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257章 雙修之術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東方墨完全沉浸在初嘗禁果的妙不可言當中。

    那種水乳交融的感覺,不僅使他身體淪陷,就連神魂都難以自拔。

    黑衣少女起初還在不斷抵抗,然而當二人交合之后,東方墨達到小成境界的陽極鍛體術,不知不覺間,一股陽極之氣就導入了她的體內。

    而且似是回報,黑衣少女同樣小成境界的元柔鍛體術,使她身體當中,也有一股元柔之氣流淌。

    二者交融,便是兩種術法雙修的開始。

    至此,那種肌膚相親的美妙感,被升華到了極致,仿佛二人靈魂都融合在了一起。黑衣少女不知不覺間,就完全陷入了魚水之歡當中。

    直到數個時辰之后,當東方墨體內的陽極之氣,以及黑衣少女體內的元柔之氣,都相互渡進對方的身體,兩人的翻云覆雨才漸漸平息。

    黑暗中,東方墨摟著少女如若無骨的嬌軀。其雙眼閉合,雖然無法動用法力,可他能夠感覺到一股柔和至極的力量在自己體內流淌,塑造著他本就強悍的身軀。

    而黑衣少女與其一般無二,陽極之氣雖然霸道,可對她元柔之體來說,似乎有一種恰到好處的刺激和溫養,讓她的嬌軀越發的水柔,體內同樣被大肆改造了一番。

    這種過程持續了約莫一個時辰。

    在一個時辰當中,東方墨的肉身之力,比起之前,提升了三倍有余。

    他完全沒想到,僅僅是一次雙修,就讓他實力暴漲如此之多,甚至遠遠超越當初每天服用鹿茸根精血的效果。

    難怪白色獸皮上說,這種雙修術法的威力,只能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如今的他,身軀看似消瘦,實則精壯完美,肌肉線條極為分明,就像最好的匠師雕刻而成。不管是速度,力量,還是身體的敏捷程度,絕對不是之前能夠比較的。

