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524章 倨傲的祖念棋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一看到祖念棋,東方墨就想起了當年他挑撥此人和葛云大戰。還有在萬靈山脈時,引他和韓靈那個體修仆從殊死搏斗的一幕。

    在東方墨的印象中,祖念棋是個心高氣傲,但沒有什么心機的人。說難聽點那就是蠢,不然怎么可能被他連番戲耍。

    他們之間的恩怨,僅僅是在太乙道宮時,祖念棋看到他從風落葉的閨閣中出來而引起的,不過是年少時一些爭風吃醋。

    當然,所謂的爭風吃醋,是單單指祖念棋,他可對風落葉沒有意思。

    現在想起當年的一幕,東方墨反倒覺得有些好笑。

    可當看到那郭楚生時,他的目光就徹底冰冷了下來。

    當年他結成區區靈丹,正愁一肚子火沒處發泄,此人來找風落葉便觸了他的霉頭,并且還對他流露出了殺機。

    只是當年此人雖然挫敗在他手中,卻逃走了。

    此時此地見到郭楚生,東方墨心中頓時一聲冷笑。

    而觀場上的情景,祖念棋操控的黃銅大鐘,連連對著郭楚生撞去,并且黃銅大鐘掀起了一縷縷鋒利的風刃,向著郭楚生周身席卷而至。

    對于這口黃銅大鐘東方墨可是印象極為深刻的,因為此鐘算得上是他踏入修行之路以來,見識到的第一件溫養在體內的本命法器。

    當初祖念棋就是憑借這口黃銅大鐘,將持有高階法器的葛云挫敗在手里。

    再看郭楚生,其手捧古籍,口中念念有詞。隨著他的咒語落下,在他手中的古籍上,鉆出來一顆顆精妙的符文。符文由小而大,最后猶如潮水一般,成百上千的向前噴涌過去,將祖念棋激發的風刃瞬息擊潰,更是打在那只黃銅大鐘上,發出一陣密集的鐺鐺聲響。

    同樣是凝丹境初期修為的二者,一時之間,竟斗的不相上下。

    而從祖念棋嘴角的一縷鮮血,以及郭楚生胸膛的一道深口,看的出他們都出手狠辣,沒有保留,想至對方與死地。

    對于這兩人會大戰到一起,東方墨并不意外。

    當年東域大亂,祖家和南陽山戰在了一起。而且祖家更是勢如破竹的連滅南陽山數座城池。因此,這兩人算得上是死對頭。

    “祖念棋你這個蠢貨,如今蓬島開啟你不去探寶,卻苦苦糾纏于我,當真是找死不成。”這時,郭楚生怒意橫生。

    “郭楚生,你我兩家勢不兩立,況且你幾次三番糾纏于落葉,今日不斬你我就不信祖。”

    語罷,祖念棋手指掐動連連,隨著他的動作,他的本命法器黃銅大鐘,震顫的越發厲害,數股更加兇猛的風刃刮起,將郭楚生淹沒其中。

    郭楚生早有防備,他將那柄金色寶劍揮舞的密不透風,劈斬在風刃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

    “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

    當他將這一波攻勢抵擋下來后,似乎終于被激怒。只見他腳下狠狠一踩,身影爆退到三丈之外,隨即口中一聲低吼。

    “喝!”

    話語落下,周遭的靈氣突然呼呼攪動起來,盡數沒入了他的身軀。郭楚生的氣勢噌噌上漲,他驀地舉起了手中精美的寶劍,寶劍上刺目的金光驟然大亮,就像一輪金色的驕陽,讓人無法直視。

    僅僅是從這一劍的勢態,祖念棋就感受到一股堪比化嬰境修士出手的壓迫。其神色大變之下,心中生出了一股濃郁的危機感。

    但就在郭楚生這一劍即將落下,而祖念棋也法力瘋狂鼓動,操控那只黃銅大鐘準備出其不意的將郭楚生罩住時。

    “咻!”

    一道破空聲毫無征兆的響起。電光火石間,又是“噗”的一聲輕響傳來。

    竟是一道血線,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沒入了郭楚生的腰側。

    “啊!”

