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450章 劍修凌亦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沒想到此人竟然敢對他出手。

    一想到自己尚未來得及傳送離開,就被此人打斷,更是在天雷子的自爆下,受了些許傷勢,他心中怒火再也無法壓制,手中拂塵一甩。

    “砰!”

    只見那道凌厲氣息,在他一擊之下泯滅。

    “噔!”

    可他的身形,承受了一股巨力,猛地向后退了半步。

    “咦!”

    見此,紋絲不動的青年看向他異常的詫異。東方墨只有凝丹境初期修為,他卻有凝丹境后期,就連尋常凝丹境大圓滿在自己手中,也不是一合之將。可此人僅僅是后退了半步,就將他一擊毫發無損的抵擋了下來,是以讓他意外。

    想到此處他頓時明白,此人應該是南陽山某個青年才俊。念及此處,他眼中冷意更甚了幾分。對于這種人,他殺起來會多出幾分快感。

    于是乎手臂一抖,三尺青鋒化作上百道殘影,像是雨點一般密集,將東方墨面前一片虛空籠罩,對著他刺了過去。

    東方墨五指張開,輕撫而下,在他眼前立馬一面猶如水波一般的罡氣凝聚。

    “噗噗噗”的聲響連成一片,他面前的罡氣上,浮現了密密麻麻的劍口,最后“波”的一聲輕響,化作了片片靈光。

    而那數百柄虛幻的劍影,威勢不減分毫,繼續向著他罩下。

    見此東方墨微微訝然,而后沒有絲毫猶豫的手臂抬起,法力滾滾注入拂塵。

    “咔咔咔!”

    銀白色的拂絲頓時擰成了一股麻繩的形狀,旋轉著刺進了上百柄劍影當中,緊接著東方墨心中一聲低吼。

    “砰!”

    就見擰緊的拂絲爆開,猶如一根根纖細的銀針,刺在劍影上。

    “嘣!”

    上百柄虛幻劍影終于崩潰,化作了片片靈光,不止如此,拂絲看似凌亂不堪,卻從四面八方聚攏,向著青年周身四處扎去。

    青年手持長劍站立,嘴角更是稍稍上揚,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

    隨即他手臂連連揮舞,三尺青鋒頓時化作了殘影,像是一面青光壁影擋在面前。

    “叮叮叮!”

    當密密麻麻的拂絲激射而至時,連綿不絕的清脆聲響傳來。可是刺在青光壁影上,卻不得寸進。

    見此,東方墨口中念念有詞。

    “唰!”

    法決變動之下,所有堅硬的拂絲陡然變軟,順勢就將青光壁影中的青年纏繞,將他包裹成一顆橢圓形的繭。

    東方墨神色一喜,抓住拂塵的手掌猛地一捏。

    隨著咔咔的聲響,拂絲收縮勒緊,似要將其中的青年絞成一灘肉泥。

    可當拂絲勒緊到某個程度后,就像是束縛在堅固的鐵石上,再度無法寸進。

    東方墨幾乎是下意識的,手臂用力一拽。

    “波!”

    然而一聲輕響之下,他感覺到手中驟然一輕。再看前方,青年的身形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

    恰在此刻,他耳朵抖了抖,霍然轉身看向身后數丈的位置,隨即他臉色大變。

    只見青年雙手持劍,高舉過頭頂,猛地向著他斬下。

    “嘶啦!”

    一道十余丈長度的青色劍芒斬來,同時他周遭的虛空就像凝結成冰,將他牢牢鎖定,無法動彈。

    東方墨神色微變,接著虎軀一震,一股強悍的排斥轟然爆發,同時右手抓住拂塵反手一抽。

    “唰!”

    銀白色的拂絲拉長,就像一柄利劍,氣勢洶洶的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

    僅此一瞬,東方墨雙膝以下全部沒入了大地,身軀更是向后一個趔趄,差點栽倒。

    “唔!”

    這時,他臉色蒼白,嘴角更有一抹鮮血溢出。

    可他牙關緊咬,看著終于裂開成數節的青色劍芒漸漸消散,抓住拂塵的手臂再度一抖。

    “唰唰唰!”

    纖細的拂絲,炸開成漫天白花花的一片,向著尚在半空的青年激射而去。

    “還來這一招!”

    見此一幕,青年神色輕挑,異常不屑。

    握住劍柄后,手腕忽然轉動起來,將三尺青鋒揮舞成一個漩渦。

    在旋渦攪動的剎那,一股吸力爆發,將所有激射而來拂絲吸了進去,并且一股能夠粉碎一切的絞殺之力傳來,似要將東方墨的拂塵法器毀掉。

    但隨之一陣陣金屬摩擦,讓人聽聞覺得牙酸的聲響傳來。銀白色的拂絲在漩渦的絞殺下,就連一絲一毫的損壞都沒有。

    并且東方墨手臂一彎,硬生生的將其從漩渦中抽了出來。

    “好古怪的法器。”

    青年極為驚訝,沒想到東方墨手中那柄造型奇特的拂塵,竟然是一件如此詭異法器。

    “呲!”

