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742章 暗算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眼看東方墨竟然真的示意他離去,青年男子神色一怔,這讓他極為意外。

    只是當回想起之前東方墨發下的誓言,他心中終于踏實了不少。

    在他看來,就算東方墨再窮兇極惡,但也會對那種冥冥中的玄機忌憚不已的,是以他應該不敢違背。

    “嘿嘿,道友果然是守信之人,那在下就此別過,后會有期了。”

    語罷,青年男子法力鼓動,元嬰周身靈光大漲,接著他閃身就向著頭頂的土層掠去,并猶如水滴落入湖面,輕易的就融入了其中。至此,他法力鼓動飛快的向著頭頂遁行。

    雖然他沒有了肉身,可仗著元嬰施展這種簡易的土遁之術,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只是速度要大打折扣。

    他已經做好了打算,一經回到地面后,就立馬催動一種秘術聯系司馬太南長老,只有與他回合,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至于東方墨,在他心中已經落入了必殺的名單。

    東方墨毀了他的肉身,就算他能夠重新找到或者祭煉一具,實力也不可能恢復到巔峰時期一樣,甚至將來想要進階更高的境界,也將困難數倍之多。這種仇怨,兩人之間已經不可能化解了。

    這樣想到時,青年男子法力毫無保留的宣泄,將速度全力提升起來。

    只是他剛剛向上遁出了數百丈,忽然間就臉色大變。

    “嘶!”

    從他身下一股澎湃的吸力猛地傳來。

    他之前元嬰被東方墨焚燒,使得法力本就十不足一,此時面對這股吸力,他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就被拉扯了回去。

    青年男子只覺得身軀不斷的往下墜,并且呼吸間的功夫,他就感覺渾身一緊。

    當他四下一看,發現這時他已經再度被東方墨捏在了掌心。

    “你出爾反爾!”青年男子勃然大怒。

    “非也,在下已經放任你毫發無損的離開了,只是道友自己不爭氣,被又一次抓了回來而已。”東方墨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青年男子羞怒的無以復加,只見他臉色漲紅的一聲暴喝:“莫非你敢違背誓言不成。”

    “呵呵,在下答應的事情已經做到,哪里違背了誓言。”東方墨不屑的撇了撇嘴。

    并且下一瞬,他就將此人拿進到眼前,目光一寒道:“再說了,誓言這種子虛烏有的東西,在下歷來都不怎么相信,所以……你去死吧!”

    話到最后,東方墨抓住此人掌心的鎮魔圖浮現,而后一股吸扯力為之大漲。

    “小輩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只見他睚眥欲裂,那番模樣似乎恨不得生啖東方墨的血肉。

    而下一刻,他的神魂連帶元嬰,就一同被吸入了東方墨掌心的鎮魔圖。

    東方墨雙目一閉,口中開始念念有詞起來。

    在鎮魔圖中,無數的魔魂發出尖聲咆哮,一股股精純的魔魂之氣翻滾向著青年男子涌去。

    當此人看到周遭數之不盡的諸多魔魂后,只聽他一聲驚呼:“你竟然生祭了如此多的生魂來修煉鎮魔圖這種魔功,你就不怕遭天譴嗎。”

    “哼,天道我都不怕,豈會怕什么天譴。”東方墨一聲冷哼。

    聞言青年男子心中對于東方墨,已經產生了一種瘋子的念頭。于是他毫不猶豫的準備施展司馬家的那種獨門,自爆神魂。

    但下一刻一股魔魂之氣率先鉆入了他的眉心,讓他動作一頓,而后更多的魔魂之氣接踵而至的將他淹沒,頃刻間此人的三色元嬰就變得漆黑如墨。

    不過此人也不知道用的什么辦法,關鍵時刻緊閉的雙目唰地一下睜開。

    “就憑你也想要煉化我的神魂,做夢!”

