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326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文 / 隱為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只見妙手棋仙吳剛捏著黑子的玉手剛剛舉起,準備落下之時,仿佛受到了某種撞擊一樣,整個人如同被施展定身咒一樣停止了所有動作,幾息之后她突然張口噴出一團血霧,身軀向后一仰,直接翻倒在地,再無動靜。

    按照圍棋的規矩,如果一方無法落子,即便是局勢已經勝利在握,也會被判輸。

    顯然這一局,妙手棋仙輸了。

    莊亮猶如被人卡住脖子一樣聲音戛然而止,本來一副大仇得報的表情瞬間變成滿臉的不可置信,整個小臉一陣青一陣白,就連嘴角都忍不住微微顫抖,仿佛在喃喃自語: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那些聲援莊亮的大衍宗同門師兄弟們,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剛才嘲諷的話語就像是一個個巴掌,打在臉上又疼又燥,總感覺有人在看著自己,眼神中帶著濃濃的嗤笑。

    而大衍宗這次負責帶隊的長陽子,雖然依舊保持那副高深莫測的架勢,不過誰都可以看得出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仿佛渾身上下都不太自在一樣。

    其實這個時候誰還會在意這些,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巨型圓臺上,每一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原先不是好好的嗎,妙手棋仙怎么就吐血落敗了呢?

    灰袍人的目光依然盯著棋盤,妙手棋仙落敗之后,他緩緩的抬手一揮,棋盤上的血跡仿佛融入石臺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黑子白子各自跳回各自的棋罐里,一切都恢復到最初的樣子。

    而昏迷不醒的妙手棋仙像是被一只無形之手托起,被丟進了旁邊的水井中。

    不過這一幕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驚訝,因為那個水井是連接著起源星的通道,一旦在棋局上落敗都會被丟入里面,而起源星方面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妙手棋仙肯定不會有事的。

    可是如今就連棋藝冠絕人類修真世界的妙手棋仙都輸了,難道今次又和以往一樣,大家僅僅是過來看一看,然后各自打道回府?

    “李響,你是怎么知道妙手棋仙不出五子便會落敗的?”谷修明猛然回過神來,兩眼都在放著光,目光灼灼的看著李響,直覺告訴他,對方肯定是發現了什么,否則不可能做出如此判斷。

    肯定不是棋局的問題,因為那一盤棋中妙手棋仙的勝勢已成,灰袍人已經是無力回天,如果不是妙手棋仙突然吐血落敗,說不定已經打破百年秘境的魔咒。

    谷修明的話猶如投入平靜湖面的一顆石頭,泛起了一漣漪,引來了周圍無數人的目光,顯然他們也想起這件事情,紛紛的看向了李響。

    本來只是一小片人的知曉,但是聚在這里的家族勢力之間本就有所聯系,于是你告訴我,我告訴他,很快就是一大片人知曉了這件事,一刻鐘之后這一座山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李響手中折扇輕搖,即便是如同大雨一般的萬千目光落在身上,也依舊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俊逸的臉龐帶著一抹笑意,高深莫測的說道。

    “這件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這是什么意思?很明顯,他并不想說。

    谷修明聞言整個心就像是被貓撓一樣,恨不得一把抓住李響的衣領,讓對方把秘密說出來。不過他也知道,這樣做只會適得其反,于是眼珠子一轉,落在了司馬嫣然身上,嘿嘿一笑之后說道。

    “李響,嫣然丫頭可是好奇得緊,難道你連她也不說?”

    “三姥爺!”司馬嫣然俏臉有些羞紅,從心里上說她當然非常好奇,但是從感情上說又不想自己去問李響,最好就是對方可以主動告訴她。

    “告訴嫣然不是不可以,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李響眉梢微微一挑,似乎來了幾分興致,他很喜歡看到司馬嫣然害羞的樣子。

    司馬嫣然并沒有因為李響的話而生氣,畢竟從兩人出現交集以來,對方還從來沒有騙過她,所以她并沒有多想,而是真的認為還不是時候。

    “那什么時候才是時候?”

    谷修明卻因為心急而非常白目的接了一句,自然沒有得到李響的下文。

    “切,裝神弄鬼!”旁邊已經回神的莊亮又一次插話進來,看著李響忿忿不平的說道,“剛才只不過是你運氣好猜到罷了,可是又能如何?還不是和我們一起待在這里,難道你還能真正的進入百年秘境不成?”

    這一回,李響聞言轉過頭看向莊亮,打量了對方一番,甚至一一掃過大衍宗諸人,大多數都是金丹境修士,顯然這是進入孛北秘境的最低要求,而那個高深莫測的長陽子則是元嬰境后期。

    不過對于陣法師來講,修為境界雖然重要,卻并不是最重要的,對于陣法的理解才是重中之重。就像是之前李響修為境界低的時候,可以利用陣法借助天地之力擊殺強敵。

    “你看什么看,有屁快放!”莊亮顯然是有些受不了李響的目光,尤其是先前嘲諷對方而反被打臉,如今更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連師父長陽子都有些不自在,何況是他。

    “我不管你是有心還是無意,不過這個激將法我受了!”李響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長陽子。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莊亮眼中不由閃現幾分慌亂,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沒好氣的說道,“有本事的話你就去試一試,沒本事就不要那么多廢話!”

    “有點意思!”

    李響說完之后不再理會對方,而是看向司馬嫣然,突然再次伸手在天羅龍環點了一下,然后折扇一舉擋在了兩人之間,正好遮住了大衍宗方向的目光。

    李響把腦袋湊了過去,如果光看折扇的這一面,還以為兩人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接吻,不過另外一面的吃瓜群眾則是看得非常清楚,李響只是和司馬嫣然說了幾句悄悄話而已。

    司馬嫣然剛開始也被李響這個突然親密的動作嚇了一跳,白凈的俏臉更加紅了,不過當聽到對方說的話之后,雖然害羞依舊,卻聽得非常認真,腦袋不停的輕輕點著,小臉上更是時不時流露出幾分驚訝。

    盞茶功夫之后,在周圍一片好奇幾乎抓狂的目光下,李響終于結束了和司馬嫣然的卿卿我我,手中折扇一收,再次與對方四目相接。

    李響也沒有說話,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轉身朝著山下走去,顯然是想要去試一試與灰袍人對弈。 ( 萬古第一強者 http://www.udecxr.tw/7/73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鄉村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udecxr.tw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