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304章 威脅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東方墨臉上閃過一絲凌厲之色。

    此人他并不認識,但上次卻對無故他競拍天隕之石橫插一腳。如今不僅擋在他二人身前,口中更是說出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于是其神色有些陰沉的說道:

    “你家主人是誰。”

    “呵呵,二位去了就知,此地倒不好明說。”

    大漢道。

    “哼,故弄玄虛,他讓小道去,小道就去嗎。想見我的話,讓他自己過來吧。”

    東方墨一聲冷哼,說著就繞過此人,繼續向著拍賣會場而去。

    “道友且慢。”

    然而這大漢依然笑容滿面的樣子,身形一動,再次擋在了他的身前,繼續道:

    “只要你原意跟我走……”

    “滾!”

    可下一息,東方墨看向此人一聲厲喝。

    同時一股無形的壓迫,從其身上爆發開來,向著此人鎮壓而去。

    “咚咚咚!”

    在這股壓迫下,大漢腳步連踩,向后退了五六步才站穩。

    “你……”

    抬頭看向東方墨時,其臉上浮現一抹愕然,不想這道士脾氣如此古怪。

    東方墨細長的眼睛一瞇,注視此人殺氣閃爍。隨即他就轉過身,繼續向著拍賣會場而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大漢臉上不多時又恢復了燦爛的笑容,開口說道:

    “我家主人說了,若是你不愿意去的話,就讓我轉告你一句話。有些東西不是你的,就不要隨便拿,畢竟小命只有一條。還有,過幾天他會親自來找你,讓你這幾日該喝的喝,該吃的吃,能享受的就享受吧。”

    其話語落下,東方墨身軀忽的一頓。

    姑蘇婉兒亦是如此,兩人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眼中都看到一抹震驚。

    “難道是偷走鬼靈花被發現了?”

    東方墨心中這般想到。

    但心思轉動間,他又立馬否認了這個可能。

    若是被發現的話,以鬼魔宗的實力,在其范圍內恐怕稍有嫌疑的人都會被立馬抓起來。又豈會和他這個小小的筑基期修士,玩這種猜啞謎的把戲。隨便來兩個凝丹境修為的人,他都吃不了兜著走。

    想到此處,他便覺得此人是在裝神弄鬼。

    但以他的警惕性格,自然不可能對此事無動于衷,只見他一甩拂塵,順勢轉過身來,看向此人微笑道:

    “小道記著了。”

    于是回頭繼續向前走去,繼而消失在有些昏暗的大殿當中。

    只是誰也沒有發現,他剛才甩動拂塵之際,其指間一滴細小的血珠激射而出,化作無形,眨眼就沒入了此人的袖口。

    血種,得自血魔宮當中的一種血族秘術,能夠以自身精血為引,探知他人位置所在。

    在大門兩側的兩個鬼魔宗弟子,將剛才東方墨和此人不對路的樣子看的清楚。要知道此地乃是魔陽城,更是在兩年一度的拍賣會場,絕對不允許有人私斗。好在這二人最終并未真正的沖突起來。

    不過兩人依然面色不善的,看向這滿臉胡須的大漢。

    察覺到兩道凌然的目光注視自己,大漢訕訕一笑,隨即就轉身,同樣消失在人群當中。

    而不多時,在魔陽城一處有些偏僻,且雜草叢生的洞府前,此人的身形悄然出現。

    到了此地后,他四下看了看,發現并沒有被跟蹤,于是才來到洞府的大門前,伸手抓住環扣一把將大門推開。

    “嘎吱!”

    洞府的大門極為破舊,發出不堪重負的摩擦聲響。

    此人對此毫不在意,關門之際,他依然還有些不放心的左右看了看,這才將大門緊閉起來。

    只見他走過客堂,推開石門直接來到了洞府的正室。

    在正室中,蛛網灰塵遍地,除了一個丈許長寬的石臺,就別無他物了。

    而再看石臺之上,則有一個身高不足三尺的侏儒老者,正盤膝而坐。

    這老者約莫五六十歲,身著極為簡單的粗布麻衣。

    花白的頭發,被他編成了一根根手指粗細的辮子,雜亂的散布在頭上。

    察覺到有人出現,老者睜開了一雙渾濁的三角眼,看向大漢詭異一笑。

    “回來了。”

    聞言,大漢臉上原本燦爛的笑容瞬間消失,轉而浮現一抹僵硬麻木的神情,木訥開口:

    “他不愿意來。”

    “呵呵,小老兒早已料到會是這番結局。這小子陰險狡詐,豈會輕易跟你過來。”

    “不過沒關系,再讓他逍遙幾日,等我的小乖乖將東西吃完了之后,我便親自出馬。讓他知道即使跑到了東域來,我也能找到他,小老兒的東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語罷,老者低頭看向面前一只人頭大小的泥壇,而在泥壇當中,則發出一陣“喀嚓喀嚓”,仿佛某種東西被啃食的古怪聲響。

    “來吧,你也辛苦了,過來吃點。”

    隨即老者又抬頭看向站在遠處一動不動的大漢說道。

    隨著他話語的落下,大漢有些麻木的轉過身來,就見他突然張嘴,而在其口中,則發出“咯咯咯”的奇異聲音。

    只是三兩個呼吸,一只血淋淋的,形似蠶蛹的蟲子,蠕動間就爬了出來。

    老者伸手將此蟲隔空一攝,轉而塞進了面前的泥壇當中。

    與此同時,那只泥壇開始劇烈的晃動。

    “桀桀桀桀……別爭別爭嘛,都有份的。”

    老者看著晃動的泥壇,咧嘴笑道。不過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透露著一股子殘忍的意味。

    “撲通!”

