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497章 血葫老怪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他下意識的將身后的殿門關上,而后一步一步的向著前方怔怔走來,直到他來到這具枯骨身前,才駐足停下。

    而在此期間,他的目光依舊注視著那只木匣子,從未離開半分。

    木匣子只有尺許長度,通體黑漆漆的沒有絲毫出奇之處,可他的記憶如今已被拉回到了數十年前。

    當年他在洞天福地,和那塊溫神玉接觸的剎那,他腦海中曾浮現了一幅畫面。

    畫面中是一個老者,將三只木頭匣子,分別給了一個和尚,一個道士,還有一個黑衣人。而那三人手中的木頭匣子,和右邊托盤上那只,一模一樣。

    東方墨能夠肯定,他眼前這只木頭匣子,就是當年那三只之一。這種肯定沒有根據,只是一種直覺,但他斷定自己的直覺不會有錯。

    而且他猜測,他面前這具身著道袍的尸骨,和當年他腦海中看到的,那個被老者授予一只匣子的道士,多半是同一人。

    東方墨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掌,向著前方的木頭匣子抓了過去。

    沒有任何意外,木頭匣子輕而易舉的就被他拿在了手中。

    “嘎吱!”

    就在他心中狂喜,正凝神打量之際,他忽然聽到了大殿的大門,發出被人推開的聲音。

    聞聲東方墨神色聚變,隨后身形一花,順勢藏入了不遠處黑暗中一根石柱后。

    與此同時,大殿的大門被人推開了。一個背著巨大葫蘆,身高足有九尺的紅臉大漢,大步踏了進來。

    這紅臉大漢神色木訥,背上背著一只比他身形還要粗一圈的黃色葫蘆。

    他的腳步邁動間,發出咚咚的聲響,好似此人就像一座小山一般沉重。

    不過從他無神的雙眼,赫然能夠發現,他竟然是一個活死人。

    按理來說,在蓬島上的活死人,都只剩下了最簡單的意識,他們不可能有什么欲望,或者追求,所以這紅臉大漢的舉動就顯得極為古怪了。

    到了此地后,紅臉大漢一眼就看到了大殿正前方的那身著道袍的尸骨。

    不知是否是錯覺,看到這具枯骨的剎那,此刻紅臉大漢眼中好似露出一絲淡淡的恐懼。可當他的目光落在尸骨下的三只托盤上,尤其是看到那只玉瓶和古冊后,他的目光又一怔。

    只見他快步上前,隨即大手伸出,首先對著托盤中的那一卷古冊抓了過去。

    “呲!”

    然而就在此人即將抓在了那古冊上時,忽然間托盤上有一道藍色的電弧彈射而出,抽在了他的手掌上。

    與此同時,紅臉大漢的身形噔噔后退,每一步落下,都將腳下的地面踩出一道深深的腳印。

    見此一幕,石柱后的東方墨眼中盡是駭然和不可思議,他想起之前他拿起木匣子時,可是一點問題都沒有,難道那三只托盤不一樣嗎。

    當紅臉大漢站穩之后,他驀地伸手向背后一抓,將那只巨大的黃色葫蘆抱在了胸前。

    其手臂一抖,葫蘆塞子自動彈開,而后從中噴出了一股沖天的血污之氣,向著前方那只盛裝著古冊的托盤淹沒而去。

    然而當著散發著刺鼻味道的血污之氣,就要噴在托盤上時,托盤上連續彈射出數條藍色的電弧,發出噼啪的聲響。

    所有的血污之氣在電弧的彈射下,好似遇到了克星,全部化作了青煙消散。

    只是紅臉大漢法力狂注下,他懷中葫蘆裝的血污之氣好似無窮無盡,連綿噴涌而出,將托盤直接淹沒。

    此時就只能看到血污之氣當中,時而有著電弧閃爍,隨之還傳來一道道輕微的“次次”腐蝕聲響。

    顯然血污之氣在被電弧燒成青煙時,那些電弧也在被其腐蝕著。

    至此,寂靜的大殿當中,一直持續著電弧彈射發出的噼啪聲,以及血污之氣的腐蝕聲。

    東方墨隱匿在石柱后一動不動,他將紅臉大漢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紅臉大漢用手中葫蘆噴出的血污之氣,將托盤上激發的電弧,污染的越來越暗淡之際。

    “轟!”

    在他身后大殿大門,承受了一股巨力,四分五裂的被轟碎。

    “唰唰!”

    先后兩道身影從大殿外沖了進來。

    仔細一看,其中一人正是幽冥仙子,還有一人則是容貌有些陌生,神色陰梟的老者。

    不過這兩人如今氣息都極度萎靡。

    幽冥仙子嘴角含著鮮血,臉色暗淡無光,其眼角還浮現了細密的皺紋,她的容貌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歲。

    而那陰梟老者,腰間有一個拳頭大小且對穿的血孔。雖然鮮血已經止住,可他周遭的衣衫,明顯被浸的濕透了。

    “血葫老怪,這老東西不是七百年前就坐化了嗎,怎么會在此。”

    當兩人看到大殿中的紅臉大漢后,頓時露出錯愕的神色。

    “你沒發現這老鬼已經變成活死人了嗎。”一旁的陰梟老者似乎看穿了紅臉大漢的虛實。

    聞言,幽冥仙子一愣,隨即眉頭微微蹙起,經過陰梟老者的提醒,顯然她也看出來了。

    不過當她的目光,看到那具枯骨身下的兩只托盤上,有一卷古冊和一只玉瓶時,此女美眸中露出一抹貪婪。只是當她又看到空無一物的第三只托盤后,她看向紅臉大漢的背影,便有些凌厲起來。隨即此女就看向陰梟老者說道:

    “你我之前都走進了死路,好在死路上的禁制效果喪失了七八成,所以才有一線生機逃出來。但盡管如此,如今也負傷不輕,不如你我聯手,先將此人斬殺如何。”

    聽到她的話,陰梟老者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之前和此女各自選擇一條岔路時的情景,其臉色頓時異常難看。當他看到前方三只托盤中,有一只也空無一物后,緊接著他就點了點頭。

    “好!”

    而就在他答應此女之際,在前方背對二人的紅臉大漢忽然轉過身來,他木訥的臉上好似露出一抹輕笑,而后看向兩人張了張嘴,吐出了幾個生硬的字來。

    “幽冥……天闕……”

    聽到他的話,幽冥仙子和陰梟老者無不臉色大變,暗道此人莫非沒有死。

    “動手!”

    隨即幽冥仙子一聲低喝,率先張嘴,噴出了一口淡綠色的天冥嬰火。

    紅臉大漢見此,猛地轉過身來,他懷中葫蘆涌出了一股濃郁的血污之氣,和幽冥仙子口中噴出的天冥嬰火轟在了一起。

    隨即就見對付那藍色電弧沒有多大效果的血污之氣,和天冥嬰火觸及的瞬間,幽冥仙子的天冥嬰火,便在一陣次次聲中消融了,二者仿佛根本不是一個量級。而后血污之氣去勢不減,繼續滾滾向著幽冥仙子淹沒而去。

    :。: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