    他雙目的怨毒,以及口中的嘲諷不加掩飾,話語落下后,此人口中亦是念念有詞起來,而后就看到他的眉心一顆古怪的符文隱隱浮現,并剎那間光芒爆射。

    “砰!”

    某一刻,隨著符文爆開,此人眉心裂開了一條纖細的裂痕。而后一股紅的發黑的粘稠血漿緩緩溢了出來。至此,此人雙目也隨之失去了神采,變得渙散。

    看到這一幕發生,東方墨神情不禁難看起來。

    “這些秘術果然有些門道。”

    搖了搖頭后,他就放下了手臂。

    只不過當他看著青年男子眉心裂開后的元嬰,依舊在鎮魔圖中漂浮著,眼珠子轉動間,他取出之前的石盒,將此人的元嬰小心翼翼的封印起來。

    不知是否是巧合,當他做完這一切,耳朵微微抖了抖。看向了身旁的石壁,通過石眼術東方墨發現南宮雨柔已經從打坐當中蘇醒了過來。

    見狀他立刻將周遭籠罩的魔魂之氣一收,起身走出石室后,揮手間將南宮雨柔布置的那層隔絕波動的禁制破開,徑直來到了此女身前。

    “恢復的如何了。”只聽他問到。

    “七七八八。”南宮雨柔抬頭看了他一眼。

    “既如此那就走吧,司馬義被我殺了,我怕此人的死會讓那破道境修士有所察覺,如今還是盡早離開的好。”

    “好。”

    南宮雨柔點了點頭,而后站了起來。

    接著兩人就各施遁術,離開了此地。當回到地面,二人立刻向著某個方向破空而行。

    “南宮師姐,這次隨我回到東方家如何,那樣的話,眼前的一切危機就都能夠化解。”

    當二人一路前行了數萬里后,東方墨側身看向此女說道。

    “可以,不過在此之前,我必須先去一個地方,拿回一件東西。”

    南宮雨柔想了想后,就如此說道。只是說話時,她神色依舊冰冷。

    “一個地方拿回東西?”東方墨皺眉,隨即繼續問道:“不知師姐要去何處,拿回什么東西。”

    “去了你就知道了,跟我來吧,速度快的話最多月許就能趕到。”

    說完之后,南宮雨柔法力鼓動,將遁術提升了一小半之多。

    東方墨雖然疑惑,但南宮雨柔沒有解釋的意思,他倒不好再開口,于是腳下一踩跟上了此女的步伐。

    他本來還想向此女了解一番那夜靈族修士的事情,可看到神色冰冷的此女,一路閉口不言,最終他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面前的南宮雨柔變了,并且不只是變得沉默和冰冷那么簡單。

    接下來,二人經過足足二十五日不眠不休的向北疾馳,本就對黑巖星域不太熟悉的東方墨,完全不知道如今身在何處了。

    這一日,二人的身形出現在了一處黑色的沙漠上空。

    此地四面八方都荒蕪至極,而且周遭的靈氣稀薄異常。

    時而刮起的陰風呼嘯而過,給人一種蕭瑟破落之感。

    看著身下的沙漠,東方墨發現那些沙礫間隙中,有一縷縷的灰白色的氣息鉆出。而正是這些灰白色氣息的存在,讓他的視線只能夠看到方圓千丈左右。

    “此地是什么地方。”

    東方墨終于忍不住出聲問道。

    足足四五個呼吸后,南宮雨柔才頭也不回的淡淡開口:“古兇之地!”

