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519章 一笑傾城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一個月后,在一處連綿起伏,低矮且有些陰暗的群山之間,東方墨盤坐在一座他剛剛開辟出來的洞府內。

    如今他取出了那塊巨大的溫神玉,并置身其上。

    在他面對面的位置,安靜的盤坐著一個身著緊身黑衣,頭發隨意披散在肩頭的少女。

    而觀此女絕世的容顏,正是刺客少女了。

    一個月前,他帶著此女逃出了八卦煮丹爐,并在地底的熔巖洞中疾馳。

    那熔巖洞或許是溫度太高的原因,他的土行旗竟然無法發揮效用,因此他只能順著流淌的巖漿掠去。

    直到數日過去,他終于通過感靈之術察覺到了頭頂有些許淡淡的生機。于是他毫不猶豫的用黑雨石,將頭頂被燒紅的巖層擊穿。當他終于看到黑色的土壤后,他便拿出了土行旗,身形一晃的沒入了頭頂的土層。

    歷經兩個多月,他終于逃出生天。

    這時,東方墨發現他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陌生的群山,于是他隨意選擇了一座不起眼的山頭,在其中開辟出了一間洞府,將小五行陣布置后,他就陷入了調息。

    此行他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勢,所以只用了一日的功夫,就完全恢復過來。

    不過刺客少女因為體內的陽極之力過于澎湃,一直調養到如今。

    東方墨瞥了一眼雙目緊閉的此女,就收回了目光,并看向手中一只核桃大小的精致丹爐,眼中有著奇光閃爍。

    他手中之物,自然就是八卦煮丹爐了。

    當日他將那簇黃色火苗煉化后,極為費力的將此物從巖漿中收了起來。

    后來他嘗試了半響,發現他目前還無法將此物操控由心,只能勉強將其放大縮小。

    不過他深知,現在用不上此物,日后必然能排上大用場。

    并且讓他有些訝然的是,此爐極為奇特,竟然無法放進儲物袋中,只能隨身攜帶。

    于是東方墨又從儲物袋中,找出了一條細小的黑色鏈子,將八卦煮丹爐穿了起來。

    這根黑色鏈子,也不知道是他殺了哪個倒霉鬼后得來的,反正此物極為結實,正好一用。

    將八卦煮丹爐貼身掛在脖子上后,他又拿出了一只玉盒,并將其緩緩的打開。

    只見玉盒中,安靜的躺著三粒白色,表面還銘刻著一個虛幻小人的丹藥。丹藥被拿出的瞬間,那勾勒小人的線條上靈光流轉,好似活了過來。隨之一股濃郁的丹香,充斥在整座洞府中。

    東方墨陶醉的吸了口氣,看著手中的三粒丹藥,他眼中有著喜色閃過。

    而這三粒丹藥,正是他之前和刺客少女進入丹爐后,找到的培嬰丹了。

    八卦煮丹爐中原本有五粒培嬰丹,但卻被刺客少女奪去了兩粒。他仗著肉身強悍,在火焰中穿行無阻,是以搶奪到了三粒。

    東方墨知曉,這種有助于突破修為瓶頸的丹藥,一生中只有服食的第一粒,效果才會最佳。往后服用的話,幾乎就沒有什么效用了。

    就比如當年商清給他的那一粒淬骨丹,便是如此。

    可這種東西自然是多多益善,即便他只能用一粒,在他看來,用另外兩粒也能換取其他對他大有用處的東西。

    只要他放出消息,無數的凝丹境修士,必然會爭破頭皮,想要從他手中得到一粒培嬰丹。

    就在他仔細打量著手中的培嬰丹時,雙眸緊閉的刺客少女睫毛顫了顫,終于睜開了眼睛。

    見此東方墨不著痕跡的將玉盒蓋起來,而后收進了儲物袋中。

    通過心神感應,他知道此女體內紊亂的氣息,已經漸漸地平復了下去,雖然沒有完全恢復,可此女顯然無大礙了。

    一想到此女當日一絲不掛的呈現在他面前,此時再看到她傾城的相貌,東方墨目光不禁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游走起來。

    而當他看到此女的眼睛時,發現刺客少女正冰冷的注視著自己。

    于是東方墨毫不尷尬的收回了目光,轉而看向此女道:“仙子如何稱呼。”

    其話語落下,刺客少女默不作聲,并沒有回答他的意思。

    東方墨也不動怒,繼續道:“小道這次救了你一命,這筆賬該如何算。”

    “你想如何。”刺客少女終于平靜的開口。

    “小道想如何,你還不清楚嗎。”東方墨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哼!”