    而就在他訝然之時,一道微不可聞的破空聲響起。

    僅此一瞬,青年渾身汗毛豎起,一股生死危機剎那將他籠罩。電光火石之間,他只來得及將頭顱向左一偏。

    以他的眼力,勉強看到一根比發絲還要纖細的數倍白色細絲,從他臉頰側激射了出去。

    恰在這時,東方墨將右手食指舉起,白色細絲就纏繞在了他的指頭上。

    沒想到借著剛才青年分心之際,他悄無聲息的暗中激發碧游絲,此人如此警覺的閃躲了過去,這讓東方墨不禁有些遺憾。

    只是即使避開這生死一擊,在青年俊朗的右臉上,還是留下了一條細細的血痕。幾顆細小的血珠浮現在他的傷口上,凝而不散。

    心中生出一絲淡淡的后怕,青年終于收起了輕浮之色,忽然盤坐在大地上,并隨手一拋,其手中三尺青鋒就懸浮在了他的頭頂。

    隨即他手背放在膝蓋上,不斷的掐動起來。

    “嗡!”

    一時間,只見三尺青鋒猛地震顫起來,一股包含的劍意節節攀升,卻蘊而不放。

    某一刻,青年食指中指并攏,向前一指。

    “咻!”

    三尺青鋒化作了一道快若閃電的青光,一閃即逝。當再度出現時,已經在東方墨面前三丈,并在他瞳孔中越放越大。同時那股驚人的劍意,猛地爆發。

    “吟!”

    嘹亮的劍鳴之音下,他的心神都不穩,出現了剎那的恍惚。

    “哼!”

    可這抹恍惚,只是持續了呼吸的功夫,他心中一聲冷哼,瞬間清醒了過來。

    就在三尺青鋒距離他眉心不到半丈時,他左腳一跺,身形向著右側彈射了出去,一花之下,向著青年所在的位置疾馳。

    他要將此人斬殺的話,靠近的把握將更大些。畢竟鎮魔圖和魔沙這等殺器,若是太遠施展,達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咻!”

    然而三尺青鋒刺了一個空后,隨著青年手臂的指揮,陡然一頓,更是瞬間折返,向著東方墨的后腦激射而來,速度比之剛才還要快一倍有余。

    東方墨沒有任何猶豫的手臂一抖,一條三尺長度的黑鞭,頓時從他袖口竄了出來。

    其腳下一點,身軀順勢轉了半圈。他甚至沒有用目光去看,反手就是一抽。

    “啪!”

    黑鞭抽在三尺青鋒上,將其抽的偏離了一絲細微的方向,從他身側一尺激射了出去。

    “咻!”

    但緊接著,又是一聲破空聲響起。青年盤坐在遠處,手臂揮舞連連,食指中指不斷指點而出。

    一時間,三尺青鋒化作了模糊的青光,或斬、或劈、或刺、或撩,一次次的向著東方墨襲去。

    東方墨已經將手中的黑鞭,揮舞成了一堵厚重的鞭墻,將他死死籠罩。

    而三尺青鋒化作的模糊青光,最后直接拉出了上百條虛幻的青色光影,將東方墨罩在其中。只是每一次光影刺在鞭墻上,都被阻擋,發出不絕于耳的“叮叮”聲響。

    只要東方墨有一絲的大意,就能將他的身軀刺的對穿。

    約莫五六個呼吸,東方墨已然失去了耐心。

    “喝!”

    心中殺機大起,讓他一聲暴喝。同時肉身之力鼓動,在一股排斥之力的加持下,手臂猛地一抽。

    “啪!”

    這一次,三尺青鋒終于被他抽飛了十丈遠,趁著這個間隙,他將拂塵往肩頭一甩,同時張嘴一吐。

    “咻!”

    一道黑光從他口中,陡然射向了天際,繼而消失無蹤。

    “嗯?”

    青年極為疑惑的看著東方墨的動作,只是片刻間,他同樣失去了耐心,于是就要操控三尺青鋒,再度施展某種手段,將東方墨直接斬殺。

    但忽然間,一股讓他心悸的壓迫氣息從頭頂傳來。

    陡然抬頭,只見一顆五丈大小的巨大石球,帶著勢若千鈞的壓迫,從天而降。一股詭異的重力更是從身下傳來,將他牢牢吸附,使得身軀都微微顫抖起來。

    感受到巨石上兇猛的氣勢,青年不禁變色,于是法決變動,手指向著頭頂驀然一指。

    “咻!”

    遠處的三尺青鋒沖天而起,向著從天而降巨大石球激射而去。

    “叮!”

