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218章 兄妹相見

文 / 莫麻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姑蘇慈的痛苦,正是源于她胸口那道文身般的傷勢。

    此傷爆發之下,此女身軀頓時一軟,手上的動作也驟然一頓。

    不止如此,一股無法言喻的氣息,忽然從此女胸膛彌漫而開,充斥在整個石室當中。

    這股氣息不同于法則之力,跟不同于神識或者神魂波動,東方墨從來就沒有感受到過這種氣息,這讓他心中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心悸,使得心跳都加快了幾分。

    而在這股詭異的氣息彌漫而開之后,姑蘇慈原本跌落到神游境中期的修為,開始繼續下降,不多時就到了神游境初期,而后是化嬰境大圓滿。

    “嗯?”

    看到眼下的這一幕,東方墨驚愕得不知所措。但他卻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姑蘇慈的修為繼續跌落下去。

    好在當此女的修為跌到了化嬰境后期,終于停了下來。而她的模樣,也變成了十一二歲。

    雖然他不知道姑蘇慈身上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不過東方墨敢肯定,必然跟此女胸口的那道傷勢有關。

    而姑蘇慈的變化,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僅僅是七八個呼吸,石室中那股詭異的氣息便消失無蹤。

    “呼……呼……”

    這時的此女胸膛起伏,呼吸急促,臉上露出了一抹濃濃的后怕之色。

    “你胸膛的位置,到底是什么東西。”這時東方墨看向姑蘇慈正色問道。

    聽到他的話,姑蘇慈緩緩抬起頭來,一時間她并沒有開口,顯然還沉浸在之前的驚懼當中。

    良久之后,此女終于回過神,瞪了東方墨一眼,“管你什么事!”

    被此女嗆了一句,東方墨并未動怒,而是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吟。

    從當年他認識姑蘇慈的時候,此女就是一副八九歲,只有煉氣期修為的樣子。當時隔兩百多年,他在人族星云的紫來星域,再次看到她時,姑蘇慈的容貌依然是八九歲,修為也只是筑基期。

    那時候的他,以為是此女修煉了某種特殊的功法,不過現在看來,當初姑蘇慈的情況,應該是跟其胸膛的那道詭異傷勢有關。

    念及此處,東方墨心中越發好奇,暗道此女胸口的傷勢到底是什么東西。

    “呼啦!”

    正在他陷入沉吟之際,忽然間姑蘇慈將手中的白色網兜法器,向著他一拋。

    尚在半空此物便凌空大漲,幾乎將整個密室都給罩在了其中,接著向著東方墨當頭一落。

    是可忍孰不可忍,東方墨見狀心中最后的一點耐心,終于被此女給消磨得干干凈凈。

    只見他身軀表面金光一閃,接著虎軀一震。

    “嗡!”

    一股驚人的排斥之力從他身上爆發,將向著他當頭罩下的白色網兜給吹拂而起,使其向外凸起了一個大大的鼓包,始終無法落下。

    “喝!”

    姑蘇慈一聲嬌喝,接著此女體內法力鼓動。一時間白色網兜猛地向下一沉,繼續向著東方墨鎮壓而去。

    然而此女修為大跌,變得只有化嬰境后期,如何是東方墨這個神游境后期修士的對手。

    白色網兜只是向下沉了半尺,就被那股排斥之力給頂的無法落下一寸。

    只是看到這一幕,姑蘇慈青澀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計謀得逞的笑容。此女再次翻手,抓出了二十余張黑泯符,一鼓作氣的向著東方墨一擲。

    在咻咻聲中,黑泯符從二人之間,也就是那張網兜法器的下方,筆直地激射而出。

    “哼,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東方墨一聲冷哼。

    語罷他五指緊握成拳,就要向著前方激射而來的諸多黑泯符一拳轟去。

    “唰!”

