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867章 紛紛現身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看著東方墨施展的神通,青年男子二人極為訝然。要知道這種術法,乃是木靈族的天賦神通。

    “咻!”

    隨著一道破空聲,之前被東方墨擲進了石壁中的藍色長劍,破開石壁鉆了出來,化作一道犀利的藍光,對著所有爆射而來的藤蔓一攪。

    “砰砰砰……”

    無數的藤蔓爆開成一節節木屑飛灑。

    而在將所有藤蔓絞碎,終于露出了后方東方墨的身影。

    “吟!”

    藍色長劍爆發出一道璀璨的藍光,向著東方墨當頭一斬。

    “嘶啦!”

    一道數十丈長的劍芒從天而降。

    東方墨握住拂塵的手臂向上一輪,銀白色拂絲同樣延長向著劍芒抽去。

    “砰!”

    這一抽之下,那道實質般的劍芒寸寸欲裂,最終化作了片片靈光消散開來。

    不止如此,銀白色拂絲去勢不減,繼續向著青年男子還有宮裝女子斬了下去,眨眼就到了二人頭頂數丈。

    青年男子和宮裝女子二人身形一動,向著兩側掠去。

    “噗!”

    銀白色拂絲斬在了二人之前站立的位置,在這一斬之下,地面出現了一條深深的縫隙。

    看著東方墨僅僅神游境初期修為,居然能夠施展如此威力的一擊,二人都明白眼前這個青靈道宗的修士,的確有幾分本事。

    青年男子這時不再猶豫,他大手一揮,從他袖口中一道烏光被祭出,轉瞬化作了一丈向著東方墨轟了過去。

    東方墨定眼一看,只見這道烏光赫然是一方大印。

    并且就在他抬頭的瞬間,大印速度暴漲了一大截,瞬移般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股壓迫迎面而來。

    東方墨大驚之余,對著面前輕撫而下。一層水波般的罡氣,蠕動著擋在他面前。

    不過他顯然小覷了這方大印的威力,當轟在罡氣上后,大印上的烏光忽然暴漲。

    “嘭!”

    東方墨面前的罡氣立刻碎裂,他被一股巨力轟飛,并“轟隆”一聲,砸進了石壁中,在石壁上留下一個大洞。

    青年男子面露不屑,他的這件法器以份量奇重見長,遭到結結實實一擊,神游境后期修士都不好受,豈是東方墨能夠抵擋的。

    只是緊接著他和宮裝女子就睜大了眼睛。

    只見從石壁上的大洞中,東方墨修長的人影緩緩走了出來,這時的他拍了拍肩頭的灰塵,神色有些難看。

    “哼!”

    看到東方墨承受他一擊,居然毫發無損,此刻青年男子體內的法力毫無保留的宣泄而出。

    “呼!”

    丈許大小的大印這一刻暴漲到了三丈之巨,再次向著東方墨轟去。

    東方墨陡然張嘴,龍眼大小的本命石同樣暴漲到三丈有余。

    “轟隆!”

    本命石和大印交擊的瞬間,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不過這時的青年男子卻是神色大變。三丈大小的大印,不堪一擊被轟的倒飛而回,心神和法器相連,讓他臉色一白。

    東方墨撇了撇嘴,雖然此人的法器,和他的本命石屬于一類,但本命石這些年來不知道被他摻入了多少材料的精華,重量根本不是這方大印能比的。

    眼看青年男子亦是不敵東方墨,宮裝女子對著她面前的藍色長劍一招,將此劍握在手中的瞬間,此女法力鼓動,身形驟然從原地消失。

    東方墨雙耳微抖,緊接著他轉身看向身側某個地方。他喉嚨鼓動,張嘴。

    “咻!”

    一道纖細的血絲從他口中迸發而出。

    “噗!”

    隨著一聲輕響,宮裝女子的身形被逼的顯現了出來。

    而在她面前,一只古樸的龜甲上,留下了一個小小的細孔。沒想到東方墨施展血透絲一擊,能將她這件法器給毀掉,而若非這件法器存在,被洞穿的就是她的身體了。念及此處,她額頭隱隱見汗。

    東方墨做完這一切并未停下,他手指掐動口中念念有詞。

    霎時,本命石這一次暴漲到二十余丈,讓得青年男子和宮裝女子二人臉色為之大變。

    但就在東方墨準備乘勝追擊時,他雙耳再次微抖,他聽到了一陣肉翅扇動的聲音從地縫之外傳來。

    東方墨心思轉動,而后他對著本命石遙遙一抓,本命石由大而小被他捏在了掌心。

    他將隱虛步和木遁之術同時施展,身形從原地憑空消失。

    眨眼的功夫,東方墨就已經站在了地縫之外的上空,并且將身形隱匿起來。

    就在他沖出地縫的瞬間,一大群蝠魔人猶如洪水一般沖進了地縫中,他們全都是之前被東方墨三人斗法的劇烈動靜引來的。

    這群蝠魔人約莫百人,其中七八人有著化嬰境修為,剩下的都是凝丹境。

    當所有蝠魔人前赴后繼的沖進了地縫后,東方墨手指再次掐動起來。

    隨著他的動作,百余丈長的地縫兩旁,一根根藤蔓鉆了出來,而后編織成了一張大網,將地縫封的嚴嚴實實。

    東方墨口中念念有詞,片刻間他手腕一轉。一團濃郁的生機從他掌心迸發了出去,沒入了藤蔓編制的大網。

    “咔咔咔!”