    刺客一聲冷哼,便不再多言。

    “你可以考慮一下,你我結成道侶,以陽極鍛體術和元柔鍛體術的逆天之處,我二人的修為必然會突飛猛進。”東方墨收起了笑容,認真的說道。

    然而聽到他的話,刺客少女再次沉默了下來。

    東方墨一怔,隨即就有些惱怒道:“怎么,莫非你覺得小道配不上你嗎。”

    “我沒有結成道侶的打算。”

    其話語剛落,刺客少女就開口道。這次竟然破天荒的跟他解釋了一句,讓東方墨都略顯得有些意外。

    不過緊接著,他就笑了。

    “既然你沒有結成道侶的意思,那這次小道救了你,你我便來一場真正的雙修如何,就當是你報答小道的救命之恩。”

    語罷,他灼熱的目光又開始在此女身上游走起來。

    刺客少女目光一寒,伸手就向著腰間抓去。

    “你是在找它嗎。”看到此女的動作,東方墨從身后拿出了一柄薄如蟬翼的軟劍,看向此女嘴角一揚。

    刺客少女動作一頓,而后她順勢將手從袖口伸了進去,好似要拿出什么東西。

    “不用找了,此物也在我手中。”這時東方墨手掌一翻,在他掌心又多出了一只精美的玉鐲。

    當看到他手中的玉鐲后,刺客少女臉色徹底冰冷了下來。

    東方墨把玩著玉鐲,臉上盡顯笑意。這玉鐲若是他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此女儲物法器。當初此女一絲不掛,他也沒有發現她有儲物袋之類的,只是從此女的手腕上看到了這只玉鐲。

    當他將玉鐲摘下后,曾法力注入其中,發現此物內有一層禁制。那禁制頗為玄妙,若是強行將其破開,這玉鐲也會損壞,所以東方墨只能干瞪眼了。

    “小道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這次救了你,莫非你就沒有任何表示不成。”東方墨看向此女道。

    并且不等她開口,他又繼續出聲:“你可記得當日小道曾說暫且不會動你,但等出了丹爐就不一定了。”

    “唰!”

    其話語剛落,刺客少女動了,此女手臂閃電般伸出,向著東方墨面門抓了過去。

    東方墨不為所動,這一抓看似凌厲,可他通過心神感應,分明察覺到此女有種虛弱之感。

    只見他將順勢將那柄軟劍擲了出去,使其沒入了石壁中,只露出一截劍柄在外。而后翻手間,又將玉鐲不知藏到了哪個地方。

    做完這一切后,他才不急不緩的伸出手來,一花之下就輕易的將此女的手腕抓住,并順勢一拉。

    暴漲了數倍的肉身之力,將此女輕易的拽入了他的懷中,東方墨寬闊的胸膛與此女胸口兩團驚人的飽滿,緊緊貼合在了一起。

    感覺到胸口傳來的美妙彈性,東方墨只覺得妙不可言,而后忽的低頭,在刺客少女不可思議的神情中,了此女的櫻桃小嘴,舌頭更是撬開了她的貝齒,肆意的在此女口中索取著。

    刺客少女美眸一睜,只覺腦海翁的一聲,變得一片空白。嬌軀更是因為緊張變得僵硬,無法動彈。

    而當她感覺到東方墨身上,傳來那種讓她莫名的悸動氣息后,此女眼神忽然變得有些迷離起來。

    二人體內的陽極鍛體術以及元柔鍛體術,此刻不知不覺的自行運轉。

    僅此一瞬,東方墨只覺得小腹一股邪火升起,胯下某物一頂。

    而感受到了的異樣,嬌軀不知不覺已經放松的刺客少女,幡然醒悟過來。此女美眸睜開,眼中一抹怒色閃過,也只見她雙手對著東方墨的胸膛一推。

    其身形凌空幾個旋轉,猶如黑蝴蝶一般落在數丈之外。此女臉色潮紅氣喘吁吁,看向東方墨一臉的溫怒。

    她隔空一抓,沒入了石壁的軟劍咻的一聲激射而來,被她抓在了掌心,而后此女空靈的聲音響起。

    “你救了我,方才卻又輕薄與我,這筆賬清了。”

    “你想得美,那株化形靈藥拿來,否則你今日被想逃出小道的手心。”東方墨惡狠狠的說道,語罷他手掌一拍身下的玉床,身形就要向著此女撲去。

    “嗡!”

