵血色的蓮花,開叉的裙擺近乎拉到了翹.臀的位置,一頭雪白的長發,給人一種難以名狀的誘惑。

    “閣下應該就是血族四大首領之一的血蓮吧。”

    只聽老嫗率先開口。

    “咯咯咯,老嚒嚒,您都這把年紀了還到處亂走,這是要去哪里呢。”

    白發女子捂著小嘴,笑的花枝亂顫,尤其是胸口兩團碩大,更是上下不斷跳動。

    “老身去哪兒和你無關,你還是多關心一下,你我二族之間大戰的情況吧。”

    老嫗神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大戰之事不急,只是小女子很奇怪,您為何會出現在我族大地深處,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話,小女子原意給你提供幫助的。”

    “哼,不勞閣下操心了。”

    老嫗一聲冷哼,不為所動。

    “不用見外,對了,血冢城在此地以北,再有半日的功夫就能夠趕到。”

    “你……老身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老嫗神色微微一變,隨即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見此,白發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凌厲,暗道自己猜測的果然沒錯,便繼續道:

    “您老動作可要快一點,據說骨山已經被數千血冢軍包圍一個月有余,其中不少人族天資不凡的后輩被圍殺,如今恐怕沒剩下幾個了。”

    “什么!”

    聞言,老嫗終于臉色大變。

    其手中鳳頭拐杖一跺。

    “咔咔咔!”

    面前虛空,陡然被撕開了一道裂縫,下一刻,就要閃身鉆入其中。

    見此,白發女子嫵媚一笑,可這笑容當中卻滿是寒霜。

    其身形一花,妖嬈的身姿陡然出現在老嫗身前,伸出纖細的手指,如若閃電一般,對著老嫗面門抓去。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