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673章 殿室取物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以東方墨和梁婉君的修為,二人撕開虛空前行,只花費了兩日,很快就來到了血葫島。

    到了此地,東方墨看著腳下葫蘆狀的島嶼,臉上神色淡然。

    血葫島和他當初離開時,沒有多大的變化,依舊凌亂無比。不過當初戰斗的痕跡,經過這一年多的時間,已經被一些鉆出來的野草給覆蓋。

    東方墨伸手向著腰間一摸,將那面首尾相連的玉佩拿出。這時,他就看到玉佩表面上有微弱的紅光閃爍。

    并且梁婉君此刻也拿出了那面扁圓形的玉佩,那玉佩表面亦是如此。

    東方墨將神識探開,立即就發覺腳下血葫島某處地方,有一縷淡的難以察覺的波動傳來。

    這股波動若是沒有他和梁婉君手中玉佩的誘引,恐怕沒有人能夠發覺,想來就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那處禁制存在了。

    念頭一轉下,東方墨悄然將石眼術運轉起來,向著腳下的的血葫島看去。

    以此術能夠看穿山石的玄妙,應該能有所發現。

    只是在他一看之下,他卻毫無所獲。

    對此東方墨不以為意,石眼術能夠看穿山石的厚度有限,想來那出禁制波動傳來的地方,在極深的位置。不然的話,就是有什么手段能夠將他的窺視屏蔽。

    “根據家父留下玉簡中的描述,那處禁制在血葫島地底深處,我等這就下去吧。”

    恰在這時,只聽梁婉君道。

    “好!”

    聞言東方墨立刻收回了心神,并看向此女點了點頭。接著便和此女身形降下,來到了血葫島上。

    梁婉君法決掐動,嬌軀頓時變得虛幻起來,接著沉入了地下。

    東方墨到了如今的修為,雖然輕易能夠施展土遁術,但以他的生疏,還不如他動用土行旗來的快捷。

    于是他拿出了土行旗,法力注入其中,將小旗一揮,身軀便被一股黃光包裹,亦是開始下潛。

    在梁婉君的帶引下,二人的身形下沉了萬丈左右,此時已經深入海底的位置了。

    就在東方墨察覺到,那股和手中玉佩遙相呼應的禁制波動,越來越明顯時,“波”的一聲,二人的身形直接從擠壓的泥土中剝離了出來,而后踏在了地上。

    抬頭一看,兩人赫然來到了地底一處被開鑿出來的石室內。

    石室四周有不少的月光石嵌入,因此整座石室較為亮堂。

    東方墨只是四下一望,一眼就看到在二人前方,有一扇緊緊閉合的石門。

    這石門表面遍布一種花花綠綠的斑點,顯得頗為奇異。而在石門正中的位置,還有一個圓形的凹槽。

    凹槽的形狀和大小,和他手中的玉佩一般無二。

    “這石門是由雨花黑晶石鑄成,這種材料有一個特性,那就是受到外力的沖擊后,它立馬會崩裂,變成一顆顆細小的石珠爆開,威力之大就連我等也不可小覷的。是以用這種材料鑄造,要想強行破開這道禁制,必然會連帶其中的諸多東西,一同毀去。”梁婉君這時開口道。

    “雨花黑晶石!”

    東方墨摸了摸下巴,難怪他之前覺得這石門有些眼熟,原來是這種材料。

    而對于這雨花黑晶石他是認識的,此物的特性他也知曉,甚至當初在岳老三給他的白寶齋諸多材料中,就有人頭大小的一塊雨花黑晶石。

    “東方道友,我等還是先用鑰匙,將前方石門打開吧。”

    這時梁婉君看向他又道。

    “呵呵,小道對于此地的禁制沒有梁道友熟悉,這開啟禁制之事就由梁道友代勞了,梁道友應該沒有意見吧。”

    東方墨呵呵一笑,并且不等梁婉君開口,他將手中的蛟龍玉佩向著梁婉君一擲。

    看著玉佩激射而來,梁婉君心中有些詫異,但最終還是大袖一拂,將玉佩卷了過來。

    “既然東方道友如此信任小女子,那小女子就不客氣了。”

    將此物拿在手中后,就見此女轉身向著石門走去,來到了石門前,她率先將東方墨那面首尾相連的蛟龍玉佩,向著石門正中的凹槽鑲嵌而去。

    “吧嗒!”