    而這時,那滿臉胡須的大漢,身軀突然栽倒在地。其眼中瞳孔渙散,似乎本來就是一具尸體。

    ……

    如今東方墨早已進入拍賣會場,自然不知道發生的這一切。

    此時其抬頭四望,就發現偌大的拍賣會,并非如前幾日那般人頭攢動,恐怕連之前三分之一的人數都不到,顯得有些空落。

    想來也是,鬼魔宗要求必須競拍十萬靈石,才有資格參與第二輪的拍賣會,又有多少人能有如此豐厚的身家呢。

    就在他四下打量時,鬼魔宗那皮包骨頭,叫做季海的老者走上了石臺。

    見此,東方墨只是多看了此人一眼,就對身側的姑蘇婉兒開口道:

    “你確信培元果是在這一輪拍賣?”

    “當然,本姑娘之前又打聽了幾遍,培元果會在兩日之后參與競拍,不會有錯的。”

    姑蘇婉兒道。

    “那就好。”

    得到此女確切的回復,東方墨點了點頭。

    而不多時,季姓老者簡要講述了一番第二輪拍賣會的規矩,便開始了此次拍賣。

    “第一件拍賣之物,乃是我鬼魔宗用九種靈獸神魂,嫁接培育而出的嶄新陰靈,此靈融合九魂,能夠施展九種神通……”

    隨著老者話語的落下,只見他拿出了一盞燃燒著黃色火焰的油燈。

    而在油燈的火焰當中,則有一只形似靈貂,又像是狐貍的靈獸神魂,被靜靜地包裹,似是陷入了沉睡。

    見此一幕,東方墨眼中露出一絲訝然。

    沒想到神魂竟然還能融合,嫁接,產生新的神魂。

    “少見多怪,這種手段看似逆天,實則會有天大的缺陷。那嶄新的神魂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日后會分裂甚至自爆。”

    姑蘇婉兒將東方墨震驚的神色收入眼中,此時有些不屑的開口。

    聞言,東方墨一驚,沉吟片刻后,不知為何,他更加相信姑蘇婉兒的話。

    “好了,此物底價三十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于三萬靈石,開始吧……”

    “三十萬靈石……”

    “三十三萬……”

    “三十七萬……”

    在其話語落下后,四周就紛紛響起了競價的聲音。

    東方墨搖了搖頭,沒想到僅僅是第一件拍賣物品,就遠遠的超過了第一輪拍賣物品當中最貴的東西。

    這第二輪的東西,比起第一輪而言,品階果然高出了不止一籌。

    不過他對這融合而成的神魂沒有任何興趣,轉而眼觀鼻鼻觀心,沉默不語起來。

    他此次的目的很明顯,乃是沖著兩日之后的培元果。對于其他東西,大多是抱著長長見識的態度,不會輕易出手競價的。

    而在這兩日當中,他也的確見識到了,什么叫做“奇珍異寶。”

    這場拍賣會不僅有著各種天地靈藥,還有諸多的煉器材料,以及法寶,符寶之類的東西。

    之前他還見到了奇石榜上,排名第兩百七十一位的深海銅銀。以及奇花榜上排名兩百九十三位的比落花。

    至于更多的東西,他根本沒有聽過。

    好在有季姓老者的解釋,以及一旁姑蘇婉兒不時發出不屑的言語,他才算是有一個大概的了解。

    而這些拍賣之物當中,不乏一些對他極具吸引力之物,但一聽到價格,就讓他望而卻步了。

    他首要的,還是得到培元果,恢復神魂的傷勢才是。于是強忍著將激動的心緒壓了下來。

    直到兩日后,原本他正閉眼感悟著,他在那大漢身上種下的血種,是否依舊停留在魔陽城某個地方。

    這時,只聽臺上老者開口道:

    “繼續下一件拍賣之物吧,此物乃是生長在極熱之地一種靈果,名叫培元果。”

    “此果藥性陽剛,但并不猛烈,能夠中和諸多陰屬性靈草,煉制數種藥力強大的丹藥。而其中最聞名遐邇的便是,要服用我鬼魔宗獨門培育的鬼靈花,就必須要用到培元果,其他任何東西都無法代替。”

    “此物底價十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萬,開始吧……”

    隨著老者話語落下,東方墨瞬間驚醒過來。

    無神的雙眼中,爆發出一縷懾人的精光。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