    雖然他避開了丹田這等重中之重的位置,但他依舊立馬發出一聲飽含痛苦的慘叫。

    接著他瞬間載到在地,額頭青筋暴起,臉上神情扭曲,渾身開始抽搐起來。

    他的皮膚變得血紅一片,渾身血液發出汩汩的古怪聲響。不止如此,在凄厲的嘶吼下,只見他皮膚開始潰爛,只是十余個呼吸,就化作了一灘濃濃的血水,散發出一股刺鼻的氣味。

    堂堂南陽山年輕一輩第一人,結成玄丹的郭楚生,就這般慘死在祖念棋的腳下。

    “這……”

    見此一幕,祖念棋眼中盡是錯愕,隨即他霍然轉身,看向十丈外一顆大樹旁。

    只見一個年輕的道士,正靜悄悄的站立著,舔了舔舌頭后,臉上還露出些許興奮。

    而此人自然是東方墨了。

    他之前催發的那條血線,正是刺客少女給他的血族秘術,血透絲。

    當初他得到此術后,在收了八卦煮丹爐,趁著刺客少女療傷之際,就嘗試著修煉了一下。

    沒想到這血透絲以他的實力,花費了一個月左右,才以大量精血煉出一條,并在體內溫養,煉制可謂費時費力。

    可如今一看到此術的威力,他不禁暗自咋舌。

    當初噬青對他施展此術時,直接將他的中階法寶,那件紅色小盾洞穿,若非他將黑雨石化作內甲穿在身上,恐怕下場就和面前的郭楚生一樣了。

    血族秘術,果然名不虛傳,如今他算是又多了一種歹毒的殺手锏。

    “道士,你是誰!”

    就在東方墨沉吟間,祖念棋雙手倒背看向他厲聲呵斥道,并且那只黃銅大鐘于他頭頂徐徐轉動,發出嗡嗡的震顫聲,隨時都能祭出一般。

    聞言,東方墨眼皮抽了抽,這祖念棋一如既往的目中無人。也幸虧他背后有強大的祖家做靠山,否則若是散修是這種性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呵呵,小道一階散修而已。”東方墨隨口打了個哈哈,而后又繼續開口:

    “不過對于東域鼎鼎大名的祖家,可是早有耳聞,想必道友應該是祖家少主,祖念棋吧。”

    聽到他奉承的話,祖念棋傲然的抬起了頭,只是淡淡的吐出兩個字來。

    “不錯。”

    “沒想到果然是祖少主,小道失敬失敬。”

    東方墨拱手一禮。

    “哪里哪里!”

    祖念棋抬了抬手,示意他不必如此客氣,并且他臉上的傲然之色更甚了。

    東方墨心中好一陣汗顏,可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端倪。他乃是說書出身,假裝阿諛奉承這種事情,簡直信手拈來。

    就聽他接著道:“昔日這南陽山的郭楚生仗勢欺人,與小道有些過節,之前小道路徑此處,發現這廝竟與祖道友戰在一起,是以暗中出手偷襲與他,祖道友不會怪罪小道無禮之舉吧。”

    “原來如此,既然他也是你的敵人,我自然不會怪罪于你。”祖念棋眉頭一皺,隨即又舒展開來。

    “呵呵,如此便好。對了,實不相瞞小道之前被一個活死人追殺,所以失去了方向,敢問祖道友可知此地路線?小道現在想離開蓬島,因為此地過于危險,而小道可不是祖道友這種翹楚之輩,怕丟掉小命啊。”

    東方墨呵呵一笑,話到最后仍然不忘再拍了一記馬屁。

    果然,聽到他的話祖念棋胸膛挺了挺,心中大有一番快意。

    “你一直往這個方向走,大概二十日就能走出蓬島。日后定要切記,修為低了莫要亂闖。”說完后,祖念棋伸手指著某個方向。

    “祖道友所言極是,多謝了。那郭楚生這廝的儲物袋,祖道友你看……”東方墨強忍住笑意,而后看向郭楚生地上的儲物袋,對祖念棋露出詢問的目光。

    “這等閑碎之物我祖念棋還不至于放在眼里,你需要的話盡管拿去吧。”祖念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擺了擺手。

    “祖道友果然豪爽,既如此,那小道就不客氣了。”

    東方墨露出大喜過望的神情,而后伸手就將郭楚生的儲物袋吸了過來。

    就在他準備抱拳與祖念棋告辭之際,這時他耳朵抖了抖,隨即有些訝然的抬頭看向了某個方位。

    約莫五六個呼吸的功夫,祖念棋亦是有所感應的扭頭看去。

    只見一個身著長衫,約莫三十余歲的中年男子步伐有些踉蹌的向著此地狂奔而來。

    此人有著筑基后期的修為,其臉色煞白,嘴角含著鮮血。在小腹的位置,還有一個龍眼大小,前后透亮的血洞,血洞正冒著殷紅的血液,將他的衣衫都浸透了大半。

    看到身受重傷的此人,祖念棋神色一變。

    而東方墨左右瞥了祖念棋和中年修士一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少主不好了,我等遭到了歹人的伏擊。”中年男子直接來到祖念棋面前,劇烈的咳嗽了一陣,而后他顧不得身上的傷勢,抱拳氣喘吁吁的說道。