    一聲讓人胸口發悶的清脆之音傳出。

    只見三尺青鋒刺在了本命石的下方,而無往不利的本命石,墜落的氣勢一頓,在東方墨不可思議的目光當中,速度竟然開始驟減,最終懸浮在了青年頭頂數丈的位置,就巍然不動起來。

    不過這時,二者交擊之下,一圈環形的氣浪轟然爆發,以青年為中心向著四周滾滾彌漫而去。

    他臉色蒼白,身軀都被壓彎了些許弧度。顯然這一擊的威力,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嘭!”

    然而他尚來不及調息,東方墨的身形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半空,更是一腳就踏在了本命石上。

    霎時,就見巨大的石球再度向下急墜。

    “唔!”

    青年身形一個趔趄,臉色忽然一陣漲紅。

    “給我起!”

    可他俊朗的臉上狠辣浮現,雙手結出一個古怪的法印,向上猛然一頂。

    三尺青鋒青光爆發,仿佛灌注了無窮的力量。

    “轟!”

    兩股力量對轟之下,盤坐的青年長袍無風自動,被撐得鼓鼓囊囊。

    緊接著,“轟隆隆”的聲音傳來,強大氣浪再度蔓延,只見青年方圓百丈,大地直接塌陷了三尺的深度。

    “唰!”

    就在這時,一個修長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面前。東方墨邪魅一笑,右手一巴掌蓋向了他的天靈。

    青年沒想到此人速度如此之快,但他沒有一絲的慌亂,看到東方墨的手掌拍來,他并攏的食指中指伸出,向著他的掌心指點而去。

    不過在他的指尖,卻亮起了一道犀利的青光,兩根手指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劍。

    東方墨不敢托大,張開的五指一并,并且掌刀豎起,掌刃上亮起了一道刺眼的銀光。

    裂天刃,沒有絲毫懼意的,同樣向著此人斬了下去。

    “砰”的一聲悶響,只見二人的身形紛紛倒飛了出去。

    東方墨腳步連踩,退到了十丈之外,才終于站穩。

    而青年身軀不動,身形向后滑行了七八丈才停下。

    此時青年的手指上,一縷殷紅的鮮血流淌了下來,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東方墨倒背在身后的右手,則不斷的顫抖著,同樣受傷不輕。

    “啪!”

    青年手掌一拍大地,身形凌空旋轉而起,站在了半空。

    “哈哈哈哈,沒想到南陽山還有你這么一號人物,今天我凌亦算是見識了。我承認你有資格與我一戰,接下來我可不會有任何留手。”

    語罷,青年心神一動,和本命石僵持的三尺青鋒頓時激射而至,同時他一把摘下了腰間的酒壺,仰頭痛飲一口之后,卻是“噗”的一聲,將辛辣的酒液噴在了三尺青鋒上。

    “吟!”

    僅此一瞬,三尺青鋒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驚天劍意,仿佛能夠劈山裂石,斬開一切。

    青年左手倒背,右手隨意一揮,在他的動作下,三尺青鋒驟然消失。

    東方墨有所感應的抬頭,剎那就看到三尺青鋒已經懸浮在百丈高空,在他不可思議的目光下,三尺青鋒一化二,二成三,三變四。

    最后在他頭頂黑壓壓的一片,盡是密密麻麻,數之不盡,且一模一樣的三尺青鋒,劍柄在上,劍尖在下的倒置著。

    而當東方墨感受到頭頂每一柄青鋒,都宛如實質,其上更是有一股讓他感覺到極致的危險氣息后,神色不禁大變。

    他有一種預感,若是這驚天一擊落下,恐怕他有著生死的危機。

    再度看向青年,他已經極為忌憚了,似乎這才是此人的真實實力。

    好不夸張的說,此人乃是他這些年,見過最厲害的一位劍修,沒有之一。

    然而越是如此,他體內的血液就越發流淌起來。

    “你想多了,我可不是南陽山的人。”

    話語落下,東方墨眼中露出一抹嗜殺。隨即倒背在身后的右手上,掌心鎮魔圖浮現。隨著“咕嚕咕嚕”的聲響,漆黑如墨的魔魂之氣噴涌了出來,一只只面色猙獰的魔魂隨之魚貫而出。

    在他腳下的暗影當中,一雙管狀的瞳孔驀然睜開,毫無情感波動的注視著青年。

    事到如今,他必須要將所有壓箱底的手段施展才有勝算。

    有影子的速度,他應該能先一步對此人出手,他準備將其節奏打亂的瞬間,毫無保留的施展兇猛攻勢。

    不過他有種預感,此人不會這么容易對付。到時若是不能將其斬殺,他甚至已經做出了逃走的打算。

    就在東方墨心弦緊繃,影子的瞳孔也縮成了針尖大小之際。

    “慢著!”

    忽然間,青年男子聽到他的話后,體內滾動的法力一滯,同時掐動的手指也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東方墨感覺到頭頂讓他頭皮發麻的氣息,亦是隨之一頓。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