    至于黑衣少女的變化,亦然不比東方墨小。

    此女本就凹凸有致的嬌軀,越發的修長,渾身上下粉嫩一片,甚至還有柔光閃爍。至于其體內的改變,就只有她才清楚了。

    二人幾乎同時睜開了雙眼,剎那間四目對望。

    黑衣少女眼角依然掛著淚痕,可卻恢復了以往的冰冷。

    東方墨目光平靜至極,看向她沒有絲毫的情感波動。

    此時的二人,依舊緊緊抱在一起,黑衣少女兩條玉臂還纏繞在東方墨的脖子上。

    而東方墨一手抓在她的挺拔的酥.胸,一手摟住她纖細的柳腰。

    呼吸著對方口中傳來的氣息,這種姿勢,當真讓人面紅耳赤。

    可下一瞬,黑衣少女眼中殺機突然暴起,只見她手臂纏繞過東方墨的脖子,直接摸索到他的咽喉處,青蔥般的手指,對著他喉嚨猛地一掐。

    雖然早已察覺到她的動作,可東方墨目光平靜,不為所動。

    黑衣少女食指中指一掐之下,卻發現咽喉這種常人最脆弱的地方,于東方墨而言,并非軟肋。

    她就像是掐在了看似柔軟,實則彈性十足的橡皮上。只是力入三分,就難以寸進。

    本就抱在一起的身軀,因為黑衣少女手臂的用力一纏,使得二人再次緊緊貼合。

    感覺到胸前兩團巨大柔軟的擠壓,東方墨胯下邪火猛地燃燒起來。

    忽的翻身,再次將這如若天仙一般的少女壓在了身下。

    這一次,他神智極為清醒,唯獨嘗到的,就是身體上那種欲仙欲.死的享受。

    黑衣少女沒想到東方墨的肉身已經強悍到了這種地步。此時想要掙扎,但在沒有法力的情況下,剛才她都無力反抗,如今她又豈能是東方墨的對手。

    于是乎二人再度翻云覆雨。

    黑衣少女倔強的神情,不多時就因為身體的無法自拔,而煙消云散。

    黑暗中,唯獨能夠聽到她氣若幽蘭的喘息,以及不時傳來撩人的呻吟。

    又是數個時辰之后,兩人才漸漸平息。

    至此,東方墨呼吸稍顯急促,渾身上下有一中說不出的輕松。

    然而就在他放松之際,其懷中少女雙手猛地一推,東方墨并未防備的情況下,被此女推出了數丈遠。

    只聽他一聲冷哼,肉身鼓蕩之下,周遭發出了氣爆之音,其身軀一扭,瞬間筆直的站在遠處。

    再看黑衣少女,此時將地上的衣衫抓起,凌空旋轉數圈,落地時順勢裹住了自己令人想入非非的完美胴體。

    其背對東方墨,此時微微側目看向身后。

    從這個角度,東方墨只能透過蜿蜒的長發,看到她絕美的側臉,以及露出的一小片香肩。

    此女神色冰冷異常,看不出喜怒哀樂。

    側目注視了東方墨良久,下一刻就見她身形一躍,便出現在十余丈之外。臨走時更是將那把被他擲飛的軟劍抓在手中,眨眼就要消失在前方黑暗。

    東方墨眼睛一瞇,殺機頓時閃爍,如今他已經破了童身,那么陽極鍛體術就不會有任何后患。

    此女三番四次對他行刺,他更是差點殞命,以他狠辣的性格怎會輕易放過她。

    只見他伸手一抓,丈許長槍被他一把吸來。

    “砰”的一聲握在手中。

    下一刻,其左腳向后滑動半步,手持長槍,再猛地前傾,對著前方那道絕美的背影投擲了出去。

    “咻!”

    如今的肉身力量,使得長槍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化作一道流光,眨眼就出現在黑衣少女的身后不足兩丈。

    然而就在此槍即將沒入其嬌軀時,不知為何,此女倔強的眼神,以及眼角淌下淚珠的模樣,突然浮現在東方墨腦海當中。

    這種莫名的心緒之下,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手臂一抖。

    霎時,一股驚人的排斥之力后發先至,長槍頓時偏移了一分。

    “哚”的一聲,沒入了黑衣少女身側一根堅硬的石柱當中。

    只見槍尾亂顫,抖動不停。

    東方墨細長的眼睛瞇起,他如今的實力,要殺此女易如反掌。而且以他的心性,也決對不會放她活著離開。

    可不知為何,剛才他心中會有一種難言的波動,使他做出了不同于以往的抉擇。

    再看黑衣少女,身形猶如飄飛的蝴蝶,轉瞬就消失在前方昏暗的火光當中。

    看著此女離去,東方墨臉上依舊寒意濃烈,不知在想些什么。

    久久之后,他才收回了目光,驀地轉過身來,將一絲不掛的自己收拾了一番。

    當他將那條破爛的腰袢穿上,回頭看向某處時,其神色突然一凌。

    “該死的小娘皮!”

    竟然是黑衣少女剛才臨走之際,將他從石臺上得到的玉簡還有石書,順手牽羊全部拿走了。好在刻錄陽極鍛體術的白色獸皮,被他隨手扔在了另外一邊,這才躲過一劫。

    東方墨眼皮狂抽,能夠和陽極鍛體術放在一起的術法,豈能是尋常之物。如今卻為她人徒做嫁衣,使他心中惱怒異常。

    怒火中燒了一會兒,他才神色難看的將長槍從石柱上拔出,用金色的繩索捆縛在身上后。隨即收起了不死根,便繼續在這滿是術法的架子上開始尋覓起來。

    讓他失望的是,此地所有的術法,幾乎沒有一個是適合他的。

    東方墨并不死心,尋找大半天之后,終于在一個最角落的木架上,找到了一捆破舊的竹簡。

    竹簡上描述的是一種名叫“血種”的術法。

    這術法并不是什么威力巨大的神通。而是一種將自身精血暗藏與某人身體上,而自己就能夠通過這滴精血,追蹤到此人行跡的術法。

    東方墨心中一喜,雖然血族諸多兇殘的魔功他無法修煉,可對于這種某些時候,堪稱妙用無窮的術法,他倒是極有興趣。

    他甚至想到當年他悄悄進入地底暗河時,被烏必察找到了準確的行蹤,恐怕烏必察就是在他身上留下類似于“血種”的東西,不然無數個洞口,哪里會這般湊巧。

    回過神來看向手中竹簡,要是帶上此物,沿途不免諸多不便,于是暗自將其上的內容銘記于心。

    此術并不算復雜,不消多時他已然只字不漏的記下了。

    將其放回原處后,他還想再找找看,能否碰碰運氣。

    可就在他剛剛跨過一排木架時,此時其耳朵抖了抖。

    東方墨忽的抬頭,看向遠處燈火暗淡的地方,只因他聽到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

    至此,他連忙身形一晃,躲到了某根石柱之后。

    不消多時,一個巨大的黑影就已經向著此地走了過來。

    當東方墨看到這黑影,乃是一個身形魁梧的青年后,先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一絲難掩的驚喜。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