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165奇葩年年有,今天特別多!

文 / 隱為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李響抬起手輕輕的揮了一下,聚攏上前的白霧頓時緩緩退出去,將倒在地面上的十三具尸體露了出來,頓時讓在場其他人驚出一身冷汗。

    “竟然是你在控制須彌飛羽陣”

    朱家兩位元嬰境強者一直在注意李響的一舉一動,甚至連感知都在時時刻刻鎖定對方,所以當李響的靈力波動與須彌飛羽陣連成一線時,他們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同時也震驚了。

    迎著在場眾人驚疑的目光,李響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淡然的看著朱家那兩位元嬰境修士。

    以他目前的凝魂境大圓滿并不能將須彌飛羽陣完全發揮出來,其他人等不足為懼,可是只要沒能解決這兩個元嬰境修士,終究會成為麻煩。

    因為在場這些人中只要逃走一個,肯定就會向外面的人稟報,接著很有可能為了安全起見,立刻駕駛飛船遠離這里。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李響有千方百計,也只能被困在這個地方。

    幸好須彌飛羽陣已經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憑借其中蘊含的幻陣,應該能夠困住這群人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他可沒有忘記朱家這次派來的人中還有一個出竅境大圓滿,距離化神境也只有一步之遙,那個人絕對是最大的麻煩。

    “李響,是不是你控制陣法殺了我們狂沙堂那么多門人?”吳興平看著李響的目光中充滿了怨毒之,完全不顧旁人的阻攔,內心的強大怒火已經掩蓋了恐懼,厲聲的問道。

    “是又如何?”對于狂沙堂,李響倒是不像對于朱家那樣沉默是金,語氣之中難得的帶上了幾分挑釁。畢竟在他的眼中,吳興平這伙人竟然會做出劫持十多萬普通人來血祭破陣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簡直就是人神共憤!

    “可惡至極!”吳興平此刻臉上一片猙獰,惡狠狠的說道。

    “李響,你也就會借助陣法的厲害,有本事的話就不使用陣法來與我單對單,敢不敢?”

    李響暗地里啞然一笑,這個吳興平表面上看起來一副理智被怒火取代的樣子,實際上可是狡猾得很,赫然便用言語來擠兌他,用上了激將法,那么自己到底要不要跳進對方設置好的坑了呢?

    “有點意思,那就如你所愿!”

    李響從那個建筑頂層躍下,如同落葉一般輕飄飄的站到地上,接著抬起手朝著周圍連續打出幾道法訣。

    下一秒四周的白霧如同退潮一般散開,露出了這塊區域的真實面目,竟然是一條古代樣式的商業長街,兩側的店鋪中雖然沒有人,卻有著擺賣的商品,其中精美之物不在少數。

    不過在場的都不是白癡,既然這里是一處遺跡,那么無論是什么樣的物品,即便是地面上的一顆石頭,都不是可是隨意觸碰的。

    萬一引發了一竄連鎖反應,最終遭殃的不還是自己?

    所以無論是朱家眾人還是狂沙堂一伙,注意力時刻都保持在李響這里,尤其吳興平更是如此,幾乎眼睛都不眨一下,緊緊盯住對方的一舉一動。

    “幫主,讓我來!”

    當李響走到距離吳興平十米左右的時候,狂沙堂所剩人員之中突然竄出一人,發出一道猶如野獸的怒吼,瞬間將速度提升到極致,甚至拉出一道長長的殘影,竟然使出了自己有史以來最強一擊。

    可惜,就在狂沙堂這名金丹境修士志在必得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劈下了一道雷電,又狠又準又快的劈中了他。

    就連在場的其他人都沒有絲毫反應時間,或者可以這么說,眨眼之前還是完好的一個人,眨眼之后就變成了焦炭。

    那名金丹境修士在雷電之威下猶如肉餅一樣直接從半空中被錘到地上,已經根本看不出一個人樣,其凄慘程度比先前那些被飛羽殺陣所殺的狂沙堂門人更勝數倍,其他人見狀不由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李響依然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在他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懸浮著一張符箓。

    此時的符箓恰好在火焰之中化為了灰燼,消散于天地之間,很顯然剛才那道突如其來的雷電正是來自這張符箓。

    眾人這才想起,李響正是將失傳的符箓再現于世的那個人,曾幾何時他們也看過對方以符箓轟殺一位元嬰境的錄像。

    如今雖然秒殺的只是一個金丹境,卻因為是近距離感受,帶來的震撼遠遠不是錄像能夠相比的。

    膽小者升起了恐懼,有心者產生了貪婪,尤其是在場實力境界最高的朱家兩位元嬰境強者,看著李響的目光異常灼熱,簡直恨不得立刻動手將對方擒拿。

    將所有關于符箓的事情問個清楚問個透徹,或許兩人已經在腦海中想象自己手持符箓縱橫宇宙的那一天。

    “李響,你也就是仗著自己有符箓而已,有本事的話除了陣法之外,連符箓也不要使用,不然就憑你這樣區區一個凝魂境,我一個可以打十個!”

    朱家眾人聽到狂沙堂某人說出如此傻缺的話時,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句話。

    奇葩年年有,今天特別多!

    難道狂沙堂這些人已經被嚇傻了嗎?竟然會說出如此白癡的話。

    要知道符箓可是李響最重要的底牌,也是其膽敢以區區凝魂境大圓滿實力對上朱家和狂沙堂這么多人的依仗。

    如果不讓李響使用符箓,那跟束手待斃有什么區別?你們狂沙堂傻,難道以為李響和你們一樣傻嗎?

    就在朱家暗地里嘲笑狂沙堂一個個腦子有坑時,李響卻是語出驚人,頓時驚到了在場所有人。

    “也行!”李響雙手抱于胸前,鎮定自若的看向狂沙堂一伙人。

    “此話當真?”就連說出那一番白癡話的人也不禁瞪大雙眼,他剛才只不過是被李響所使符箓的巨大威力給嚇到了,驚恐之下頭腦發熱才會不加所思的說出那番話,可是誰能想到李響竟然答應了。

    這個李響到底是入世未深不知江湖險惡,還是天生腦袋缺根弦,或者是除了符箓之外還有其他的底牌?...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 萬古第一強者 http://www.udecxr.tw/7/73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