    只見藤蔓扭動,每一根都變成了墨色,給人一種鋼鐵鑄成的堅韌感。

    在大網將地縫封住的瞬間,地縫中傳來了青年男子和宮裝女子驚怒的聲音,但緊接著二人的驚怒聲就被一大群蝠魔人的尖銳嘶鳴給淹沒,而后就是一陣陣劇烈的法力波動從中傳來。

    東方墨揮手間又是兩團濃郁的生機沒入大網中,隨即才冷笑連連的看著這一幕。

    地縫中的劇烈波動,足足持續了十余個呼吸才漸漸減弱,最總安靜無聲。

    “轟!”

    就在這時,封住地縫的大網遭到了一記重擊,猛地震動了一下。好在藤蔓表面墨光閃爍,沒有絲毫破碎的跡象。

    “轟!”

    接踵而至的,又是第二次重擊。

    這一次,藤蔓表面終于的光芒終于暗淡了一些。

    見此東方墨伸出右手,他準備在這兩人脫困的瞬間,施展鎮魔圖,相信以鎮魔圖如今的威力,只需數十萬魔魂釋放,這兩人也絕對沒有還手之力。

    “撲哧……撲哧……撲哧……”

    然而他還來不及動作,下一息他有所感應的轉身,看向了昏暗的天邊,只見在天際好似出現了一條黑線。

    “嘶!”

    當這條黑線靠近后,東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哪里是一條黑線,分明就是一群蝠魔人大軍向著此地涌來,細數之下怕是有上千人,數量之多乃是他第一次看到。

    而當發現這些蝠魔人中,除了一半的都是化嬰境之外,還有三人的氣息,赫然都達到了神游境,東方墨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他看了看依舊被大網封印的裂縫,而后又看了看天際的諸多蝠魔人,似乎陷入了兩難之間。

    不過下一刻他就做出了決定,他準備讓暗中的春煞出手,暫時抵擋住這群蝠魔人,然后他會用雷霆手段將下方兩人解決,一定要得到骨靈蝶的下落。

    東方墨目光四下一掃,他知道春煞必然就在某處隱匿著,只是此女的隱匿手段即使是他,也無法察覺分毫。

    但就在他準備開口出聲時,他的目光不經意掃過了身側十丈之外某個地方,呼吸卻猛地一窒。

    原來在東方墨目光所及之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身著身形枯瘦的老者。

    此人面容枯槁,不茍言笑。現身之后,老者淡淡的瞥了東方墨一眼。僅此一瞬,東方墨猶如被兩柄利劍直視。

    “破道境!”

    這老者赫然是破道境修士。

    但好在此人只是看了他一眼,下一刻就收回了目光,并看向了已經到了二人百丈之外的蝠魔人大軍。

    “呼!”

    老者深深的吸了口氣,緊接著此人枯瘦的身軀一震,從他身上爆發出了一股強悍的氣勢。

    在這股氣勢之下,東方墨向后退了半步,身軀也微微震顫起來。

    “呼啦!”

    老者大手一揮。

    “咻咻咻……”

    一道道刺耳的破空聲響起,竟是一大片翠綠樹葉,從老者袖口激射而出。

    這些樹葉密密麻麻向著遠處蝠魔人爆射過去,而后只聽“噗噗”的聲響傳來。

    遠處那一大群蝠魔人大軍,身軀被洞穿了一條條血縫,鮮血立刻噴涌了出來。

    而每一片樹葉將前方的蝠魔人穿透后,威力仿佛不減絲毫,繼續將后方的蝠魔人洞穿。

    東方墨這時就看到了一副震撼的場景,這群來勢洶洶的蝠魔人大軍,仿佛被老者割稻草一般,成片的從半空栽倒,撲通撲通的掉在地上。

    僅此一擊,就有七八百人直接被滅殺,其中就包括那三個神游境蝠魔人。至于剩下的一些,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重創。

    一擊斬殺了如此多的蝠魔人后,枯瘦老者身上強悍的氣息漸漸收斂下去。

    “轟!”

    不知是否是巧合,就在這時,東方墨腳下封印地縫的藤蔓大網,終于被一方大印給轟開。

    “唰……唰……”

    兩個人影一前一后沖了出來,正是青年男子和宮裝女子二人。

    二人之前被東方墨用詭計鎮壓在地縫中,和近百個蝠魔人做困獸之斗,雖然他們修為都有著神游境,但此時依然有些狼狽。

    方一出現,二人身形一閃來到了枯瘦老者的身旁。

    “蠻使!”

    二人紛紛抱拳一禮。

    “怎么回事!”

    枯瘦老者看向二人略顯不快的問到。

    “啟稟蠻使,骨靈蝶卵在此子手中。”這時說話的乃是宮裝女子。

    “你們兩個連區區一個神游境初期修士都搞不定嗎!”枯瘦老者看向兩人目光一寒。

    聞言,兩人臉色漲紅。

    而不等二人開口,枯瘦老者就抬起頭來,但并非是看向東方墨,而是看向了數十丈外某個虛無之處,并開口道:“這位道友是不是該現身了!”

    青年男子和宮裝女子具是一驚,全都看向那一處虛無之地。

    這時的東方墨一聲輕笑,不用說暗中那位也是春煞了。

    可是當他也將目光望了過去時,只見他不由長大了嘴巴。

    那處虛無之地有一團血影蠕動,最終化作一個窈窕的人影。

    這是一個身著血色長袍的女子,此女豐胸**,容貌妖異,除了口中有兩根獠牙之外,背后還有一對巨大的肉翅,肉翅扇動著,刮起了呼呼的風聲。

    此女赫然是一個蝠魔人,并非是春煞。

    再當東方墨感受到此女的氣息后,震驚更甚,只因此女同樣是破道境修士。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