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320章 驅毒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可他唯獨能夠做的,就是肉身之力鼓蕩,將這些藥力瘋狂吸收,鞏固到渾身每一處細胞。

    然而他煉化的速度,又怎能比得上藥力涌進他身體的速度。

    隨著時間的推移,其口鼻以及雙耳,都有冒著熱氣的鮮血流淌而出。

    并且東方墨的臉色再次漲紅,渾身冒出了一股股白煙。

    根本無法顧及汗水揮灑,混合在滿是藥力的液體中,他的全部心思都沉浸在不斷煉化藥力上。

    好在陽極鍛體術的開篇,講述的就是肉身如何吸收精血或是藥力。盡管這些藥力實在是太磅礴了,對于常人而言,恐怕早就爆體而亡。

    但他看樣子還能再堅持些許時間。

    ……

    而這時,在距離此地不知多么遙遠的某個地方。

    一道火紅的倩影,身形有些踉蹌的來到了一處荒無人煙之地。

    此人正是韓靈了。

    “白靈,去看看!”

    此女從玉足虛踩,踏步而來,到了此地后,猶如喃喃自語般開口。

    語罷,其眉心一道白光頓時激射而出,轉而消失不見。

    不消多時,這道白光就再度折返,鉆進了她的額頭。

    至此,方圓數百里的情形,全部落入了此女的腦海中。

    發現周圍并沒有任何不妥之后,此女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將九節骨鞭收起,就盤膝坐下。

    看了看手背上那團被白色火焰包裹,但卻沒有停止蠕動的紅斑,此女美眸一凌。

    “萬蠱門的人!”

    然而當她仔細沉吟,又覺得不太像。

    那侏儒老者自稱孤家寡人,所以才對任何勢力都不會顧忌,也解釋的通為何敢對她出手的原因。

    而且從她自報家門后,此人眼中也沒有看到絲毫忌憚,那么其口中所說應該是真。

    現在看來,此人很有可能就是散修了。

    想不出個所以然,韓靈便一聲冷哼,轉而拋開了雜念。其雙手掐訣,打出各種古怪的手印。

    某一刻,只見她左手忽的伸出,“呼啦”一聲,其手掌便燃燒起來。

    下一瞬,此女燃燒火焰的食指,對著面前的虛空不斷的勾畫。

    “呲呲!”

    在其動作下,虛空都被焚燒出一道道火痕。

    同時,她本就慘白的臉色,浮現了一抹不正常的殷紅。顯然她正在施展的術法,讓她極為吃力。

    只是半刻鐘時間,這些顯現而出的火痕,就匯聚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三足金烏形象。

    至此,此女略顯疲憊的眼中精光一閃。

    “噗!”

    張嘴一口精血就噴在了三足金烏之上。

    “撲哧!”

    霎時其面前的三足金烏竟然雙翅一振,燃燒起一股純白色的火焰。并且瞬間活了過來,隨之圍繞著她頭頂不斷盤旋。

    “金烏之火,給我練!”

    韓靈一聲嬌喝。

    隨著她話語落下,在其頭頂的三足金烏頓時仰天發出一道無聲的鳴叫,隨即雙翅一抖。

    “咻!”

    直接化作了一道火光,轉瞬就沒入了她右手手背上不停蠕動的那團紅斑上。

    “呲呲呲!”

    霎時,就聽一陣烙鐵捅進冰雪的聲音響起。

    “啊!”

    此女仰頭發出一聲痛呼。

    但其心智何等堅定,只見她銀牙緊咬。隨即就將右手舉起,放在面前三寸,掐出一個古怪的手印就無動于衷。

    一團純白色的火焰,將她的玉掌包裹著,不斷焚燒。

    隨著“呲呲”聲大作,此女不多時就汗如雨下。汗水將她的一身紅衣浸透,露出了若隱若現的玲瓏嬌軀。

    若是有男子在此,恐怕會被這一幕的看的口干舌燥,難以自拔。

    就這樣,兩個時辰過去了。

    韓靈手掌上的“呲呲”聲響越來越小,而她痛苦的神色也漸漸歸于平穩。

    透過火焰,就能夠看到那團蠕動的紅斑,已經變得只有豆粒大小了。

    又過了一個時辰,此女驀然睜開了雙眼。

    “噗呲!”

    與此同時,其手掌上的火焰瞬間熄滅,露出了她猶如羊脂美玉的素手。

    將手掌放在眼前打量著,就發現其手背上那團紅斑徹底不見了蹤影。

    至此,韓靈面紗下的嘴角微微一揚。

    金烏之火需要她耗費本命精血才能施展,其威力已經無限接近化嬰境修士的嬰火。即使那侏儒老者給她中下的血毒極為不凡,可只要花費些許時間,她依然能將這些血毒煉化。

    “你最好不要死在那侏儒手里,在東域,還沒有人能夠逃出我韓家的掌心。”

    韓靈眼中殺機盎然,猶如自言自語般說道。

    沉吟片刻后,此女玉足一踩,沖天而起。

    “呼啦!”

    只見她渾身火焰大漲,瞬間就將她被浸濕的火紅色長裙燒成了飛灰。

    火光中,此女身姿搖曳,些許春光乍現而出。

    只是呼吸間,周圍的火焰就熄滅下來,再次露出了她的身影。

    不過如今的她,已經換了另外一身華貴雍容的紅色長裙。

    四下一望后,此女就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而看她所去的位置,正是鬼魔宗魔陽城的方向。

    與此同時,守在泥壇旁閉目調息的侏儒老者就像是有所感應一般,三角忽的睜開,驚努道:

    “該死的小女娃,血毒都毒不死你!”

    他之前剛準備憑著血蠶給韓靈種下的血毒,看看此女如今是個什么情況,但他隨之就察覺到血毒竟然被抹殺了。

    事到如今,他哪里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東域第一天才的名頭,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老者眼中寒光閃爍,他開始考慮到韓家勢大,他跟此女結怨是否會招來什么麻煩。

    “啊!”

    就在他沉思間,一聲包含痛苦的咆哮忽的傳來。

    老者霍然轉身,就看到東方墨額頭青筋暴起,神色極為猙獰。

    如今的他,渾身上下青光盈盈,滿是一股濃郁的藥香。

    但是口鼻間的鮮血,已經猶如泉涌,止也止不住。看他這幅樣子,應該是堅持不了多久的。

    “還沒死,嘖嘖嘖,命可真硬。”

    老者心中因為韓靈將血毒驅除的憤怒,當看到東方墨這幅不堪忍受的樣子后,就被沖的煙消云散。

    過一會兒,他就會用噬骨蠶將這小子的肉身吞噬,激發這些蟲子的滔天兇性。

    一想到他培育出了一種,擁有一絲異獸血脈的變異靈蟲,其心中就無比的興奮。

    “萬蠱門那些老家伙們,我這個當年的棄徒回來了。”

    只見侏儒老者眼中閃過一絲怨毒,猶如喃喃自語般開口。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