    蛟龍玉佩嚴絲合縫的嵌入了石門的凹槽中。

    看著這一幕,東方墨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之所以將玉佩交給梁婉君,一是怕此女搞鬼,萬一那石門內,有什么危險的話,他可不想置身于其中,從而被此女陷害。當年青木蘭的例子,他還記憶猶新,重蹈覆轍這種事事情,他是不愿意的。

    二是他對于自己實力的自信,就算禁制中并沒有危險,他也不怕此女卷寶物走人。以他如今的手段,此女翻不起風浪的。

    梁婉君將蛟龍玉佩鑲嵌進石門后,接著此女又將自己的那塊扁圓形玉佩拿起,向著蛟龍玉佩中那個空缺的位置鑲嵌而去。

    “吧嗒!”

    又是一聲輕響,扁圓形玉佩同樣嚴絲合縫的嵌了其中。

    與此同時,只見梁婉君腳步不知不覺的后退了兩步。

    見此東方墨亦是退了些許距離,在這個過程中,他和梁婉君始終保持著三丈左右,這樣的話進可攻,退可守。

    梁婉君對他的動作視而不見,而是檀口張開,將臉頰上遮掩的黑氣吞入了腹中,此時她一雙美眸帶著一抹激動,看著面前的石門。

    在她的注視下,前方那只蛟龍玉佩,突然像是活了過來,自主的轉動了起來。

    隨著玉佩的轉動,只聽一聲咔咔的機關聲傳出。

    “轟隆隆!”

    就見兩扇沉重的石門,緩慢的開啟,使得正中間黑漆漆的門縫越來越寬。鑲嵌的兩塊玉佩,也從中一分為二。

    東方墨這時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但體內法力悄然運轉,一副蓄勢待發,隨時都能出手的樣子。

    當石門終于徹底敞開之后,只見其中伸手不見五指,什么都看不清。東方墨石眼術運轉后,同樣如此。

    眼看石門開啟,梁婉君玉手伸出,輕輕的拍了兩下。

    “啪啪!”

    隨著兩道清脆的掌聲,前方石門內,突然噗噗的燃燒起了一排排的火把,將石門內部照耀的亮堂堂的一片。

    此刻東方墨眼睛微瞇,這才發現石門內竟然是一間圓形的殿室。

    而當他看清殿室內部的場景后,瞳孔頓時猛縮,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氣。

    梁婉君這時已經邁開了腳步,徑直向前走去。

    東方墨強行壓下心中的震驚,略一沉吟他還是信步跟上了此女的步伐。

    當二人步入其中后,在殿室正中的一張案桌前,駐足而立起來。

    只見面前的長條形案桌上,一字排開擺放著三樣物品。

    其中左右兩端的兩樣東西,是兩只雙指寬度,一指長度的暗紅色葫蘆。

    正中間的物品,是一只巴掌大小,上細下粗的黑色玉瓶。

    那兩只葫蘆還好,東方墨并未察覺到什么異樣,不過當他看到那玉瓶的剎那,瞬間就感受到了一種陰冷的氣息。而且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此物竟然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而除了這三樣東西之外,最讓東方墨驚駭的是,在案桌后方,還盤膝坐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身影。

    這身影身著一件寬松的紫色長袍,雙手被袖口籠罩,垂在身軀兩側。其頭顱低垂耷拉著,看不清面容。

    東方墨神識一掃,發現前方那盤坐的人影氣息全無,赫然是一具尸體。

    就在他驚疑不定的打量著前方那道人影時,梁婉君此女身軀顫了顫,以東方墨的耳力,還聽到此女的呼吸,都變得稍稍急促起來。

    見此他眉頭緊皺,要知道即便是成功開啟了禁制,二人將神魂本源液和娑陰圣水拿到手,此女也不可能如此失態才對。由此足以看出,恐怕還有其他什么東方墨不知道的原因,才讓此女這般異常的。

    并且就在這時,梁婉君忽然抬起了腳步,向著前方案桌走了過去。

    “慢著。”

    看著此女的背影,東方墨目光一凌的開口。語罷,他順勢將手中拂塵向著背后一甩。

    聞言梁婉君腳步頓下,而后轉過身來看向他,露出一抹淺笑。

    “東方道友有何指教!”

    “哼,梁道友之前曾說此地有神魂本源液和娑陰圣水,不知道那尸體又是怎么回事,而且案桌上擺放了三樣物品,其中都是什么東西。”東方墨沉聲說道。

    “呵呵,小女子只知道當年家父和血葫老怪之間的賭注是神魂本源液和娑陰圣水,并不知道其他東西是什么,這不小女子正準備上前查看一番嗎。”梁婉君神色不變。

    “你覺得這種話小道會相信嗎。”東方墨看著此女神色一沉。

    “你若不信那小女子也沒有辦法證明,這樣吧,若是東方道友不放心的話,你先親自去查看一番可好。”

    梁婉君一伸手,示意由東方墨先請。

    聞言東方墨看著此女有些驚疑起來。

    只是梁婉君笑容依舊,讓他看不出絲毫端倪。

    片刻后,東方墨突然邪魅一笑。

    “那小道就卻之不恭了。”

    接著他一提道袍,大步的走上前來。

    和此女錯身而過之后,東方墨在案桌前三尺站定。

    打量著面前的那具尸體,東方墨只是略一沉吟,就一甩拂塵。

    “唰!”