    然而他還來不及動作,一道挺拔的人影,瞬間出現在了此地。方一現身,此人就背對著東方墨,向著激射而來的二十余張黑泯符遙遙一抓。

    霎時一只法力凝聚的大手憑空出現,一把將所有的黑泯符給撈在了手中,接著這只法力凝聚的大手五指一握。

    “嘭嘭嘭……”

    而后就聽一連串沉悶的爆響,從緊握的這只拳頭當中傳出。而這只法力凝聚的拳頭,只是顫了顫就巍然不動的懸浮在半空。

    所有的黑泯符爆開后,都沒有一絲法力波動中彌漫而出。

    不止如此,在一把將姑蘇慈祭出的二十余張黑泯符捏爆后,此人空余的另外一只手,對著頭頂猛地一抓。

    只見懸浮在石室上方白色網兜法器,驟然縮小,最終化作了巴掌大小落在了此人的手中。

    仔細一看,站在東方墨跟姑蘇慈之間的這位,正是姑蘇野。

    做完這一切之后,姑蘇野依然背對著東方墨,看向姑蘇慈臉色一沉道:“小慈,你在干什么!”

    當看到姑蘇野現身,這一刻看向她更是面露不快,姑蘇慈不由一縮脖子。

    但隨即她就挺了挺胸脯,佯裝強硬道:“姑蘇野你讓開,我要扒了你這屬下的皮!”

    “哼,沒大沒小。”

    當聽到姑蘇慈竟直呼自己的名字,尤其是還當著東方墨的面,姑蘇野臉色變得越發陰沉。

    “唰!”

    此人身形一花從原地消失,轉瞬出現在了姑蘇慈的面前。接著姑蘇野閃電般抬起手,對著姑蘇慈頭上一敲。

    只聽“咚”的一聲悶響。

    “哎喲!”接著就是姑蘇慈一聲痛呼。

    “你給我出來!”

    姑蘇野看也不看她一眼,一巴掌拍在了此女的肩頭上,此人大手一揮,一股勁風吹拂下,石室的大門大打而開,接著他不由分說的拽著姑蘇慈向外走去。

    反手一甩,只聽“轟隆”一聲巨響,石門重重砸得關閉了起來。

    僅此一瞬,東方墨所在的石室,就陷入了落針可聞的寂靜當中。

    看到這一幕,他臉色不禁錯愕起來。暗道姑蘇野跟姑蘇慈這二人,都是頗具性格之輩。尤其是姑蘇慈,看來不僅僅是對外人蠻橫無理,就連對她的兄長亦是如此。

    而不用想東方墨也知道,接下來姑蘇野應該會好好教訓此女一番,順帶還會問及她的情況。

    雖然他很想將姑蘇慈身上那道傷勢的事情告知此人,不過隨即他就搖了搖頭,既然這二人乃是親兄妹,對于姑蘇慈身上的傷勢,想來姑蘇野必然比他清楚。

    念及此處,他便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篤篤篤……”

    正在他這般想到之際,忽然間石室的大門再次被人敲響。

    “嗯?”

    聽聞此聲,東方墨神色一動。這時他猜測來人十有八九應該是風落葉。

    于是他心神一動,周身的血色罡氣頓時被他收了起來,接著他理了理身上褶皺的道袍,這才起身將大門給打開。

    果不其然,他一眼就看到了在石室外的風落葉。

    “風師姐,請!”

    這時東方墨側身伸手,做出了一個有請的姿勢。

    見狀風落葉點了點頭,便踏了進來。

    東方墨看了看石室外,并沒有發現姑蘇野跟姑蘇慈的身影,于是他便將石門關閉。現在他或許要向此女解釋一番,關于姑蘇慈的事情了。

    同時等姑蘇慈歸來,他更是要向她打聽一番那夜靈族修士,還有南宮雨柔的事情。

    一想起當初他突破到神游境后期修為時,生殺咒吞噬他法力的驚心動魄的一幕,東方墨依然心有余悸。

    此事不解決,可謂如鯁在喉。 ( 道門生 http://www.udecxr.tw/7/7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