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641章 收回靈蟲和半路出手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東方墨前幾日屠殺妖族修士的舉動,看似泄憤之舉,實則是擾亂青木蘭的視線,他好趁亂拿回自己的那些變異靈蟲。

    他當日被青木蘭用計傳送到東海時,將那顆來不及收回的本命石,丟失在了鬼魔宗地域范圍的那處小湖。因為距離遙遠,本命石他短時間不可能拿回,所以那些威力叵測的靈蟲,千萬不能再有丟失了。

    此時他將靈蟲母體拿出后,面對母體發出的奇異波動,島上數萬只靈蟲頓時發出了回應。

    東方墨站在島嶼上空,片刻間他就聽到兩道驚呼響起,而后是劇烈的法力波動,以及聲聲巨響。

    這座叫做浮羅島的島嶼,當初他在逃離后,所有的妖族低階修士就已經撤離了,如今只留下了一個黑蛇族和一個虎魔族的化嬰境修士在此。

    當日青木蘭等人追著他離開時,那些黑白二色的靈蟲,就開始啃食起魔極鐵。

    將島上的厚厚的一層魔極鐵啃穿了之后,那種禁錮它們的力量便逐漸的變弱,于是它們又開始四下啃食起所有的東西。

    不管是沙石,泥土,閣樓建筑還是其他東西,在這些靈蟲的啃食下,紛紛“消失”。

    好在這些靈蟲沒有母體和東方墨的操控,只剩下了啃食的本能。當他們啃食到一定程度后,就會停止下來陷入休憩當中。

    東方墨從半空向著身下看去,施展了石眼術后,他透過層層禁制,隱隱看到在島中央已經多出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沙坑。

    而當初禁錮他的那座牢籠,早已變得殘破不堪,就連九根石柱也倒下了的五六根。剩下的雖然依舊矗立著,可表面有不少缺口,一幅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倒下的樣子。

    這些,正是被靈蟲啃食后的結果。

    在靈蟲母體的操控下,隨著嗡鳴聲,島嶼上所有的靈蟲振翅從沙坑中飛起,凝聚成一團黑白二色的蟲云。

    忽然間,黑白二色的蟲云一分為二,向著兩個方向快若閃電的撲了過去,速度使得化嬰境修士都防不勝防。

    與此同時,在兩根石柱后,隱匿多時的一個黑蛇族和一個虎妖族修士,眼看蟲云呼嘯而至,二人身影頓時顯現了出來。

    他們并不知道,產下這些靈蟲的母體,有著噬骨蠶的特性,所以對于氣血強大的修士感應極強,自然知道他們的存在。

    而有著母體的操控,這些靈蟲可不是只有吞噬的本能了。

    二人出現后,根本來不及閃躲,就被兩團蟲云給淹沒了。

    但二人也是經驗豐富之輩,此刻并未慌亂。那黑蛇族修士張嘴突出了一口黑霧,罩住了自己的全身。

    而那虎妖族修士,則拿出了一柄銅錘,將其揮舞的密不透風,試圖將所有的靈蟲彈開。

    “啊!”

    可只是三兩個呼吸,就聽蟲云中兩聲慘叫響起。

    片刻后,當兩團蟲云一哄而散,原地已經空無一物。

    這些靈蟲當初就能將化嬰境后期的魃魔吞噬,那黑蛇族和虎妖族的修士,只有化嬰境中期修為,怎么可能是這些靈蟲的對手。

    將二人吞噬后,黑白二色的蟲云融合在了一起,而后立馬附在了島嶼倒扣碗狀的禁制結界上,再度喀嚓喀嚓的啃食起來。

    而在這些靈蟲的啃食下,能夠阻擋化嬰境修士的禁制結界,只是愣神的功夫,就被啃食掉一層。

    小片刻后,島嶼上的二十幾層禁制,就像是氣泡一般,全部碎裂。

    “嗡嗡嗡嗡……”

    漫天的蟲云蜂擁而至,飄在了東方墨的頭頂,就像一張厚重的毯子,將他頭頂的天空遮住,震天的嗡鳴讓他有一種胸悶的感覺。

    感受到頭頂蟲云散發的威壓,即使東方墨已經煉化了手中的母體,他依舊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并且讓他駭然的是,頭頂的數萬只靈蟲,如今每一只已經成長到了拳頭大小。

    這些形似螳螂的靈蟲,身上的甲殼油亮亮的。尖銳的口器一開一合,仿佛能夠咬碎一切。胸前的兩柄鐮刀更是泛著冷光,讓人毫不懷疑其鋒利程度。

    東方墨沒想到經過這些天的不斷啃食,這些靈蟲長成了如今的這幅模樣。

    此刻他能清楚的察覺到,這些靈蟲比起當年在血冢城吞噬了魃魔的那一批,實力起碼還要強悍兩三成。他猜測如今恐怕能直接威脅卜真人那等存在了。

    念及此處,東方墨發出一聲獰笑。

    “嘰嘰嘰!”