    可忽然間他的身上亮起了一道白光,白光化作了一張大網,將他渾身束縛,使他硬生生被禁錮在原地。

    東方墨大驚之下低頭一看,原來在他胸口正貼著一張白光閃爍的符箓。

    只見這張符箓上,刻畫的是一張大網的圖案。

    看到此物的瞬間,東方墨一下子就想起了當初風落葉救下他時,對付風駝子同樣祭出了一張符箓。那符箓爆開后,變成了一張金色的大網,將化嬰境的風駝子都禁錮了起來。

    這刺客小娘皮使出的符箓,雖然不如當初風落葉使出的那張,但二者明顯是同一種東西。

    東方墨又驚又怒,沒想到方才陷入了溫柔鄉,卻著了此女的道。

    想到此處他肉身之力盡數爆發,就要將身上的大網崩斷。

    然而在他全力施展下,身上的白色大網雖然開始顫抖,但他想象中四分五裂的情景并未出現。看來這大網即便他能破開,也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事情。

    不止如此,在他用力掙脫時,那大網端是鋒利無比,盡管他肉身無礙,可身上道袍直接被割破成了條狀。

    加上東方墨此時長發披散的樣子,使他看起來頗為狼狽。

    東方墨忽的抬頭,就發現刺客少女又拿出了一只精美的玉鐲,在他的注視中,戴在了皓腕上。

    “你……”

    沒想到此女趁他不被,不僅將他禁住,還將那只玉鐲也偷了回去。這又讓他想起當初在血魔宮時,他和此女翻云覆雨一場后,此女順手牽羊,將他得到的兩種還沒來得及看的功法給偷走的事情。

    “放開我,此事還有的商量。”東方墨看向此女勃然大怒。

    “撲哧!”

    可聽到他的話,再看到他這幅狼狽的樣子,刺客少女平靜的臉上,忽然綻放出一朵曇花般的笑容。

    在這傾城一笑下,東方墨頓時怔住了。

    從他見過此女以來,她就一直是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而且此女的冷,比起風落葉尤有過之。

    今日見到她展顏一笑,東方墨只覺得這種美,簡直無法用言語來描述,似乎他的心神都為之寧靜了下來。

    刺客少女顯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此女笑容一斂,又恢復成了冷冰冰的樣子。并且她的身軀砰地一聲爆開成青煙,眨眼就消散在洞府當中。

    東方墨久久之后才從此女那一笑中回過神來,只見他嘴角翹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你以為你跑的掉嗎。”

    語罷,他渾身法力鼓動,身軀更有一股排斥之力爆發。就見束縛他的白色大網開始一漲一縮起來。

    “轟!”

    兩個時辰后,東方墨洞府所在的低矮山頭轟然坍塌,披頭散發的他,一閃就出現在了一顆古樹上。

    此時他閉眼深深的吸了口氣,他將嗅覺神通,還有心中和刺客少女的那股淡淡感應,盡數發揮出來。

    頃刻間他就睜開了眼睛,并向著某個方向一晃追了過去。

    之前的一個月中,他恢復了法力后,順帶修煉了一下隱虛步,是以此時他的速度奇快無比,一息往往數百丈。不多時,他便完全消失在迷霧中。

    當追出了上百里后,東方墨臉色就難看起來,因為到了此地,他已經完全失去了那刺客小娘皮的行蹤。

    并且這時他速度一頓的停了下來,他發現他不知不覺的,已經來到了一處荒涼的山谷。

    讓他心驚的是,此山谷中遍地都是黑色、灰色還有白色的枯骨。

    由于枯骨實在是太多,將腳下鋪了厚厚的一層。這讓他想起了當年在血族的骨山,亦是枯骨遍地。

    而且東方墨一眼看出,這些枯骨絕大多數是人族修士的,也有少數看起來是屬于某種靈獸。

    沉吟片刻后,他還是緩緩向前走去。就聽枯骨被踩斷的咔嚓聲時而響起,在此地的寂靜中,尤為的刺耳。

    不消多時,東方墨神色便有些驚疑不定起來。因為隨著他越是深入,他越是感覺到了一種淡淡的危險氣息。

    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前行時。

    “嘩啦啦……”

    忽然間在他儲物袋中,一張猶如淋上了鮮血的破舊符箓,猛的震顫起來,而后在他儲物袋內四處激射,好似要從中脫困。

    東方墨臉色大變,因為那張瘋狂震顫的符箓,正是當年他在血族骨山頂上得到的,骨牙口中所說的鬼畫符。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