    “大驚小怪,何方宵小竟敢與我祖家為敵。”聽到他的話,祖念棋片刻后就冷靜了下來。

    “有……有可能是妖……妖族。”中年修士有些不敢肯定的說道。

    “妖族?”祖念棋一聲驚呼,駭然色變。

    “不錯,那些人有的長相似虎獸,有的身上有鱗片,還有一些身后搖擺著尾巴,應該是傳聞中的妖族不假。”中年修士點了點頭。

    并且不等祖念棋開口,他就繼續快速說道:“如今風仙子遭到了妖族數個凝丹境修士的圍攻,情況岌岌可危,屬下拼死才逃出來,特意前來稟告少……”

    “走!”

    中年修士話還沒有說完,祖念棋一把抓住他的肩頭,對著頭頂的黃銅大鐘一招,便化作了一股狂風呼嘯而去,只見前方白色迷霧被他吹得翻滾起來,而他的身影眨眼就消失無蹤。

    東方墨駐足在原地,臉上難掩一抹震驚。

    中年修士口中說的那些人,多半是之前在地宮中,將他封印在八卦煮丹爐,并轟入巖漿的虎頭怪人等妖族修士。

    而他口中的風仙子,不用說也是風落葉了。

    想到此處他眼睛瞇了起來。

    如今雙煞二魔還有碧影真人,說不定就在蓬島上四處尋他,按照他的打算,自然是立馬離開逃之夭夭。

    可一想到風落葉情況似乎不妙,他便有些遲疑了。

    他當初為了突破凝丹境,此女毫不吝惜的借給了他風家的巨型聚靈陣。而且當他落入風蕭離和風駝子的圈套后,此女更是將自己當做人質,將他從風家的危難中解救了出來。最后還為了他的安危著想,引薦他去祖家避難。

    毫不夸張的說,此女是他為數不多的幾個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之一。

    而再一想到虎頭怪人等妖族修士,差點將他煮死在八卦煮丹爐中,他眼中便有一抹濃郁的殺機和冷笑閃過。

    就聽東方墨一聲冷哼,腳下一跺化作一道青光,向著祖念棋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以他如今的修為,施展木遁之術加上入門的隱虛步,很快就追上了化作一抹狂風的祖念棋。

    東方墨雙目微瞇,隨著祖念棋的身影狂奔疾馳,一息跨過百余丈距離,不消多時就遁出了數十里。

    又過了小半刻鐘,他即使沒有施展耳力神通,也聽到了一陣劇烈的法力波動從前方傳來。

    “唰!”

    這時他的速度陡然大增,瞬間將祖念棋還有被他抓住的中年男子甩在了身后。

    而當他躍過千余丈距離,來到一片潮濕的洼地后,就看到前方有百余人正混戰在一起。

    仔細一看,其中一潑人馬,正是妖族虎妖一族,黑蛇一族,以及九尾狐族的人。

    另外一波人,則是身著各異服飾的人族修士。

    這時他明顯看出,大都是筑基期修為的人族修士,被壓制的節節敗退。不少人身負重傷,手中法器以及術法的施展,顯得外強中干,根本不是懂得合擊之術的妖族修士的對手。

    但東方墨的目光剎那就被另一處稍小一些的戰團所吸引了。

    只見一個虎頭怪人,一個蛇尾男子,以及一個衣著暴露的三尾少女,正將一個身著青色長裙,神情冷若寒霜的女子圍在中間。三人手段齊出,那人族女子寡不敵眾,只能勉強抵擋。

    而就在這時,虎頭怪人趁著一個間隙,一聲獰笑后,將手中兩丈長度的蛇矛,當做一根長棍向前橫斬了出去。

    呼呲一聲,空氣都被這一斬劃開了一條黑色的口子。

    人族女子倉促間只能雙手結印,在她面前一面圓形的風盾凝聚成型。

    “砰!”

    當蛇矛斬在風盾上后,風盾瞬間潰散,而人族女子承受一股撕裂般的力量,嬌軀倒飛了出去。并且尚在半空就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

    “找死!”

    東方墨心中一股戾氣油然而生,其大手一揮,密密麻麻的黑色雨珠,發出嗖嗖的破空聲,向著那三個妖族修士鋪天蓋地的罩了過去。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