    就在這時,他掌心的靈蟲母體忽然震顫起來,散發出一股饑渴的波動。

    東方墨眉頭微皺,轉瞬他就明白了手中的母體,是想將這些靈蟲吞噬,從而進階。

    但頭頂的數萬只靈蟲他如今還有大用,靈蟲母體吞噬之后會陷入沉睡,從它蘇醒產卵,到蟲卵孵化需要一定的時間,現在他時間緊迫可等不起。

    而且母體將頭頂的靈蟲吞噬后,實力會大漲,以頭頂蟲云如今的氣息波動,很有可能母體將它們吞噬后,會使他壓制不住。是以東方墨更不可能放任母體吞噬了。即使要的話,也要等他將母體再煉化數遍才行。

    于是他摘下了腰間的一只黑色皮袋,法力注入其中后,再將自己的意念傳遞到靈蟲母體的腦海。這時就看到他頭頂的蟲云,就像一股龍卷,盡數沒入了他手中的黑色皮袋。

    將靈蟲收起后,東方墨一把撕開面前的虛空,閃身就鉆了進去。

    就在他前腳離開不久,平靜的海面上,嘶啦一聲,出現了一條黑漆漆的裂縫,從中掠出了七八個人影,正是青木蘭以及灰發青年等人。

    看著腳下禁制全部破碎,島嶼正中還有一個巨大沙坑的浮羅島,眾人呼吸一滯,臉色異常難看。

    ……

    而這時在東海靠近海岸的某片海域上,一座方圓百里的巨大島嶼,正發生著一場慘烈大戰。

    島嶼原本由數位妖族化嬰境修士主持的大陣,已經被轟開,使得整座島嶼徹底的暴露了出來。

    如今島上一大半是人族修士,一小半是妖族修士。雙方各自祭出了法器,全都殺紅了眼睛。

    這些人族和妖族修士中,以筑基期和煉氣期修士為主,足有十幾萬人。

    而凝丹境修士也有不少,約莫上千人之多。

    至于化嬰境修士,雙方各有十余人,分出各處戰團大戰著。

    在猛烈的法力波動,以及此起彼伏的喊殺聲中,不少的人族以及妖族修士,身軀倒在了血泊中。

    有的人被火焰燒成焦尸,有的則被符光轟成血霧,還有的被鋒芒洞穿了頭顱。

    這種慘烈的場景,可謂千年難得一見。

    不過人妖兩族雖然打的難舍難分,可因為人族修士在數量上占據著絕對的優勢,所以妖族不斷的敗退。不多時他們就被逼到了島嶼后方三分之一的位置。

    “一個不留,殺!”