    銀白色的拂絲激射而出,將最左側那只葫蘆纏繞了一圈。東方墨手臂一抖,暗紅色的葫蘆頓時被他拽了過來。

    打量片刻后,發現此物沒有什么異動,這時他手掌伸出,一股吸力爆發,隔著寸許將此物攝在手心。

    東方墨口中一吹,一股氣勁將給葫塞給吹開。

    與此同時,他就感受到了一股至陰之力從中傳來。

    “這……”感受到這股至陰之力,東方墨神色一動。他將此物放在眼下一望,隨即他就透過葫蘆口,看到一種乳白色的液體在其中晃動,隨之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傳來。

    “娑陰圣水!”

    雖然沒有見過,可東方墨還是瞬間通過清香和顏色這兩種特性,肯定了此物就是傳聞中的娑陰圣水。

    于是他神色大喜,又檢查數遍后,將葫塞吸來封好,便將此物放進了儲物袋。

    接著他又對著右側那只暗紅色葫蘆一甩拂塵。

    銀白色的拂絲將此物卷來后,他將葫蘆塞子打開,頓時一股精純的神魂氣息從中溢出。

    即便沒有細看,可東方墨還是確定了其中之物,乃是神魂本源液,因為此物他當年就服食過,對這種氣息可不陌生。

    背對著梁婉君,東方墨眼珠子一轉,將此物亦是收了起來。

    最后,他將目光看向了最中間那只黑色的玉瓶。

    而就在他準備將那只他覺得有些熟悉的玉瓶攝到手中,仔細的查看一番時,在他身后傳來了梁婉君的聲音。

    “東方道友是不是忘記當初你我的約定了。”

    聞言東方墨轉過身來,看向了梁婉君。

    “當初你我二人可是說好,娑陰圣水歸你,神魂本源液也可以分你一些,但除此之外其他東西都是我的,莫非道友想反悔嗎。”

    又聽梁婉君道,話到最后,此女語氣有些不善起來。

    “呵呵,約定小道自然是記得的,小道只是對面前這東西有些興趣而已,想要看看是何物。”

    “不管是何物,這東西都和道友無關吧。”梁婉君大有深意的說道。

    聽到此女的話,東方墨并沒有立馬開口,事到如今,他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按理來說應該轉身就走。可當他看到面前這氣息讓他有些熟悉的玉瓶,又讓他改變了注意,梁婉君此女必然有什么事情瞞著他。

    “小女子知道,我隱瞞了一些事情讓道友心中不快,不過你已經拿到了所需之物,小女子對你的承諾也算是做到了,希望道友信守諾言。”

    “另外,那瓶神魂本源液小女子也不要了,一并給你,道友現在立馬離開吧。”

    聽到此女將神魂本源液也愿意給自己,東方墨極為意外。

    但越是如此,他越覺得那玉瓶中絕不是普通之物。就聽他道:“梁道友所說雖然有理,不過小道現在改變主意了。”

    語罷,東方墨一甩拂塵,銀白色的拂絲對著那黑色玉瓶卷了過去。

    “你……”

    梁婉君玉容大怒,但接著此女對于東方墨的舉動就冷笑連連起來,甚至連出手阻攔的意思都沒有。

    東方墨雖然有著出其不意動手的意思,不過卻一直分心注視著此女,看著她對自己的動作無動于衷,他心中微微一凌。

    但隨即他就手腕轉動,銀白色的拂絲頓時將前方的玉瓶纏繞起來,并用力一拉。

    然而在他一拉之下,玉瓶紋絲不動。

    不止如此,那玉瓶好似奇寒無比,一股白色的寒霜從拂絲向著他的手臂蔓延而來。

    “這是……”

    目睹眼前這一幕,尤其是看著擰緊的拂絲上,已經結出了一朵朵冰花,東方墨神色大變。

    當年在蓬島上乾清宮中的某幅場景,瞬間浮現在了他的心中。

    此刻他終于知道,為何眼前的玉瓶會給他一種熟悉之感了。

    念及此處,東方墨法力鼓動,潮水般注入手中拂塵,使得冰霜蔓延的速度一減。

    同時他足下一踩,就要向后退去。

    “啪!”

    然而下一刻,前方的黑色玉瓶,在他正準備收回拂絲時,突然碎裂,一股濃郁的黑氣頃刻間擴散而開。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