    “什么?師姐為何會帶我來這個地方。”東方墨驚訝無比。

    要知道之前他不止從此女口中,還從司馬義口中得知,古兇之地在十年前,煞氣就鋪天蓋地的席卷充斥起來,常人根本不可能入內。

    “自然是來取一樣東西。”只聽南宮雨柔道。

    “既然已經到了此地,不知師姐可否告知,具體你要取什么東西。”東方墨看向此女的側臉。

    “跟我走吧,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說著南宮雨柔身形降了下來,當踏足在黑色的沙漠上后,邁步向著前方走去。

    東方墨身形一閃,擋在了此女身前。

    “并非我不相信師姐,而是師姐總該讓我知道一些情況吧,這樣我心中才會踏實一些。”

    聞言南宮雨柔腳步頓下,站在了他的身前,此女抬頭望著東方墨的目光,久久之后,才聽她有些復雜的開口:“東方墨,你覺得我會害你嗎。”

    “這……”

    東方墨一時間陷入了遲疑。

    在他看來,此女必然不可能害他,只是即使如此,他也不希望稀里糊涂的就跟此女進入古兇之地,將自己置身于未知的險境當中。

    “師姐說笑了,只是如今古兇之地煞氣彌漫,別說你我二人化嬰境修為,就算神游境修士踏足其中,也極其危險吧。”東方墨道。

    聽到他的話,南宮雨柔緩緩的走上前來,直到站在他近在咫尺的地方。

    此女深呼吸而后吐了口氣,一股微熱的檀香氣息頓時噴在了東方墨的臉上。

    “若你相信我,就跟我進去,放心吧,我就算想害任何人,也絕對不可能害你。”

    話到最后,南宮雨柔精致的嘴角上揚。這一笑在她冰冷的臉上綻放,頓時讓人如浴春風。

    接著她伸出了手來,輕輕的撫過東方墨的臉頰。

    可不知為何,此女玉手撫過的剎那,東方墨心中的猛地生出了一股濃郁的危機感,讓他渾身汗毛倒豎。

    他幾乎想也不想的就要抽身爆退。

    但下一息,南宮雨柔臉上的笑容,就徹底消失。此女食指驀然指點而出,如此近的距離,一瞬間就點在了東方墨的眉心上。

    不止如此,一縷晶瑩的墨色細絲,猶如活物一般從她的食指上向著東方墨的眉心鉆去,好似要將他眉心破開,鉆入識海。

    只是就在那縷細絲剛剛破開了東方墨額頭的皮膚半寸,他的頭顱金光大漲,就像一顆小太陽。

    “叮!”

    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清晰的響徹在空氣中。

    千鈞一發之際,東方墨的鐵頭功運轉了起來。

    “咦!”

    眼看如此刁鉆的一擊都沒有得手,南宮雨柔極為詫異。

    不過就算將這一擊擋下,東方墨依舊承受了一股兇悍的力量,身軀斷線風箏一般,不受控制向著后方拋飛了出去,而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此時他只覺得整個頭顱在強烈的震蕩下,充斥兇猛的眩暈感。他下意識的一咬舌尖,鉆心的疼痛終于讓他清醒了一絲。

    而當他抬頭一看時,又是一縷晶瑩的墨色的細絲,向著他竄了過來,并眨眼就出現在了他眼前一尺。這次,是狠狠地向著他眼瞳鉆去。

    再看不遠處南宮雨柔,此刻還保持著屈指彈射的姿勢。

    東方墨反應不可謂不快,他伸出左手,陽極鍛體術和魘極決爆發下,手掌立刻變得堅若鐵石。唰地一下,后發先至的擋在了眼前。

    下一刻,隨著“噗”的一聲利劍入肉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又是一陣古怪的“呲呲”聲。

    僅此一瞬,東方墨就感受到了一股劇痛。

    他臉色大變的將手掌翻過來放在眼前一看,只見他掌心竟然被那縷細絲沒入,而后表面的皮膚開始腐蝕了起來,冒出了一縷縷青煙。

    “你……”東方墨震怒的看著此女。

    “本想將你引到古兇之地,煉化成一具傀儡,那樣你也會更加聽話一些。但沒想到你修為不高,行事卻如此謹慎,那本宮不得不提前出手了。”

    南宮雨柔再度恢復了冰冷,收回了玉手后,毫無情感波動的說道。

    “你是誰!”

    東方墨看向此女眼睛瞇了起來。

    :。: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