    就在這時,忽然間在人族修士后方,三條跨海巨舟駛來。

    接著從巨舟上沖天而起了數萬修士,這些人紛紛加入了島上的大戰。

    而有了這些人族修士的加入,本就節節敗退的妖族修士更是潰不成軍,不少妖族被殺得丟盔棄甲,狼狽至極。

    于是紛紛轉身就逃,這一戰的勝負已經沒有懸念了。

    人族修士好不容易拿下幽冥島,怎么可能給這些妖族機會逃走,各自祭出法器向著這些妖族修士殺去,不消多時,雙方人馬一追一逃,就消失在海天盡頭。

    至于那十余處化嬰境修士的戰團,因為人族修士中又趕來了三個化嬰境中期,以及一個化嬰境后期的援兵。妖族化嬰境修士逼退對手后,亦是轉身破空而去。

    妖族敗局已定,這些人族化嬰境修士同樣乘勝追擊,不給他們絲毫喘息的機會。

    半刻鐘不到,幽冥島上就只剩下了一些煉氣期的低階修士在清理戰場。

    ……

    此刻,妖族中一個妖族九尾狐族的化嬰境青年男子,看著身后一個對著自己窮追不舍的宮裝婦人,神色極為難看。

    他沒想到這次人族會突然開戰,更是以一種摧古拉朽的姿態,將幽冥島拿下。

    他身后的那宮裝婦人,修為有著化嬰境中期,和他相差無幾。

    原本一對一的情況,他可不會懼怕此女,奈何現在若是被此女纏上,指不定那些人族的化嬰境老怪就會全部圍上來,到時候他就算插上翅膀也跑不掉。

    念及此處,此人手中法訣掐動,身上一層紅光將他包裹,讓他的遁術加快了三成之多,漸漸地拉開了和身后那宮裝婦人的距離。

    就在他心中暗喜之際,忽然間他身后那婦人伸手從懷中拿出了兩顆拳頭大小,形似木球一樣的東西。

    接著此女將木球向著前方一拋。

    隨著嗖嗖兩聲,兩顆木球化作兩道黑光,從九尾狐族青年左右兩側掠過,轉瞬出現在他前方數十丈。

    下一息,兩顆木球一頓,并在一陣咔咔聲中陡然膨脹,化作了兩只丈許高度的傀儡。

    兩只傀儡形似人猿,神色兇戾,通體漆黑。渾身毛發就像鋼針一般,碰撞間發出簌簌的聲響。

    方一出現,兩只傀儡一錘胸膛,張嘴發出兩聲怪叫后,向著九尾狐族青年左右夾擊而去。

    看著兩只修為全都有著化嬰境初期的人猿傀儡,九尾狐族青年神色大變。

    沒想到那婦人還懂得這種傀儡術,而且化嬰境的傀儡,他還從來沒有見過。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動作,忽然間一陣讓他心煩意亂的嗡嗡聲由遠及近的傳來。

    只見遠處兩團黑白二色的東西呼嘯而至,瞬間將那兩只人猿傀儡罩在其中,接著就聽一陣喀嚓喀嚓的古怪聲響從中傳出。

    “靈蟲!”

    當九尾狐族青年終于看清那兩團黑白二色的東西是何物后,不禁一聲驚呼。

    “嗷……嗷……”

    與此同時,隨著蟲云不斷的翻滾,其中還傳來陣陣怒吼,似乎是那兩只人猿傀儡發出的。

    可只是片刻間,兩團蟲云就一哄而散,密密麻麻的遍布在空中。仔細一看,之前那兩只人猿傀儡已經失去了蹤跡。

    “嘶!”

    見此一幕,不只是九尾狐族青年,還有此人身后那宮裝婦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化嬰境初期的傀儡,或許法力上不如化嬰境初期的修士,可煉制它們的材料,無不珍貴至極。可以說那兩只人猿傀儡,身軀堅硬的能夠硬捍化嬰境體修。

    只用片刻間的功夫,就能將兩只傀儡吞噬的尸骨無存,這些靈蟲實在有些恐怖。

    “是哪位道友出手相救,南某感激不盡。”

    短暫的震驚后,九尾狐族青年神色大喜,而后抱拳開口說道,話語落下他目光還掃過四周,似乎想找到是誰在暗中出手。

    “哼!”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一聲冷哼。

    “嗡嗡嗡……”

    接著分散開的蟲云,組成了一張大網,猝不及防的對著此人蓋了下去。

    九尾狐族青年神色大變,他想也不想的轉身就向著來時的路逃去,暗中那人看來并不是救他的。

    眼看此人向著自己這個方向逃來,宮裝婦人略一沉吟,此女手腕一轉,一條紅色長鞭延伸了十余丈,向著此人胸口抽了過去。

    九尾狐族青年手持一柄短尺一揮,從短尺上迸發出一道白色的匹練,和長鞭轟在了一起。

    “砰”的一聲悶響,匹練頓時破碎,而婦人的長鞭也被擋了回去。

    可就是這么一耽誤的功夫,蟲云形成的大網頃刻間將九尾狐族青年兜住,而后大網猛的收縮。

    但那青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關鍵時刻竟然將蟲云收縮之勢阻擋了一時半刻。

    只是他只堅持了十余個呼吸,還是被蟲云淹沒了。

    “啊!”

    只聽蟲云中傳來一聲慘叫,而后就響起了一陣讓人生起雞皮疙瘩的啃食聲。眨眼的功夫后,蟲云就再度散開,而原地不出所料的,已經空無一物。

    遠處宮裝婦人見此瞳孔猛縮,此女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要是她被這些靈蟲包圍,下場絕對和那青年一樣。

    然而她剛剛回過頭來,就見一個身影修長的道士,不知何時已經悄無聲息的站在她十丈之外,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chaptererror;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